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21 20:10 /
趁动画还没对毒气的背景进行说明,写写同人。

---

现代社会建立在平等主义、人道主义、功利主义的三柱石之上:个人是先赋意义上无善恶的平等个体;个人福祉与社会福祉相一致;个人应当且能够在后天意义上被整合进社会秩序、尤其是社会分工之中。只有在这种基础上,社会才允许任何个人的加入——作为实现社会福祉的手段;个人也愿意加入社会——作为自我实现的手段。

善恶在功利的基础上被定义,凡是有利于社会整合、社会分工的就是善,反之则是恶。又由于个人在后天意义上的符号获得(比如教育),远大于其在先赋意义上的遗传获得(比如智力)。因此,对社会来说,先赋个人是无善恶的平等个体。这样的个人就像工厂中的毛坯,被社会化机制“加工”之后,可以发挥对社会的正面效用,也就是成为“善人”。也正是由于这种“善可能性”,社会才愿意看到自身人口规模增长、移民不断涌入。

于是,在功能论、实用主义的视角下,人是同质性的先赋个体,社会赋予了他们异质性的后天秩序。由无善恶到为善,如此被建立的社会是一种教化意义下包涵万民的“大同社会”。但是,假如人有个性,是异质性的先赋个体,那么这种先赋秩序就会与后天秩序发生冲突,人便不是无善恶的,而是可能生而为恶者,比如毒气。

假如我身负一种大规模无差别的对人杀伤性个性,甚至我拥有打响指秒杀半球人的能力,那么我就需要选择,我究竟是磨砺和使用个性进入一种反社会秩序,还是压抑自己的个性努力融入社会秩序。从先赋意义上的不平等开始,三柱石被瓦解,个人福祉与社会福祉相分离,社会整合也就变得岌岌可危。

有些人的“个性”适合被整合进社会秩序成为了职业英雄,有些人的“个性”无法被整合沦为了被排斥者。同样是磨砺个性者,明明是往同一个先赋方向努力,为什么却被外在的社会赋予了不同的“善恶”?在自我认同危机与认知失调下,问题恰恰不是敌联盟为什么会出现,而是敌联盟为什么现在才出现。作为注定的被排斥者,有些人一直被现有秩序下的既得利益者,也就是“职业英雄”所压迫:凭什么你们使用个性就光鲜亮丽,我使用个性就是为恶。这又是我想要为恶吗?如果我的能力对社会只有负面功用,只要我解放出毒气就是恶,那么我是注定的为恶者。而欧尔麦特作为这种压迫秩序的象征、非正义的“正义”,他一笑起来就让人觉得恶心。

因此,我,英雄杀手花花,在这里为所有的个性被排斥者代言,就像当年的斯巴达克斯为奴隶代言、卢梭为第三等级代言、马克思为无产者代言一样,要打碎这个英雄社会的旧秩序、推翻名为“职业英雄”的统治者。个性被排斥者在这场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而他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个性被排斥者万岁!敌联盟万岁!打倒英雄社会!打倒欧尔麦特!
Tags: 动画
#1 - 2018-5-21 20:17
(骑砍2今天发售了吗)
英雄杀手花花!
#1-1 - 2018-5-21 20:20
秘则为花
desu!
#2 - 2018-5-21 20:25
(Time is not your enemy, forever is.)
角度刁钻
关键在于“善恶在功利的基础上被定义,凡是有利于社会整合、社会分工的就是善,反之则是恶。”这句话里的“功利"与“社会整合、分工“,在多大程度上能被互相定义与诠释。
"17岁,花花,英雄杀手desu"
#2-1 - 2018-5-21 20:30
秘则为花
这就是最吊诡的地方了(bgm38)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凭空“发明”一种人性,比如自由、平等、劳动什么的,是多么危险。
#2-2 - 2018-5-21 20:35
muon
秘则为花 说: 这就是最吊诡的地方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凭空“发明”一种人性,比如自由、平等、劳动什么的,是多么危险。
Viva la libertà!
#2-3 - 2018-5-22 15:37
Rくん
秘则为花 说: 这就是最吊诡的地方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凭空“发明”一种人性,比如自由、平等、劳动什么的,是多么危险。
照这么说发明出来的多了去了:中世纪有神,启蒙时期有平等自由,近代有民族国家和爱国(bgm38)
#2-4 - 2018-5-22 15:47
川水
Rくん 说: 照这么说发明出来的多了去了:中世纪有神,启蒙时期有平等自由,近代有民族国家和爱国
神是先天存在的,被发明出来的叫宗教。
#2-5 - 2018-5-22 17:59
Rくん
川水 说: 神是先天存在的,被发明出来的叫宗教。
你这么说可能更合适一点
#3 - 2018-5-21 20:28
(蜗牛、飞飞、水仙、eden丶ed等人的粉丝 ... ... ... ...)
英雄杀手花花笑死
#3-1 - 2018-5-21 20:31
秘则为花
desu!
#4 - 2018-5-21 20:31
(戯言なんだよ)
花花万岁!

我有些不同看法。毒气使看似是先天恶人,但是作为英雄也是可以的吧?如果毒气的毒性能够控制,那可以使歹徒无力化来解决冲突;就算毒性很强,必要的时候击杀歹徒或者当刽子手也是可以的吧?另外辅助医疗器械以及护具的研发也行吧?以及导向性强的话可以对抗细菌武器以毒攻毒?

或者对善恶进行重新定义可以消解这个问题?
#4-1 - 2018-5-21 20:45
秘则为花
确实是这样的,所以我要赶在动画设定背景前写同人文。作为一部少年漫,我英在能力、战斗的设计上都很温和,大家总有办法凑合过下去。
但是,如果我设计出一种吃人才能发动的能力呢?如果我设计出一种完全是折磨人的能力呢(现代司法反对肉刑)?青漫就是这么做的,比如东京食尸鬼。极端如老贼,在人类和奇美拉蚁之间只能择一存活。
然后,这种设计是超现实却不是非现实的,比如资本主义社会下的“穷是原罪”。马克思有一整套关于经济上被排斥者的道德话语,我这个同人就是根据他来的。对善恶重新定义,也就是尼采的价值重估,翻译到马克思的话语中便是“革命”,是旧社会的解组和打碎锁链。
#4-2 - 2018-5-21 20:56
muon
秘则为花 说: 确实是这样的,所以我要赶在动画设定背景前写同人文。作为一部少年漫,我英在能力、战斗的设计上本身就很温和,大家总有办法凑合过下去。
但是,如果我设计出一种吃人才能发动的能力呢?如果我设计出一种完全是折磨...
想起尼采的名篇——《论道德的谱系》,里面的“歪点子”真的是让人耳目一新(bgm38)
#5 - 2018-5-21 21:33
(月上枝头)
喵哥是读书有用论的强力支持者。
#6 - 2018-5-22 07:56
(Anime is a gag, and so are its dilettantes.)
我觉得只要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可替代的,不需要有叫做个性的超能力这种说法也成立。现实里也有喜欢吃人的,有只能从凌虐他人产生快感的,把个性换成性取向,换成天分,换成先天本能,似乎没什么区别。
每个时代都有一部分人被排斥,现实也有一群人被逼的不得不佛系,单纯的反社会是没意义的,得对未来有个至少能让大部分人感觉更好的计划才行。敌联合到了现在除了搞破坏啥也干不出来,切莫重蹈覆辙。
#6-1 - 2018-5-22 13:55
秘则为花
所以说,这是同人,是超现实。
所以说,少年漫就是少年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