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

ep.23 涙

时长:23m / 首播:1996-03-06
#1 - 2013-6-21 10:30
(萌え萌え~)
這集真的好虐(bgm41)。不過正因為人類自以為能夠超越神,才觸犯禁忌,引發了第二次衝擊等懲罰吧
#2 - 2014-6-8 19:33
这集没看懂啊
#3 - 2014-8-21 08:38
(悲喜小剧场)
律子真是太惨了 …
#4 - 2014-8-30 00:57
(子猫ちゃん)
看到23话才觉得这番有点神 是什么水平……PS,律子真是太虐了
#5 - 2015-7-11 23:05
(くだらない)
律子毁灭那一堆凌波的时候吓尿了……
怎么一个个女的都喜欢碇司令啊喂……贵圈真乱
#6 - 2015-7-12 12:37
(いいね)
司令魅力值好大,这一话太悲伤了
#7 - 2016-3-13 14:42
23集 美里对真嗣的接触到底是要做啥?安慰他OR慰安他?三石小姐,快来刺激我们一下。
#7-1 - 2019-7-9 03:27
Wz
同时驾驶员的レイ死了,摸个头安慰一下不是很正常么
#7-2 - 2019-7-14 22:04
低音调节钮
Wz 说: 同时驾驶员的レイ死了,摸个头安慰一下不是很正常么
摸头?我看不止…估计是肉体的安慰
#7-3 - 2019-7-14 22:28
Wz
低音调节钮 说: 摸头?我看不止…估计是肉体的安慰
这里葛城还在努力维持家人的关系,到旧剧场版才是转折
#7-4 - 2019-7-15 09:32
低音调节钮
Wz 说: 这里葛城还在努力维持家人的关系,到旧剧场版才是转折
我觉得那个时候Misato的语气、动作,以及被Shinji拒绝后,她对Pen Pen的自言自语:“这样啊,原来谁都可以啊,觉得孤独的人原来是我啊。”都表达出她那时候其实想和Shinji发生关系。
#7-5 - 2019-7-15 09:35
低音调节钮
Wz 说: 这里葛城还在努力维持家人的关系,到旧剧场版才是转折
网上还有人说Misato坐下来的这两祯也有一定的暗示性的意义

#7-6 - 2019-7-15 17:13
Wz
低音调节钮 说: 我觉得那个时候Misato的语气、动作,以及被Shinji拒绝后,她对Pen Pen的自言自语:“这样啊,原来谁都可以啊,觉得孤独的人原来是我啊。”都表达出她那时候其实想和Shinji发生关系。
葛城对penpen说的话,是在她被penpen拒绝以后说的,按照你的分析,葛城难道还想和penpen做么(bgm38)
葛城在23话的表现其实要结合22话她和律子的对话看,22话律子讽刺道「楽しいかった家族ごっこもここまで?」当时葛城因为加持的死,陷入自闭,她以工作为名,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拒绝了シンジ,(而シンジ其实也在逃避她,アスカ则是另说),现在綾波的死对シンジ的打击葛城作为有过类似体验的人,她是能理解的,所以她才想主动去安慰シンジ,不再做点什么家人的关系就不可挽回了,シンジ拒绝她有一点我觉得也是因为之前加持死后,自己一直被冷漠
而到了旧剧场版,歼灭了最后的使徒的シンジ,再一次因为薫的死陷入了自闭,而这次葛城明白家人的关系已经分崩离析,临死前为了主动结束家人的关系,并且为了教会シンジ什么是除了家族以为与「他人」的关系,葛城才第一次深吻了シンジ(但这次我都觉得葛城只是临死前嘴上说说,完全没真的打算和シンジ做)
至于最后的机位选择,eva特别喜欢这样的第三视角机位,先是侧拍,在葛城其身后再俯拍,很多场景都是如此的安排,我觉得并不能说明什么
#7-7 - 2019-7-15 23:32
低音调节钮
Wz 说: 葛城难道还想和penpen做么
Pen Pen被安排在这里的原因是给Misato的自我认知(“觉得孤独的人原来是我啊”)安排一个缓冲而已。
这里得认识到一点:Pen Pen的拒绝和Shinji的拒绝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Misato被拒绝后先是分析了Shinji拒绝自己的原因,再被Pen Pen拒绝之后引发了自我反思。我觉得这个是很符“哀伤的五个阶段”的:
否认&怪别人:“是Shinji不行”。
讨价还价:找Pen pen玩一玩
抑郁&接受:“这样啊,原来谁都可以啊,觉得孤独的人原来是我啊。”

另外《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 フィルムブック〈9〉》也说过:
シンジに手を伸ばすミサト。彼女はこのとき、シンジをなぐさめるために自らの肉体を差し出すつもりだったのかもしれない。しかし、それは自分自身の寂しさをまぎらわすための代償行為でしかなかった。
大意就是Misato也有暴露自己肉体给Shinji的企图。
#7-8 - 2019-7-15 23:52
低音调节钮
Wz 说: 葛城对penpen说的话,是在她被penpen拒绝以后说的,按照你的分析,葛城难道还想和penpen做么
葛城在23话的表现其实要结合22话她和律子的对话看,22话律子讽刺道「楽しいかった家族ごっこも...
而后在和来在和Kaworu的交谈中,Shinji也说到自己不想回家,并且Misato表示自己作为监护人失格。如果把这件事带上性的意义进行解读,则一切就说得通了。
#7-9 - 2019-7-16 01:21
Wz
低音调节钮 说: Pen Pen被安排在这里的原因是给Misato的自我认知(“觉得孤独的人原来是我啊”)安排一个缓冲而已。
这里得认识到一点:Pen Pen的拒绝和Shinji的拒绝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Misato...
Pen Pen被安排在这里的原因是给Misato的自我认知(“觉得孤独的人原来是我啊”)安排一个缓冲而已。
没有错,penpen的反应是为了让葛城意识到她自己也需要安慰,其实安慰シンジ只是为了互舔伤口的心理。这也是我之前想表达的,没有写完整,我的锅。
然而シンジ对薫说不想回家,可不可以理解为不想回去见到那个不愿对自己敞开心扉,却只在自己觉得寂寞时才来搭理自己的葛城?葛城说的失格是从22集和律子谈话时就已经开始的,原因如我之前所述,因为加持死后,她再没有过问シンジ。
以シンジ自卑的性格,听到薫对自己说喜欢都会脸红,基本是不可能理解葛城对他的大人的心情的。
如果你再往后看一看,在OnAir的25集,葛城补完时,葛城和加持做爱的片段被シンジ知晓,葛城就很后悔地说「こんなところをシンジ君に見せないで」,葛城想以家人的身份陪在シンジ身边在我看来到临死前是没变的,直到旧剧场版的最后,为了推シンジ一把,她才主动去改变这份联系
最后你找到的这本书《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 フィルムブック〈9〉》
第一,书中所说
自らの肉体を差し出すつもりだったのかもしれない
的かもしれない本身就不是肯定的说法,只是写这个文字的人推测有这样的可能
第二,这本书,我搜了一下是角川出版的,但谁是作者并没有表明。接下来是凭我个人在日本生活的经验,我觉得你可以把这本书类比为游戏的官方攻略本(口袋妖怪,FF,DQ等等日式游戏基本上发售后都会出一本),应该不是制作者写的内容,而是编辑里比较了解的爱好者写的解析书,只能说是提供了分析的一个角度,但并不绝对。
根据前后几回的综合分析,我真的不觉得葛城在这里对シンジ有任何性的意思,不能因为葛城在设定里是会找男人来慰藉自己就无端联想吧(bgm38)
#7-10 - 2019-7-16 10:24
海马爸爸
Wz 说: Pen Pen被安排在这里的原因是给Misato的自我认知(“觉得孤独的人原来是我啊”)安排一个缓冲而已。没有错,penpen的反应是为了让葛城意识到她自己也需要安慰,其实安慰シンジ只是为了互舔伤口的...
两位大佬
#7-11 - 2019-7-16 10:24
海马爸爸
低音调节钮 说: 而后在和来在和Kaworu的交谈中,Shinji也说到自己不想回家,并且Misato表示自己作为监护人失格。如果把这件事带上性的意义进行解读,则一切就说得通了。
大佬大佬
#8 - 2016-7-19 13:56
有的人活着,ta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ta还活着。
#9 - 2016-7-30 11:18
看到律子喜欢司令的时候吓尿了!母女俩都喜欢一个人啊!!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猥琐大叔啊!!
为什么律子是光着身子站在Seele各种猥琐大叔面前啊??
有一个问题是丽的记忆共享。难道说是要备份的那种感觉?不然为什么第三个没有救真嗣的记忆。
#9-1 - 2016-10-11 19:36
xyzlululmmlr
Seele:我们也不想这样(羞辱你) 律子:我不羞(脱光我逼供没用)
应该是记忆被定期备份外加灵魂保留一部份深层感觉。
#9-2 - 2016-10-12 11:22
ramen27
xyzlululmmlr 说: Seele:我们也不想这样(羞辱你) 律子:我不羞(脱光我逼供没用)
应该是记忆被定期备份外加灵魂保留一部份深层感觉。
有道理!你好懂哦!!
#10 - 2017-2-19 16:58
果然丽是复制体,为什么要捏眼镜呢?最后又放弃了
这片子性暗示还真不少,毕竟一直围绕着弗洛伊德的思想体系
渚薰终于要出场了么,预告又是分镜稿也是无力吐槽,预算都被痞子玩儿脱了(bgm38)
讲道理,女主们被虐得这么惨,真嗣也该更多一点觉悟了吧
#11 - 2017-3-5 13:10
(有頂天人生!)
啊,连起来了,终于
#12 - 2017-7-11 08:18
惊现SEGA赞助(bgm38)(bgm38)
#13 - 2018-3-7 17:35
(初心)
司令原来你的魅力这么大吗
#14 - 2018-11-12 06:00
EVA TV版真是一集一张脸(bgm38)当然这集的脸最好
#15 - 2019-5-31 18:19
(咖喱咖喱咖喱饭!)
你咋知道自己是三代目的?!
#16 - 2019-6-20 16:55
(In libris libertas.)
原来我也是替代品啊(bgm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