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5-10-7 10:45
myhead
原帖:
http://bbs.saraba1st.com/2b/thread-1159111-1-1.html
译者:jacket




《白箱》BD第8卷,双水岛评论音轨,水岛努×水岛精二



《SHIROBAKO》蓝光碟1~8卷,每卷都有剧组人员以及声优参与录制评论音轨。
最后一卷的压轴评论音轨总算等来了水岛努×水岛精二这两位动画监督的梦幻组合。
两人从第22集开始一直说到第24集结束,要不是因为时间有限估计能聊到天荒地老。

水岛努和水岛精二年轻时投身业界,大家都从制作进行起步,后来逐渐接触演出工作,最后成功担任动画监督。
双方还是制作进行的时候就认识了,关系很好。水岛努比水岛精二大一个月,水岛精二称对方为“兄长”,水岛努反过来称他为“大哥”。
水岛努监督之前拍了两集《少女与战车》的TV动画总集篇,后来一直喜欢用这件事情开自己玩笑。目前他正在准备《少女与战车》剧场版,2015年底上映。
水岛精二监督拍过《钢之炼金术师》03版TV以及05年的剧场版,07至09年加起来拍了50集的《机动战士高达00》TV动画,到了10年该作品的剧场版上映。
他在2014年有一部剧场版3D动画《乐园流放》,上映时间2014年11月15日,那时候《SHIROBAKO》刚好在讲手绘动画与3D动画之争,是个意外的巧合。

至于为什么《SHIROBAKO》故事里的木下监督跟水岛精二本人长得很像,这就只能问他们自己了。



水岛努  努  
水岛精二 精二 



努  大家好,我是《SHIROBAKO》的监督水岛努。我旁边这位是——
精二 我是片中角色木下诚一的外貌原型,动画监督水岛精二。
努  今天请多指教。
精二 请多指教。
努  不好意思啊让您特意跑一趟。
精二 是啊,我这是第一次给自己没参与的作品录评论音轨。
努  我插一句,关于木下诚一的外貌原型这件事,咱能不能尽量模糊处理,要是搞出肖像权问题就不开心了。
精二 哦,模糊处理(笑)。
努  万一以后碰上麻烦了可以不承认。
精二 只要我不发难就没事吧(笑)。
努  就算这样还是低调点好,嗯。
精二 嗯。
努  到时我就说您出于好意让我们借鉴了一下形象。
精二 其实你们人设做好了也没让我过目。
努  让你过目这种事情……既没干过也没想过。
精二 (笑)。
努  总之人物性格完全不一样,这点必须强调。
精二 是这么回事。
努  木下的角色性格跟真人根本不一样,另外真人也没拍过总集篇……拍总集篇的人是我。
精二 (笑)。
努  只拍过两次。
精二 (笑)。
努  行,今天就按这感觉来。你随便问,多刁钻的问题都行,我不躲不避全部回答。
精二 没什么特别要问的,我作为一个普通观众看的很开心。
努  谢谢。看着剧中跟自己长相差不多的角色感觉如何?是不是心里痒痒的?
精二 怎么说呢,毕竟木下这角色的性格跟自己完全不一样。这部片子讲了很多动画监督的烦恼,有些地方我有同感,有些没有,因为拍的简明易懂所以都很好看。看别的角色也是这种感觉。
努  先站在角色立场上考虑一遍,如果有类似体验就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再考虑一遍,是这意思吗?
精二 就是这样。入行的时候我也当过制作进行,知道这份工作很幸苦,看着故事里的人物就觉得大家有梦想真好啊,真想跟这些人一起工作。
努  噗,梦想么,有点意外……
精二 (笑)。但像这样全是女性的工作环境基本上没有吧。
努  基本没有,反过来的情况倒是有。
精二 最近这一行女性越来越多了。
努  的确比以前多了。
精二 我们当年还没这现象。
努  那时候有的公司禁止招收女性制作进行。
精二 对,以前有这样的公司。
努  可能觉得这行工作到很晚才能回家,女性一个人不安全。现在男女已经没什么区别了,有时甚至觉得女的比男的还勤快。
精二 是的,偶尔会这么想。
努  感觉很多女性都是经过考虑才选择这一行的。你不觉得男的随随便便就入行了吗?
精二 是啊,我也觉得。
努  ……我自己就是(笑)。
精二 (笑)。不过我们两人是同一批入行的,知道的事情本来就差不多。
努  嗯,同一批入行的,双方碰巧都姓水岛,就为了这么点事还被人拉到一起见了个面。
精二 没错。
努  见面让我们说什么啊。
精二 “我是东京ANIME FILM公司的水岛精二”。
努  “我是SHIN-EI动画公司的水岛努”。
精二 对,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简单。
努  普通问候了一下。
精二 我认识的一个摄影监督跟另一个制作进行当年是大学同学,他们发现各自公司正好都来了个姓水岛的,就说让这两人见一面吧。
努  一高兴拉我们见了个面。
精二 最开始就是这么认识。
努  要我说当时是不是吵一架才好啊,光这样见面太普通了。
精二 (笑)。在这行遇到一个同辈人而且还是同姓,感觉受到鼓舞了。
努  是啊,没想到后来我们一路坚持到今天。
精二 嗯,没被淘汰在这行活了下来。
努  不容易啊。
精二 如今您可是接活接到手软。
努  唉呦,您别这么客气啊木下监督……错了叫什么来着……精二先生。
精二 好过分!
努  不开玩笑,有时我真的会把两边搞混,心想这不行啊,分不清谁是谁了。
精二 别这样,我跟兄长你一样,大家都姓水岛。
努  好的好的,我记住了,以后不搞错。
精二 这还差不多。
努  您拍《第三飞行少女队》辛苦了。
精二 ……
精二 又错了吧。
努  这片子很难拍吧。
精二 等一下,是你自己拍的好不好。
努  ……哦,对对对。拍这个费了好大劲,手忙脚乱的,能拍完真是谢天谢地。就这样还延期了一个月。
精二 没办法,谁叫兄长工作太忙呢(笑)。
努  没有没有,大哥你这话说的真是,你比我忙……等一下,今天我们不要互相抬举好不好。
精二 我说忙而已,没夸奖你。
努  但是你看,这一行的人普遍认为忙就是好事。
精二 要我说,正因为这样才没法营造一个慢工出细活的工作环境。
努  对啊,整个大环境就像急流一样,明明静下心来慢慢拍更好。
精二 都是被现实逼出来的,整天想着必须赶快敲定下一份工作,否则心里就不踏实。
努  说的没错,那种担心没活干的感觉特别难受。
精二 这样一来,虽然有活干是好事,但后面排上来的工作又会跟现在的工作撞上。
努  于是进度就冲突了。
精二 对,这样的情况躲都躲不开,挺头疼的。
努  这时要尽量挑风险比较低的工作接。
精二 哈,我还没练出这么灵敏的嗅觉。
努  那种一看就觉得不靠谱的,赶紧拒了。
精二 真精啊,你明明比我更晚离开公司出来单干(笑)。
努  晚一点出来照样碰上很多锻炼机会,你也一样吧。
精二 嗯,我很早就出来了。
努  单干以后遇到各种变故,比如说好的项目被人放了鸽子,按照吩咐提前把自己日程空出来,结果项目延期,这种事挺常见对吧。
精二 对,我也碰到过。
努  我曾经试过连着半年没活干。
精二 那么惨!?我还没试过这么严重。只是有段时间我想休息一下暂时不接工作,没想到后来真的没人找我了。
努  你拒绝别人时怎么说的?是说考虑一下呢,还是说现在很忙腾不出时间?
精二 我说自己想休息一下。
努  哦,直接说休息,那挺清楚的。
精二 但过了休息期,再想往后面排工作,就没人找我了。
努  人家肯定觉得这人休息呢,别去打扰他。
精二 不是的,我去问过,原来大家觉得我借口休息,其实悄悄在搞别的项目。
努  哦,人家以为你在搞别的项目不方便明说,所以才用休息这个理由把事情推掉。
精二 还跟我说“其实您正在拍一部大的吧”,我说“大的拍完了才想休息好不好”。
努  原来是这么回事,不好办啊。
精二 我也觉得很难弄。
努  没想到别人把自己的话理解过头了。
精二 对的对的……自己单干以后,有工作才能集中精力,不来工作就没事干,整天提心吊胆的。
努  不来工作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孤身一人活在世上,被大家抛弃了。
精二 是的,感觉没人要我了。
努  要是这个时候有人过来找我干活,那简直是……爱你没商量。
精二 (笑)。工作基本上都是从自己认识的地方找过来的,很感激。
努  是啊,我觉得还是要关照一下自己认识的人对吧。
精二 ……唉呀呀,怎么一直在说饭碗的事。
努  要么来聊点更势利的话题?我这准备了好多呢。
精二 (笑)。好多不能说的事对吧。不要这样,这个行业充满了梦想多么美好啊。
努  ……也许吧。
精二 不行,这样说太假了。
努  这个嘛,要问梦想有没有,我肯定说有。但我相信任何工作都是苦大于乐。
精二 辛苦也是种考验,最终还是要看我们能给观众拍出怎样有趣的作品,幸苦过后才能更加享受成功的喜悦。
努  这么说也有道理。
精二 动画说白了是团队作业,找一群优秀的剧组人员一起合作,光这样就让人觉得精神振奋了。
努  然而我很清楚合作有可能失败,所以心里一直带着对这种失败的恐惧。我把这种恐惧投影到作品里就变成大家看到的《乳摇天国》。
精二 (笑)。


(剧中剧《乳摇天国》,崩坏的第9话)

努  虽然大哥和我可能都没遇到像《乳摇天国》这么可怕的事情,但我觉得即使哪天这种失败落到自己头上也不奇怪,所以我把恐惧当作对自己的警示,一直在努力。
精二 到头来我觉得,既然自己有机会与整个团队合作,而且身处监督这样的重要位置,那我的责任就是带着大家将作品制作成形。这不代表我自己就怎么了不起了,我只是碰巧站在团队指挥的位置而已。如何调整拍摄工作的前后衔接,如何在适当时机下指示,这些事情才重要。影片质量一上一下,既会影响拍摄进度,又会影响剧组人员的积极性,所以我觉得这个平衡不好把握。
努  确实不好把握……哎呀大哥这番话真是醍醐灌顶,你看把我戳的,感觉再不加把劲不行了……不行不行,我手上的片子拍不完了。
精二 (爆笑)。但是说真的,像你那样把作品延期憋出来,还能让观众看完觉得等了这么久不亏,这一点我真心佩服。
努  啊,你在说我之前拍的那部。
(※这里说的是《少女与战车》由于监督过于追求质量,导致动画延期播放,插播两次总集篇)
精二 这里就是难以把握的地方。换作我的话还是觉得按时交活更重要,所以会优先保证这点。
努  嗯嗯。
精二 而你在有限的时间内不轻易放弃,为了拍出理想的作品,挣扎着与现实斗争到最后一刻。你有勇气去做而且还能拿出成果,真的很厉害。
努  呃……您为了不刺激我,竟然费这么大劲绕着弯子把话说出来(苦笑)。
精二 我真这么觉得。你想的肯定跟我一样,为了让大家看到更好更有趣的东西,最大限度利用好身边的条件。上面那些大人物们好不容易把条件创造出来,剩下就看我们敢不敢拼一枪了。我这种人只会求稳保进度。
努  ……我插一句借口行吗?
精二 你说你说。
努  保进度这事我当初也尝试了,嗯,可惜后来败了。
精二 (笑)。动画本来就不是一个人拍出来的,需要很多专业人士齐心协力才能完成,所以也会出现自己预料不到的情况。
努  是啊……我也想不通最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精二 比如大家常说的“作画崩坏”,每次等消息传到自己这里,基本上已经没时间补救了。
努  经常这样,来不及救了。
精二 对,自己作为监督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情况很多。不明白为什么消息迟迟传不过来,特别头疼。
努  是的,所以我整天拜托大家有事尽量提前说。任何一集动画都会碰上制作进度来不及的地方,这时可以想办法,比如把人物动作砍了只留一个面部特写,至少还能看。只要趁早解决总能想到办法。
精二 想办法,然后下判断,这样才能尽快让制作现场恢复运作。所以我经常后悔,当初判断要是再下的快一点,说不定结果会更好。不管怎么讲,拍出来的片子质量是好是坏,最终责任都算在监督头上。
努  我觉得可以把监督理解为担责任的工作。
精二 是的。
努  所以每次看到大家评论自己的作品,极端一点,比如有人觉得无聊,这种时候我尽量不找借口。
精二 兄长你这方面做的挺到位。换我的话偶尔想出来解释两句。
努  真的吗?
精二 然后一解释又被人喷。
努  哦,你说的是网上。
精二 对对,本来没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过后才发现——咦?好像变成不恰当言论了。
努  我的做法可能有点狡猾,出了事不说话,总之保持沉默。
精二 能忍住也是本事。
努  要么一句话不说,要么一个劲道歉。
精二 是个办法。
努  “我错了我错了”。
精二 这么处理挺好。
努  除了这样还能怎么办嘛,难道大喊一声“烦死啦!!”
精二 不行不行,不能说不能说。
努  “我们也不容易啊!!” 这种话说了也白搭。
精二 没用没用,说了没用,这些不是观众的责任。
努  ……我们还是回来评论这集动画吧。
精二 好。


(关东煮的画面)

精二 看上去真好吃。
努  关东煮看着很好吃啊。
精二 作画质量很棒。
努  这里是P.A.WORKS公司总部的人画的,画的很用心。
精二 PA公司真是赞。
努  说的没错。角色动作细节也表现的很好。


(剧中角色新川女士和堂本女士,两人正在路边小摊喝酒)

努  这两个角色也有原型人物。
精二 啊,是吗?
努  对的。
精二 两个人都在PA公司?
努  不,一位是公司里的人,另一位应该是自由人。
精二 说来兄长这是第二次跟PA合作?
努  是的,之前拍过一部《Another》。
精二 对吧,这么说应该已经很熟悉PA公司的风格了。
努  感觉他们的作画班子越来越强。
精二 我的作品以前有几集曾经分包给PA公司做,那质量好的不得了。
努  哪部作品?
精二 《钢之炼金术师》。
努  PA公司接过《钢炼》啊?
精二 对,他们接过,桥本昌和先生负责演出。
努  知道知道,最近很活跃。
精二 还有关口可奈味女士担任作画监督。
努  阵容豪华。
精二 那几集质量简直好的不得了。
努  嗯……
精二 我真佩服堀川社长。说起堀川社长,《新世纪福音战士》的时候我跟他一起工作过一段时间。
努  想起来了,他是那部片子的制作主任。
精二 人又认真,想事情又仔细。
努  实在太认真了……甚至可以说“纯真”。
精二 (笑)。
努  有几次搞得我良心都过意不去。
精二 你骗他是吧(笑)。
努  没有没有,那点程度不算骗。你想,干这行的人不仅手上活要溜,这张嘴也得溜对吧,正好他又这么好糊弄……堀川社长我对不住您。
精二 哦……
努  他的内心还是个少年。
精二 我记得他以前做事严厉,是一位很严格的制作进行。
努  他做事确实一板一眼,这个没错。
精二 是吧。当年拍《EVA》的时候,有一次他来找我商量,我说这主意我也想试试,但是进度很紧啊。他听完说了句“明白了”,立刻把事情咔嚓掉。那速度吓了我一跳。
努  哦,当机立断啊。
精二 是的,这样做比起缠着我磨来磨去要痛快多了。他这么果断,搞得我怀疑自己压根没被期待过,心里有点凉。不过确实佩服他这种下判断的速度。
努  凡事下决定都很果断。
精二 从那时开始对他的印象就是这样。然后到了《钢炼》还是觉得他很靠谱,他公司里的制作进行也一样,很了不起。
努  能坚持拍完两季长度的《EVA》,这样熬过来的人当然有实力。如今他给人一种我行我素的感觉。
精二 这几年我没怎么跟他打过交道,《钢炼》之后偶尔见了几面。你看他公司的作品都不找我。
努  懂了,你意思是求个工作?
精二 不是不是(笑)。
努  堀川先生,这段话您听见了吗?
精二 别啊……堀川先生您看要是有合适的项目就找我聊聊吧,我一定好好干。
努  你想拍什么样的作品?
精二 不知道,你觉得拍什么好?
努  PA公司的话,偏重剧情的故事片比较好吧。
精二 其实我并不一定要拍机器人片或者动作片,注重剧情的故事片我一向很喜欢。但不知何时开始大家觉得我只拍这两样。
努  一般人总会认为动画监督有题材倾向,比如大家觉得我喜欢拍搞笑片……虽说我确实喜欢。
精二 你之前还说自己天生就是拍搞笑片的料。
努  你骗人,我没说过吧?完全没印象。
精二 说过说过,真说过(笑)。
努  没说过……说过我也不承认。
精二 (笑)。但你拍了那么多搞笑片以后再来拍两部原创作品,还能做到故事好看又有趣,而且着眼点都很独特。我压根没想到有人能拍出这样一部业界打工片。
努  这样的题材确实难……
精二 我当初以为故事内容会更加乱来。
努  以为剧情从头黑到尾?
精二 怎么说呢,整天听人喊所谓的业界黑暗,以为你打算抓着这些地方开涮。
努  哦……这种拍法确实存在,但如果照着这个方向拍,不拍成搞笑片的话看起来就会很痛苦。
精二 我第一眼看到这片子,觉得角色外表很可爱,心想到底会怎么拍呢。看了以后发现剧情稳扎稳打,而且虚实结合也很好。我很想夸奖木下监督这个角色,你看这角色多讨人喜欢。
努  很讨人喜欢呢。


(受人爱戴的木下监督)

精二 那外表加上那性格……托他的福,我发现周围人对我的评价也提高了不少,感觉赚到了。
努  对了,听说你出国被人当成木下监督,还在芬兰被当地观众喷了。
精二 没被喷,那个情况是大家一边笑一边调戏我,他们看得懂这片子。
努  哦,他们知道怎么回事啊。原来只是被调戏了,还好还好。
精二 万万没想到跑到芬兰还会被人调戏,那叫一个莫名其妙,我心想为毛你们也在看这片。后来发现Crunchyroll这网站在欧洲很火,那边的人都在上面看动画,跟日本一样可以实时收看。
努  原来如此,如今不用违法手段也能看到日本动画了。
精二 是的。
努  我真以为国外的人把你当成木下监督了,一脸愤怒的喷你。
精二 不是不是。
努  “这家伙拍了总集篇还有脸出来晃荡”。
精二 (笑)。大家很明白这只是个梗,调戏我的时候特别开心。
努  啊,那我就放心了。
精二 我这才明白海外观众也把故事看进去了,真是件好事。
努  原来国外也有人看,我很感激。
精二 看来海外这种网络播放模式已经发展起来了。


(太郎和平冈喝完酒在路边撒疯)

努  当年干制作进行那段时间,有没像他们两人这样闹过。
精二 说来我看着这两人就搞不明白,为什么太郎这么喜欢关心平冈?
努  怎么说呢,平冈一开始空有梦想,但后来被现实击垮坠入黑暗面……
精二 这些事情太郎看得出来?
努  太细的东西他不明白,只是隐约觉得平冈跟以前的自己很像,估计是这种程度的了解。
精二 原来如此。我觉得太郎在故事里是个很取巧的角色,大家看不到他的真实想法,只觉得这人所有行动都由着性子。而且太郎的位置非常适合推动剧情发展,你看他一个愿意就把平冈拯救了。我曾经想找出这个角色不自然的地方,虽然没找到,但还是觉得他的行为缺乏动机,整天飘飘然的。当然也可以说这才是太郎的风格。
努  嗯……我觉得大家都没想过,其实太郎的嗅觉很灵敏。
精二 这么说我们周围确实有这种人,自己回避危机的能力很强,关键时刻还能拉身边人一把。
努  有的有的。
精二 另外我想起来兄长你在哪的访谈里提过,说太郎这个形象就是以前的自己。
努  嗯。
精二 综合这些来看,即便是太郎这样飘飘然的角色,他的存在也有了让观众信服的理由。
努  那话我只随便一说,没打算让大家给我好评,不小心就说了……某种意义上讲我比太郎还没用。
精二 (笑)。
努  回想当年闯了好多祸啊……还弄丢了原画。
精二 弄丢原画!?这有点过啊。
努  很过分对吧。太郎都比我好,他只把原画藏起来没丢过,太郎了不起。
精二 是啊当年确实见过丢原画这种事,我自己倒没干过。
努  一般都是在Layout阶段发现东西不见了,我干制作进行时碰到过,当了演出也碰到过。情况严重的时候一下子不见了一堆原画。
精二 这么严重!?我没见过这样的。
努  查半天也查不出个所以然,而且跟负责人靠不靠谱没关系,某一天突然就消失了,这样的情况我见过几次。
精二 我曾经在色指定的架子后面找到过,大半夜找到的,因为怎么想都是在这附近不见的,发票还在这呢。当时屋子里的人一走我就翻箱倒柜的找。
努  藏那么里面都能找到,你被当时进度逼急了吗?
精二 跟进度没关系,我这方面挺认真的不想丢三落四,明明还在的原画不见了就觉得很可怕。分析一下应该在这附近,但坐那里的人说没有,他干活时我也不能打扰,所以等他晚上走了我才过去偷偷的翻,找到后一句话不说把原画塞回袋子里。
努  大家都姓水岛为什么差了这么多!原来拍总集篇和不拍总集篇的人,关键区别就在这啊!从制作进行那会就能隐约看出来。
精二 (笑)。
努  换我的话原画不见就不见了,心想反正明天能找到。
精二 你要知道,我刚开始当制作进行碰到的顶头上司,可是那个M先生啊。
努  哦,“东南西北”朝下那个方向的姓。
精二 对对。


(剧中角色伊波政彦,原型人物BONES公司社长南雅彦)

努  那人好可怕对吧。
精二 我可没这么说。
努  嗯嗯嗯?
精二 不要闹,他当年很关照我。
努  对吧,那人真可怕。
精二 干嘛非要套我说他可怕(笑)。
努  这次《SHIROBAKO》里也有个长得跟他差不多的角色出场,穿着棒球队服。
精二 对,穿着棒球队服。但我印象中没怎么见本人穿过。
努  其实我一次都没见过,只听说他本人喜欢棒球,所以觉得穿上棒球队服可以让角色形象鲜明一点。
精二 足球他也喜欢。
努  对了足球也喜欢,但你不觉得他更给人一种打棒球的感觉吗?
精二 有段时间我跟他离的很近,大家还在SUNRISE公司的棒球队里一起打过球。后来当了监督再和他工作就发现他喜欢足球。
努  哦,他选择了足球的道路。
精二 什么叫足球的道路……他儿子在高中踢球,所以周日就去给儿子的队伍当教练。
努  当教练么。
精二 嗯。
努  听着就吓人啊!
精二 不要这样,我觉得他平时挺和气的……当然也有严厉的时候。
努  和气么。换我上去踢要是传球失误了一定尿都吓出来,根本不敢回场边休息。
精二 (笑)。
努  中场休息的时候不敢回棚子,自己跑去一边蹲墙角。
精二 还一个人悄悄走开呢……太扯了。


(葛城P在狂风中接电话,被告知分镜全灭)

精二 你自己画的分镜试过被人全部打回来吗?
努  单个场景的分镜试过。
精二 这种时候监督就会自己上对吧,大概不会出现剧中这样的情况。
努  那你试过吗?像这样分镜全灭。
精二 改编动画的分镜被原作方否掉然后重画,要论这种情况我应该没试过。
努  针对镜头里微妙的地方提出修改意见,这种倒是有。没见过分镜直接被原作方全盘否掉,最多只是针对剧本或者角色进行改动。
精二 是的。初期阶段经常会对角色提出这样那样的修改意见。
努  我以前写过一个剧本被人否了。
精二 (笑)。好像在哪听说过这事,是不是写的太乱来。
努  不是不是,人家没明着把我否掉,只是交上去以后被无视了。
精二 (笑)。
努  题目叫做《我们是愉快的美国人》,交上去以后石沉大海。明明写得很有趣。
(※监督2012年曾在推特上说过这事但没有指明作品,可能是《侵略!乌贼娘》里那几个搞笑科学家的故事)
精二 感觉兄长总喜欢搞点事情,这种娱乐精神始终贯彻如一。
努  过奖了过奖了。我觉得嘛,人活得越久越没有锐气,为了不被时间磨平棱角我必须挣扎一下。
精二 你都活到这岁数了还能拍出《SHIROBAKO》这样的作品来,我觉得挺好啊。

(下接第23集评论音轨)
#2 - 2015-10-7 10:45
(上接第22集评论音轨)

努  这件事情我跟堀川社长也讨论过。如果把《SHIROBAKO》放到十年前拍,观众看了估计会比现在难受得多。
精二 我一开始真以为你们要走严肃路线,但后来一想,有堀川社长和PA公司在,应该不至于拍的太黑吧。
努  说的也是。
精二 整部作品的尺度把握非常合适。
努  其实嘛,堀川社长这人……挺好忽悠的。
精二 原来是这样,难怪让你把蓝胖子和天上飞的那些东西都塞了进来,还打上马赛克(笑)。


(第11集《卖原画的小女孩》,被打码的原画工厂)

努  他跟我说这是PA公司头一次在作品里打码。
精二 我想也是。
努  我说反正大家一回生二回熟,三回不再皱眉头,怕个啥。
精二 你这想法太可怕了!后来因为这个闹出事了吧。
努  没有啊,我觉得还好……出事的应该是另外某集,这个咱回头说,回头说。
精二 (笑)。
努  其实另外那集也没什么,没出事,只是替换了一点内容而已。
精二 明白了,那就以后再聊。


(第6集本来用了一段《等待戈多》的台词,后来把这段台词换成新的,标题保持不变)


(第6集这里的背景音乐跟《传说巨神伊迪安》的音乐太过相似,后来把音乐换成新的)

努  追着看的人应该知道,一开始电视台放出来了,后来在网上播的时候被人叫停,换过内容才敢上。
精二 行了行了再说下去就太明白了(笑)。
努  具体出问题的地方我就不细说了,这种事情大家体谅一下。
精二 对的。
努  ……这段话不会被消音吧?
精二 等大家听到的时候已经变成“哔——哔——哔——”了。


(木下监督酒喝到一半被人骗上车带回公司)

努  我看到这就觉得木下监督太嫩了。
精二 这里的木下监督很可爱。
努  这样的招数对我肯定不管用。
精二 换作我的话,可能人家还没来抓,我自己就先回公司了。
努  主动回去?担心进度?
精二 差不多。
努  真的啊。
精二 嗯。要么自己回去,要么保证别人抓不到我。
努  我一般是这样,上来先应付一句“稍微喝点就走”,过一会越喝越开心,于是就想今天算了吧,明天再努力。
精二 进度允许的话没什么问题吧。
努  有几次真被人抓回公司,但我早就喝醉了。
精二 抓回去也干不了活。
努  一般都把预演检查安排在晚上,有几次进度很紧我就被人抓回去干这个。首先人喝醉话就说不清楚,制作进行根本听不清我在说什么。
精二 嗯嗯。
努  再来屋里一黑我眼皮就合上了,因为预演检查要关灯。
精二 周围一黑人就舒服了,这个我理解。
努  所以我每次都想说,“你们把我抓回去也是白搭!”
精二 对对,我也试过第一遍检查时闭着眼睛过去了,心想糟了没看到,只好跟人说“能再放一遍吗”,其实并不想再看一遍。
努  人累的时候周围一黑就犯困。
精二 睡意说来就来。
努  有时机器出点故障,让我在旁边等一会,我的意识就飘走了。
精二 我明白了,可能因为自己喝不了多少,所以每次去就算觉得挺开心,脑袋清醒还是会担心进度问题,最后坐不住就回去了。
努  太了不起啦!果然通过行动就能看出来,什么样的人才不会拍总集篇啊!
精二 (笑)。
努  我真没用,总是抵抗不了诱惑。
精二 但对于喜欢喝酒的人来说这玩意就像给车加油一样,油加满了才有劲干下去。
努  是的,有时坚持下去的理由就是为了辛苦过后喝上一杯,心里总惦记着这事。
精二 我也喜欢喝酒聚会这样的热闹场合,所以很理解你的心情。
努  嗯。
精二 不过我这人胆子小,只要有事担心就没法开心。
努  这种不叫胆小,我觉得这是责任感的问题。
精二 是么。不过预演检查也分情况,检查画面配色必须用专门设备,但检查时间点有没错位这种,只要看到画面就行了。所以跟人说一声把文件传过来,我用自己电脑就能把预演检查做了。
努  哦,在电脑上做预演检查,最近这么干的人变多了。
精二 越来越多了。前阵子我接了一部作品,最近名字已经公布了叫做(消音——)。最后检查宣传视频需要看一遍具体内容,不查配色。那天晚上我正好去一家俱乐部见朋友,于是当场在休息厅那里把视频下回来开始检查。
努  看来你挺能干的嘛。
精二 但是被朋友发现了还过来逗我,问我在干嘛,我说别看别看。
努  结果你的屏幕正好在放,内容还要保密。
精二 对,我转过来冲着他,说没干嘛发邮件呢。
努  你应该来一句,“今天发生的事不会被记录在案”。
精二 朋友说“牛逼啊,看到保密内容了”,我只好拼命护住屏幕不让那人看。
努  这种时候自己的样子一看就可疑。
精二 是的。所以只要像我这样用电脑检查,那么大部分场合都能干活了。配色检查这类工作不用专门设备就看不准确,这种只能回公司干,反过来说要是这种时候人都不在,那后面流程就被卡住了,所以我肯定回去。
努  说起配色问题,我之前让人帮忙把笔记本电脑调了一下。
精二 屏幕校色吗?
努  嗯。
精二 调出来能用啊?
努  做不到效果完美,但已经比较接近了。
精二 要不我也让人帮忙调一下好了。
努  这样一来连配色检查都能随时做到。
精二 颜色虽然重要,但你看我们眼前两个显示器,光看这两个屏幕效果都不一样。
努  是啊。
精二 民用显示器也就这样了。
努  这个真没办法……仔细一看两边效果差别还挺大的。
精二 左右一比较,右边颜色更鲜艳。现在再让兄长找回当初那套配色,已经分不清了吧。
努  啊……你看这俩显示器还是同一厂家同一型号。
精二 说不定同一家店卖的东西效果也有区别。
努  很可能同时买的。
精二 是的,这事挺有意思。
努  看来如今已经不存在所谓的真实画面了。
精二 以前胶片时代可能还有这样的说法。
努  是啊。
精二 我们都是从胶片时代一路过来的。
努  嗯,赛璐珞胶片好重啊。
精二 真的好重啊!咱们当制作进行那会有一次在摄影公司正好碰见,还说让其中一人把大家的胶片都扛进去。
努  应该是旭PRODUCTION公司。
精二 对,大家正好要去旭PRO收胶片的那个地方。
努  成像室那边。
精二 嗯,没想到在门口撞见。
努  正好碰到了。
精二 于是猜拳决定你来我来,输的人就把胶片全部扛进去(笑)。
努  (笑)。还猜拳?
精二 猜过呀。
努  那也已经是20多年前的事了。
精二 是啊。当年我们还是SHIN-EI公司的水岛先生和SUNRISE公司的水岛先生,两个制作进行。
努  如今大家都离开公司自己单干了。
精二 没错。两个同姓的人做着同样的工作,这种感觉不错。
努  嗯对的。说来我们10年前是不是搞过一次对谈?忘了在什么杂志上。
(※《ANIMAGE》2007年3月号刊载的对谈文章)
精二 搞过搞过,已经过去10年了吗?
努  嗯,在哪登出来了。
精二 应该是那时候吧,我的《钢炼》剧场版和你的《xxxHOLiC》剧场版同一年上映。
努  原来是那个时候,《xxxHOLiC》剧场版差不多同一时期上映。
精二 好像还跨版登了两页。
努  那次采访让我们搂着肩膀拍了照片对吧。
精二 是吗?我不记得了。
努  嗯,先让我们搂着肩膀照了几张,接着又说“麻烦面对面看着对方的脸”,又照了几张。
精二 唉呀呀……
努  当时我就慌了,心想接下来再让我一口亲上去怎么办!
精二 (爆笑)。太厉害了,那不就是BL嘛。
努  而且你看拍出来那效果,两个人一看对方就害臊,照片里一脸羞涩。
精二 真有这样的照片吗?
努  不知道那张照片后来用上没,我记得搂肩膀的照片登出来了,但两个人对视那张实在太恶心,估计放弃了。
精二 谁说不是啊,两个人对视确实有点恶心。
努  摄影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精二 那人一定活在幻想中(笑)。
努  当时我离开公司出来才第一年。
精二 原来是第一年。
努  心想广大群众竟然有这种需求。
精二 我们作为监督出来闯荡,名字都是从这个时期开始被人记住的。各自的观众当中总有人把我们拍的作品搞混。我见有人发信说“你同时拍两部作品好厉害啊”。
努  原来如此。
精二 一开始你拍《热带雨林》的时候我正好在拍《通灵王》,从那时起就这样。
努  是啊,经常碰上同一时期两人都有作品。
精二 毕竟我们是一个年代出来的,公布作品的时候总有机会碰上。
努  确实是这样。
精二 想了一下,跟我们一起出来的监督真多啊。
努  全都扎堆了。
精二 扎堆了。
努  其他监督一定觉得我很碍事!
精二 (爆笑)。
努  打死我也不把位置让开!
精二 (笑)。你觉得年轻一辈嫌你抢饭碗?
努  没错没错,老子要在这行继续赖上15年!
精二 真有你的(笑)。
努  就凭这口气。
精二 是啊,怎么可能说让就让。
努  “老糊涂赶紧滚一边去!”
努  “黄毛小子有种再说一遍!”
努  这就是我想象的对话。
精二 (笑)。一不留神干了这么多年,都被人称作老前辈了。
努  真是啊,已经变成老前辈了。
精二 兄长已经50岁了?
努  马上了,今年十二月50岁。
精二 我明年一月50岁,只差一个月啊。
努  没错,只差了一个月。
精二 所以我才叫你兄长。
努  不知不觉就变成老前辈了。
精二 确实有人这么称呼我,在此之前只记得前辈们叫我新人,从来没人叫我“业界中坚”。
努  业界中坚么,硬要说的话应该是30多岁那段时间吧。
精二 但我作为监督出道那年已经31岁了,当时人家叫我新人。
努  刚出道嘛,只能叫新人。
精二 后来拍《钢炼》的时候37岁。
努  37岁拍《钢炼》吗?
精二 嗯,37岁。
努  ……咦?我35岁拍的《热带雨林》。
精二 对啊,两年前我在拍《通灵王》。
努  哦,原来如此,那没错了。
精二 这样就对上了。
努  那时我还是SHIN-EI动画公司的人。本来觉得一直留在公司也不错,后来遇到各种情况……不要误会,我先说清楚当时没跟公司闹翻啊。
精二 (笑)。
努  离职过程非常顺利。
精二 是是,离职顺利。
努  但我想不通,明明好聚好散,可是老东家后来一个活都没给我。
精二 (笑)。以前待过的公司还来找自己谈工作,这种情况不多见吧?
努  ……SUNRISE公司的作品不是找过你吗?
精二 我只在SUNRISE待过半年。
努  真的啊?
精二 嗯。我第一次接SUNRISE的工作是帮《勇者王》画了一集分镜,之后就是拍《高达00》。大家找我当监督的时候,都不知道我以前在SUNRISE待过。
努  包括制片人在内没人知道?
精二 都不知道。后来才说“原来你在SUNRISE公司干过啊”。
努  这不挺好的吗,你看SHIN-EI公司从来不找我。
精二 但《高达00》并不是SUNRISE公司想起来找我的。当时这片子跟《钢炼》一样定在MBS电视台放,反而是电视台制片人向SUNRISE推荐我当监督。
努  然后才发现你以前在那干过。
精二 对。我收到制片人的邮件高兴得跳起来,跟他说我以前在SUNRISE的事,人家说真的吗,我这才明白原来对方不知道。
努  当时肯定觉得,自己总算衣锦还乡啦。
精二 是的,搞了半天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想。
努  嗯……


(木下监督身着战袍,走向夜鹰书房大楼)

努  木下监督好帅。
精二 这里真帅啊,亏你能想出来(笑)。
努  既然要去拼命就让他穿帅点。跟原作者较量这事本来就已经够严肃了,如果这段风格还要保持严肃,那拍出来的效果可能不好。


(木下监督在台阶上摔倒)

精二 我也觉得应该用夸张手法缓和一下气氛,这方面把握得很好。还有像这里突然摔倒,这样的小把戏也不少。
努  按木下监督的性格这里就该摔一跤。
精二 (笑)。
努  这段故意做成意大利西部片的样子。
精二 说来这片的音响监督也是你吧?
努  是的,这次有幸兼任音响监督。
精二 我想说,你太有能耐了!
努  感觉挺好玩的……对了,这次台词中出现很多动画行业术语,所以由我直接下指示可能比较合适。
精二 再说你本来就比较了解音乐。
努  嗯……还行吧。
精二 我比较欣赏的地方,比如曲目编排还有效果音的选择,它们之间的平衡把握得很好。我自己可没信心驾驭这些东西,交给专业的音响监督来干肯定快得多。
努  这种工作需要有人在一旁提建议。如果没人跟我讨论,我会感到不安。这时还好有堀川社长在场帮忙。
精二 原来如此。
努  堀川社长提想法的时候从来不客气,直接指出哪里不好,哪里跟自己想的不一样。
精二 那很棒啊,有一个敢说话的人在身边。
努  对,还会说哪里的曲子想换一下。
精二 就说从哪到哪用什么曲子,选择实在太多了对吧。
努  是的。
精二 比如突出场景气氛啊,突出角色感情啊,故意不加配乐啊,音乐逐渐减弱啊之类的。
努  配合情景加音乐或者干脆不要音乐。
精二 明明自己是监督,平时还要让别人先提点子,大家讨论出来的结果才觉得放心。要是一开始就让监督自己决定,这种时候心里反而没底。
努  嗯,主要是对自己的选择没信心。
精二 就是这个意思。明明听着不坏,感觉也合适,但说不定还有更好的选择呢?于是没完没了一直犹豫下去,这样肯定不行。


(木下监督使出龙卷旋风肚)

努  我说啊,你下次要不要试试这招?
精二 原地转圈圈?用肚皮搓招?鬼才干啊!
努  相信我,绝对爆笑全场。
精二 你叫我表演一下是么。
努  嗯。
精二 难道还要穿成意大利西部片的样子。
努  大家一看,“水岛精二先生狂暴啦!”
精二 (爆笑)。
努  然后各种慌张说“怎么办怎么办”,这时候你立刻连下一招“波动肚”。
精二 各种发波。
努  一套连招过后全场一片祥和。
精二 祥和吗……我都狂暴了为什么还带祥和效果?
努  说的也是。
精二 (笑)。
努  必须怒上加怒让大家知道厉害才行。
精二 这还差不多。


(《三女》原作者野龟武藏,原型人物漫画家野上武志)

精二 监督与原作者这段对话是怎么来的。
努  我想想……这里参考了许多堀川社长的经历。
精二 嗯嗯。
努  剧中作者原型是我认识的一位漫画家。
精二 我知道,本人是漫画家。
努  我当初问他,借你形象塑造一个反面角色,来不来,他说来就来嘛。
精二 原来如此。
努  答应的很干脆。


(木下监督与《三女》原作者野龟老师面对面交流)

精二 监督和原作者像这样敞开说话真好,感同身受。
努  我一直希望能有这样一种沟通的场合。
精二 能否见到原作者这得看情况,机会时有时无,很难把握。
努  一般来讲,编辑不想让监督直接见作者,提出见面要求时他们会很不高兴。
精二 看了前面那些故事,这事大家已经非常清楚了(笑)。
努  编辑不愿意的原因有两种,一是不想让别人绕过自己把事情谈了,二是怕作者花太多时间关心动画的事……
精二 是啊,作者自己还要干活。
努  对,有些编辑怕作者耽误了本职工作。这些道理我都懂,但这种时候别管那么多,直接跟作者把手机号要过来就行,我一般厚着脸皮说干就干。
精二 学习了。
努  这样一来,比如预演检查做到一半忽然卡住。这处设定有还是没有?搞不清楚?好,打电话问作者。这样干起来特别快。
精二 哦……原来可以这样。
努  好几次都是靠这招把问题解决了。
精二 嗯嗯。
努  另外原作方发来请求,希望把某某处改一下,我不一定看得懂修改要求。
精二 是的,有时候看不懂。
努  这时候如果想多了解一点,就直接打电话问作者。
精二 我以前见过编辑在中间插手管事,有时还根据自己的意思随便修改作者原话。
努  而且编辑还有办事效率问题。
精二 是啊,有快有慢。以前甚至有个编辑这样对我说,“麻烦您把我的话当成作者本人的话”,我都服了。
努  ……这么讨厌。
精二 没多久那个编辑就被换了,不知道什么原因。
努  敢这样说话的人,肯定犯了什么事吧。
精二 这么看来,我没试过跟原作者在交流过程中真正吵起来。小争执肯定有,没有大到被人当成事情说出来的程度。
努  我也觉得都是小争执,跟原作方确认各种细节总有个磨合的过程。有些细节原作目前没提到但以后可能会讲,这些信息我希望知道的越详细越好,这种时候要是能直接问作者的话就方便了。
精二 嗯。
努  我真希望现实中也能一直见到像故事里这样交流无阻的场合,这段剧情也算把我的理想拍了出来。
精二 为了把最后这段故事拍出来,关键要看前面如何铺垫剧情。
努  不得已还是让编辑当了坏人。
精二 挺坏的(笑)。
努  嗯,坏人就坏人吧,现实中的好编辑还有很多。
精二 好人很多。
努  至于故事里这种奇葩……
精二 嗯,不能说没有。
努  不能说没有。
精二 往好的方面想,人做事总有自己的理由。
努  是的。而且不止编辑,别的行业这种人该有照样有。
精二 对的,别处也很多。
努  整天出来搅事。
精二 (笑)。
努  真想少碰点麻烦事……不好,说着说着开始批判业界了。
精二 没事,反过来对方看我们也觉得烦,事情都是相互的。
努  说的没错,对方肯定也在想“那家伙烦的要死”。说不定拍《SHIROBAKO》的时候也有人这么看我。
精二 所以说制作一部动画真的需要各种各样的人参与进来才行。原作归原作,交给你了就得把它改编成TV动画给人看,动画从业者的工作就是把这一过程处理好,这种程度的理解必须有。
努  嗯。
精二 不光这样,我们还要主动跟原作方搞好关系,争取大家一起把作品拍好。
努  有道理。
精二 但我这么一说,肯定有人觉得我净说漂亮话,毕竟江湖上称我为“原作粉碎机”(笑)。
努  ……哼,没听说。
精二 我可没故意破坏原作。谁都知道TV动画长度有限,为了让动画顺利完结我必须想办法把原作塞进来。
努  就是啊,动画需要一个结局……
精二 而且原作不一定能提供动画需要的所有信息。很多东西我们拍的时候不知道,都是后来才有的。结果动画比原作提前结束,看的人就问“为什么不按原作拍呀?”。我只想说“拍个毛线,当时原作结局还没出来呢”。
努  就像这段剧情里监督跟原作者争取的事情一样,动画本身应该成为一部完整的作品,至少得保证有整体感才行。
精二 是的,希望故事完整。
努  要让大家看了能够释怀。
精二 必须把角色最后何去何从拍出来给大家看,这也算我们的一份诚意。
努  没错,很讨厌剧情不明不白就结束了。
精二 这个问题我们以后也会一直纠结下去吧。
努  是啊。
精二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要积极与原作方沟通,力求大家互相理解。要是能与作者本人直接对话那真是谢天谢地了。
努  对的。
精二 ……不小心说了好多(笑)。
努  尽管说,这种程度不会被抹掉的。
精二 怎么个抹法!?
努  我意思是这段话被消音,不是说咱俩被业界抹杀。
精二 吓我一跳,我心想还没到被人抹杀的程度吧。
努  淡定淡定,不要慌。


(野龟老师发来短信对分镜表示赞赏,木下监督非常感动)

精二 自己的工作像这样被人认同,感觉真好。
努  是啊,这种经历我也有。
精二 听到有人说“您的作品很有趣”,我整个人都会兴奋。
努  嗯,观众的反馈对我们真的很重要。


(场景切换到居酒屋“柗亭”)

努  这家店也有原型。
精二 武蔵境那边的店吗?
努  不在武藏境,在吉祥寺。
精二 哦,吉祥寺啊。
努  在吉祥寺和西荻之间的那片地方。
精二 原来在那边。
努  当年三十多岁的时候经常光顾。
精二 你当年常去啊。
努  去店里借酒消愁。
精二 还消愁啊。
努  其实不是很愁。
精二 (笑)。每次喝酒都去那里吗?
努  因为正好离我住的地方近,我当时住吉祥寺那边……有段时间打肿脸充胖子住在好地段。
精二 咦,我记得你之前好像有家事务所在吉祥寺?
努  刚出来几年确实开过事务所,现在已经没了。
精二 你竟然有自己的事务所,好厉害啊。
努  啊……我当时想的是,刚离开公司要是连个门面都没有,铁定被人看扁。
精二 (笑)。
努  啥都不管先起一家事务所再说。
精二 充个门面。
努  如果换成开公司的话,我就没这个勇气了。
精二 我也一样,没本事开公司。
努  嗯,感觉事务所够用了。


(静香走进《三女》录音棚)

努  声优的这段故事,我无论如何都想拍出来。
精二 嗯嗯。
努  怎么说呢……我觉得这样的故事并不牵强,现实生活里同样发生过。
精二 肯定有的。
努  即使某个声优在试音阶段落选了,只要这人给监督留下印象,那么这种印象就一直不会消失。
精二 确实会留下印象。
努  对方给我们留下印象,我们也一直在寻找机会,想从这些人里再次发掘合适的声音。
精二 我明白你的意思。让我想想,记得前面某集提到试音会议的事对吧。
努  是的。
精二 参与会议的投资方各自立场不同,都想捧自己的声优。如果说选声优等于谈生意,这话可能有点过了,但是试音会议确实带有这样的利益成分。
努  说的没错。
精二 投资方尤其重视女性声优的选人,觉得这块能赚钱。即使在这些因素影响下,我也希望那些在作品中找到合适位置的人,怎么说呢,希望他们借此机会展翅高飞。这种不想让才华埋没的心情大家都明白。
努  嗯。
精二 选人的时候,监督主要关心声优的声音与角色给人的印象是否重合,然后还会看这人有没成长空间,所以大家愿意在作品中起用新人。
努  是的。
精二 如今就算新人声优,也有很多早入行早出名的人。这些人无论是谁,都很重视自己的每一次试音。所以我基本上都是通过试音选拔声优,没试过别的办法。
努  是啊,试音时留下印象的那些声优,我总想尽量记住。但由于参加的人实在太多了,很容易在前面几轮就被刷掉。
精二 那些被淘汰的人很可怜。
努  所以只要这些人的声音给我留下印象,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会想“一定不能让这人埋没了”,以后还会邀请他们参加别的试音。
精二 是的,最近我自己参与的新作品也是这样。虽说这段时间我主要在拍剧场版,没怎么拍TV动画,但比如有一部给小女孩看的动画我负责监修,我在那接触到一些不错的声音,后来一有机会我就把这些声优叫去参加试音。
(※这里指《Aikatsu!偶像活动!》)
努  就是这样。
精二 我想即使在试音中落选了没有拿到角色,只要让这些人在录音现场露个面,多少也能给工作人员留下印象。如果一起合作的音响监督注意到某人声音有特点,我就建议要不找个角色交给这人试试。真心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够提高声优的整体水平。
努  是的。
精二 估计很多人的想法跟我一样。
努  所以说像故事里这样的机会,在现实中也很常见。
精二 说真的,我之前就认为后面一定会把这事拍出来,看完发现确实拍的好,果然有一套。
努  能把故事写成这样,靠的还是横手美智子女士和吉田玲子女士。
精二 嗯嗯。
努  多亏她们两位。换我的话只能想个大概,比如静香先试音再落选,木下监督留下印象,最后找机会让她配音。
精二 本来我觉得,静香一路过来辗转周折,是不是太过戏剧性了。但是看到如此高超的作画表现力,我觉得完全可以把故事支撑起来。
努  哦……
精二 追片过程中,我看到有观众说静香好可怜已经被逼到黑化了。
努  啊,说的是上一集内容。


(第22集,静香在家独自消沉)

精二 我说你们别担心,后面会发糖的。
努  呵呵。
精二 就算明白这道理,当我看到喵森落泪的时候还是被打动了。理性告诉我对啊对啊就该在这个地方发糖,但我作为观众又感动的不得了,觉得真好看。
努  其实嘛……让五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胜利会师,毕竟有很多虚构成分。但我相信这绝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梦想。
精二 所以我前面说了,这部作品将写实与虚构两部分揉合的恰到好处,连我这种在业界打拼多年的人都看得津津有味,做到这点的确厉害。

(下接第24集评论音轨)
#3 - 2015-10-7 10:46
(上接第23集评论音轨)

努  嗯……刚才说到哪了……
精二 这话一听就跟前面接不上。
努  好吧,其实我们中间休息一次接着录的,不装了。
精二 (笑)。
努  最后一集开始。
精二 最后这集,各种交货的点子放开玩啊。
努  交货剧情拍是拍了……不出所料……看着像限时悬疑片……
精二 (笑)。
努  ……其实没到悬疑片的程度,我说夸张了。
精二 还好吧。
努  《SHIROBAKO》自己那个交货过程才叫惊险。
精二 我知道,就是卡着V编结束的时间,几点前必须拿着东西出发否则赶不上。
努  对对对,真到这种程度了。
精二 紧张到头皮发麻。
努  另外,这集有一百卡镜头来不及替换。
精二 哇……倒霉就会碰上啊。
努  那些镜头明明修好了却没赶上。
精二 是啊,要么替换过程拖沓,要么摄影部门手抖,总能出点状况。虽然大家都在想办法赶,但就是不顺利。
努  没错啊。
精二 这种事我也经历过。盼了半天终于收到返工的镜头,结果没时间替换了,最后只好到点交卷。
努  对的。遇到这种情况,哪怕是最后一集交货,心里也不觉得“胜利啦!”,而是“该死啊!好不甘心!”。
精二 (笑)。确实会这么想。
努  道理我都懂,就是不甘心。
精二 之前我拍某部片子的时候,正好有位监督跟我一样,V编前还在等作品最后几卡镜头到位。
努  嗯。
精二 我们都在推特上发消息说这事,比如还剩几卡镜头没来,后来就变成两边比赛看谁先完工。
努  作品名字大家都知道?
精二 嗯,知道,因为两边都只剩最后一集,下周就要放了。其实V编肯定赶得上,我们只想比谁更早结束。
努  哦,你一卡我一卡拼一口气。
精二 对,就是这么个情况。
努  哦……
精二 最后跟那位监督的片子一比,我这边险胜。
努  这算哪门子比试啊(笑)。
精二 (笑)。是啊,但至少觉得有人陪我一起努力。
努  你们在推特上说这事,那全世界都能看到?
精二 是的。
努  诶——
精二 粉丝们转发时说句“加油啊”之类的话。
努  原来是这个意思。
精二 这事不是因为好玩才发出来的。我想让大家明白,就算可以赶上交货,剧组人员还是会奋斗到最后一刻。
努  懂了。
精二 如果连交货都悬了,哪有功夫玩推特嘛。
努  你看我上次就是这样啊,根本不可能出来发消息。
精二 是啊。
努  有时间发消息不如赶紧去干活。
精二 是的。反过来你想,既然只剩最后一卡了,就让粉丝们给咱加加油。
努  嗯,如今已经是网络时代了。
精二 我把这些消息发出来就是想让大家知道,动画制作过程中工作人员都在想些什么。
努  是的。
精二 当然我会尽量回避不该说的话题。如果只是“自己现在很忙很烦躁”这种程度的牢骚,我觉得可以传达给大家。
努  嗯嗯。
精二 让大家知道动画也是人拍出来的。希望有人看了这些消息过来为我打气,同时也对作品本身产生兴趣。
努  可以营造一种“正在进行时”的气氛。
精二 对对就是这么回事。
努  告诉大家制作现场此时此刻热火朝天呢。
精二 所以我拍《高达00》剧场版的时候试着这么干了一下,反响挺大。
努  大家都来关注了。
精二 对,关注的人很多。你看这片从TV动画到剧场版中间空了一段时间对吧,如何让外界保持关注,这就得想办法。
(※《高达00》TV动画最后一集2009年3月29日播放,剧场版2010年9月18日上映)
努  原来如此,这种时候到处都得下功夫,必须让作品热度一直持续。
精二 真不敢怠慢,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被人遗忘。
努  确实是这样。不过这种事只能在作品拍摄有余力的时候干。
精二 那当然,进度都到鬼门关了谁还顾得上这个,人心憔悴的时候出来发消息危险系数太高(笑)。
努  嗯,上来发一句“这片进度快完蛋了……求原谅”。
精二 (爆笑)。
努  然后真说中了,这种时候还不回去干活。
精二 没人这么傻(笑)。
努  ……我今年那部剧场版应该来得及吧。
精二 哇哇哇怕怕怕!这句是货真价实的可怕!
努  没事没事,看我发力。
精二 再说下去又要消音了。
努  我又没说作品名。
精二 确实没说。
努  ……其实是《少战》。
精二 这不就说了嘛(笑)。
努  才这点程度不会被消音吧。
精二 你确定?那我也来。当年我们还商量过,要让《少战》剧场版和《乐园流放》同一时期携手上映对吧?
努  (呛到)。
精二 (爆笑)。
努  唉唉唉!说好不提、说好不提对吧、说好不提这个!
精二 怎么样,你觉得我这句会被消音吗?
努  没必要消音。
精二 好吧没必要。
努  来来,咱别说这么煞风景的话。
精二 你看当时我们还说,“把两部作品绑一起宣传吧”。
努  说过说过,那已经是过去的我。
精二 没想到这种合作后来在《SHIROBAKO》里实现了。
努  碰巧而已。
精二 我觉得效果很棒啊,而且双方作品都得到了宣传。
努  结果OK就好。
精二 我还以为你为了配合我,才借《SHIROBAKO》的机会拍了一段手绘与CG之争的故事。
(※《SHIROBAKO》第5、6两集讲手绘与CG之争,播放时间:2014年11月6日、13日;《乐园流放》上映时间:2014年11月15日)
努  不是这样,真的只是巧合。
精二 所以说太巧了。你看之前板野一郎先生跟我一样也来录评论音轨,故事里有个以他为原型的角色。
(※《SHIROBAKO》第2卷,第5、6集剧组人员评论音轨)
努  嗯,北野三郎先生。


(剧中角色北野三郎,原型人物动画监督板野一郎)

精二 对。如今跟我全力合作拍出《乐园流放》的那群人,正是板野先生的门下弟子。
努  我明白了,那群人理解了2D手绘动画的精髓。
精二 所以说,当时《乐园流放》的制作现场也反复出现类似讨论,大家没有和传统作画人员一争高下,而是共同探讨如何利用3D技术将2D动画的魅力表现出来。
努  是啊,最后那段打戏真有板野先生的风格,魄力十足。
精二 (笑)。多亏京田知己监督肯跟我一起把那段拍出来。
努  嗯。
精二 我从一开始拉他入伙时就说,这次CG班子全是板野先生的门下弟子,京田君你的打戏功力一定可以发挥到极致,大家一起干吧。
努  我觉得能用3D动画拍出那样的效果确实厉害。今后动画技术一定会往新的方向发展,但是我却不清楚应该如何迎接这一变化。
精二 嗯嗯。
努  于是我把这个问题放到《SHIROBAKO》里,借着剧中人物将手绘动画与3D动画的故事展开。最后让板野先生……说错,北野先生……
精二 (笑)。
努  让北野先生下了结论——两种技术各取所长,在碰撞中寻求进步。
精二 我觉得在同一部作品中将两种技术混合使用,这肯定是其中一个发展方向。另外让它们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分别进化,这样也不错。
努  说的对。
精二 《乐园》是一部完全偏向3D技术的作品,今后我也会继续把3D动画拍下去。但我还是觉得,两种技术各有各的特色,希望能将它们的优点同时发挥出来。
努  是的。
精二 传统作品偏向手绘技术,有些地方只有手绘动画才能表现出来。
努  嗯。
精二 那么考虑其余部分,如果把其中两到三成内容换一下,改用3D技术实现,这样把手绘动画的工作量分担出去,大家的压力就能减小不是吗?
努  说的没错,理论上确实行得通。
精二 只是理论上(笑)。
努  但实现起来很麻烦,要考虑很多问题。
精二 反过来说,这么做必须事先决定往哪个方向使用3D技术,只要企划阶段考虑周全,我觉得应该行得通。
努  对,从一开始就要仔细考虑。
精二 再说嘛,两种技术并存,如果能够良性竞争也是件好事。
努  嗯。
精二 对于拍2D动画的监督来说,也许一提3D技术大家就觉得自己是门外汉。其实拍过一次就知道,干下来并没什么问题,我自己最近也在参与3D动画的项目。作为过来人,我希望结合两种技术,同时发挥它们的优点。
努  原来如此。
精二 我觉得这事大家都能做到。
努  真的吗?
精二 你想想,我们都跟Graphinica公司合作过对吧?
努  是的。
精二 我从那边听来很多消息,比如你对《少战》的3D内容下过不少指示。
努  我当时肯定很啰嗦。
精二 不,你那些指示非常细致。监督必须把自己想要的效果传达清楚,工作人员才能把握好方向。
努  嗯……
精二 对了,你还记得那谁的原型吧?
努  记得,下柳的原型,柳野启一郎先生。


(剧中角色下柳雄一郎,原型人物3D监督柳野启一郎)

精二 是的,柳野先生。柳野先生当时整天问我,“监督您再看一眼,这效果真的可以吗?”。我一想,哦,这人当初一定被努哥虐过。
努  嘿嘿。柳野先生本身对自己要求就很严格,他是一个精益求精的人。
精二 确实严格,不停的向我确认。可惜《乐园》里他参与的部分并不多,只负责几个关键镜头,最后做出来的效果令人叹服。他自己也说很想参与进来,那是一次愉快的合作。
努  嗯……
精二 这么说来在《SHIROBAKO》里有很多熟悉的面孔,看了总觉得跟自己认识的人很像。武藏野动画公司的社长也是,好眼熟对吧。


(剧中角色丸川正人,原型人物MAPPA公司社长丸山正雄,业界老前辈)

努  对啊,要是连这人都不认识就真的太外行了。
精二 那就白混了。
努  随便抓个人都说认识。
精二 像这样在动画里认人也是一种乐趣。
努  还有些角色经过处理,绝对不会被认出来。
精二 对,有的我认不出来。
努  比如把几个原型人物的特点放到一起,或者从没对外说过原型是谁。剧中没有原型的角色反而较少。
精二 我拍虚构故事的时候,如果看到某个角色跟自己认识的人有点像,总会不自觉的把角色往这人身上靠。
努  我也干过。
精二 毕竟这些人的个性太鲜明了,光想想都觉得有趣。
努  是啊。
精二 ……最好玩的还是太郎。
努  (笑)。
精二 给吉野裕行先生的演技点个赞。
努  对啊,那种吊儿郎当的感觉迎面扑来。
精二 没想到他这么厉害(笑)。
努  嗯。


(大家正在分配交货任务)

努  人肉交货的剧情终于开始了。
精二 开始了。去地方电视台交货真麻烦啊,近的那些还好,远的那些就要命了,只能照着最远路程反过来推算V编需要几点完成。
努  而且各个电视台对待截止时间的严格程度也不一样。
精二 是的。
努  有些地方电视台的严格程度出乎意料,比如规定只有某一天才能交货。
精二 对对,只有那一天的某个时间以前才能交货。
努  就是这样。
精二 说五点就是五点,逾期不候。
努  我想象了一下交货情景,毕竟自己没去过,电视台应该有个大闸门,时间一到就“咔咔咔”的开始响。
精二 时间一到就合上吗?
努  就像印第安纳琼斯电影里的机关那样。
精二 (笑)。大家“啊——”的叫着冲过去。
努  也许每个人去交货都是这么拼。
精二 其实监督不用等母带完成就可以直接走了,我们只需要保证全部镜头替换到位,跟人打声招呼就能回去了。所以我并不清楚后来大家怎样拼命。
努  没错。关于这点我经常听人提到,去交货的人基本上都是通宵熬过来的,一路上还得想办法保持清醒,特别折磨人。
精二 就是啊。
努  你想一路坐着新干线那软乎乎的座位,还要硬挺着不能睡,这得受多大的罪。
精二 是啊,本来要在大阪下车,人一睡这就走远了。
努  这么远的距离如果睡过去,那再也赶不回来。
精二 那就当场出局了。我在想有没这样的例子。
努  睡过站的例子?我倒是挺感兴趣。


(兴津女士驾驶爱车Giulietta飒爽登场)

精二 你看这里,之前飙车飙到飞起竟然还没玩够,最后一集又来了(笑)。
努  知错不改,请您见谅。
精二 没事没事。我想起当年干制作进行的时候,跟大家同一时间从公司开车出发,然后比谁最快办完事先回来,这种事情确实干过。
努  嗯,干过。
精二 所以我看到这段飙车,虽然觉得城里人真能玩,但不知为何感觉挺亲切的。
努  呵。
精二 后来有人跟我说,你连这都能接受,脑子一定抽了,我一想原来是我有问题啊!
努  但是深夜出去干活,路上碰到其他公司的制作进行,大家一起并排开车,这事其实挺常见。
精二 对,经常遇到。
努  大家互相打量对方,心想你也不是等闲之辈。
精二 你看我我看你,这种情况很常见。
努  是的。
精二 说起漂移动作,别看画面里像那么回事,其实制作进行那破车轮胎本来就滑,转弯时速度一快还以为车屁股甩起来了。
努  对,很容易打滑。实际上甩不出这种效果,此处纯属虚构。
精二 请大家不要激动。


(葛城P过安检时发现兜里有把卡尺)

努  这里为什么……
精二 怎么把卡尺掏出来了(笑)。
努  没事,这里也是虚构。
精二 这人是发行公司的制片人对吧。
努  是的,估计他头一天跟大家一起通宵了,在现场帮忙。
精二 原来如此,这么惨。你见过发行公司的制片人亲自下现场帮忙?
努  还真有,赛璐珞时代我见过,制片人跑过来帮忙给胶片上色。
精二 真有啊!
努  嗯,实在被进度逼得不行了。
精二 明白了。
努  不对,帮忙上色那人应该是电视台的制片人。
精二 原来是这样,电视台制片人真能干。
努  所以说故事里这些情节并非完全虚构。
精二 嗯。
努  只是他把卡尺塞哪不好,竟然塞口袋里。
精二 硌着不疼吗?
努  疼吧,总感觉有坨东西碍事。
精二 还顶着自己。
努  毕竟累了,这种时候反应迟钝。
精二 累的没感觉了。想想也是,熬夜拼完V编还要立刻拿着东西往地方电视台赶,实在要命。
努  谁说不是啊……


(兴津女士一路飞驰,背景诹访湖)

努  这里是诹访湖边上。
精二 (笑)。记得挺清楚嘛。


(矢野小姐乘坐的喷射水翼船)

精二 这里的音乐真是激昂。
努  这艘喷射水翼船,好像是佐渡汽船公司运营的。
精二 嗯嗯。
努  时速能到70公里,非常快。
精二 挺快的。


(兴津女士此时开到松本市附近,画面里闪过路牌)


(兴津女士从诹访湖到松本,再到上高地的行进路线)

努  从松本这里还要开到上高地,那叫一个远啊。
精二 你自己体验过吗?
努  嗯……我老家离这近。
精二 如果是自己认识的地方就很好拍。
努  是啊,只要经历过的东西拍出来就有说服力,这种真实感是藏不住的。
精二 那种亲身体验获得的距离感,能让你清楚知道如何把握影片细节,这些区别肯定体现的出来。
努  说的没错,正如我亲自拍过总集篇,所以才能将这种心情刻画的真切。
精二 (爆笑)。
努  这就是亲身体验的优势,再说这事还没过去多久呢。
精二 明白了,你厉害。
努  (笑)。
精二 插播总集篇的判断一般什么时候才会下?我只拍过一些档期提前安排好的总集篇。
努  我那两次总集篇纯属意外。
精二 知道知道。
努  要问什么时候,其实快要不行了才决定换成总集篇的。
精二 (笑)。
努  第一次到了最后关头才发现赶不上,第二次早早就放弃了,一看就知道没戏。
精二 背后有人帮你下判断?
努  对,其实就是制作委员会,大家讨论后决定放弃抵抗。
精二 嗯。
努  第二次我想想,好像两周还是三周前就决定了,换成总集篇。
精二 直截了当告诉你?
努  对,跟我明说了。
精二 真的啊。
努  跟我说了,还吩咐我不能声张,更不能在推特上发消息,绝对不行。
精二 我们平时虽然发发消息,但业界的游戏规则还是遵守的。
努  没错,遵守游戏规则。只是有些事情比较擦边,不知该不该发。我总觉得如果整天发一些官方正式消息,那看起来多没意思,偶尔也想跟大家交流一下真实想法。
精二 是的。
努  这个度究竟如何把握……其实有些敏感话题发出来可能不合适,但有时我也懒得琢磨,脑袋一热就发出去了。
精二 我觉得每个人的判断标准都不一样。有时候我也愿意说点不开心的事给大家开心开心。
努  嗯嗯。
精二 但如果工作进展不下去整个人烦躁不安的时候还出来发消息,回头再看就能明显感觉当时精神状态不稳定。要不自删吧,想想还是算了。
努  哦……毕竟泼出去的水。
精二 就是这样。我当时写的时候以为很乐观,实际上一点都不乐观,哪怕写的是“加油吧”这样的话。
努  你意思是过后再看,跟刚写完看起来的感觉不一样?
精二 是的,当时只想写一些乐观的话,给自己打气。过后一看太糟糕了,通篇负能量。
努  到底是死气沉沉还是怨天尤人?
精二 我想想,字里行间流露出一个怨字。
努  哦,东一点西一点流露出来。
精二 是的,隔几个字就怨一下。
努  就算用词比较克制,还是能看出来。
精二 对的,那些跟我关系近一点的人都能察觉。
努  原来如此。
精二 (苦笑)。人家跟我说“当时你很痛苦吧”,我心想“完了被看出来了”。
努  被看穿了。
精二 是的,被人这样说过。甚至有的粉丝都能看出来,吓我一跳。
努  可能有些人比较敏锐。
精二 有的粉丝跟我有交集,他们能看出来。


(剧中HBS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原型人物MBS电视台制片人丸山博雄)

努  这里这个角色,原型是MBS的丸山博雄先生。
精二 这人是阿丸吗?
努  是的。
精二 原来是他啊。
努  这件事没对外说过。
精二 嗯……是他是他,看出来了,很像。
努  我直接给他打电话征求同意。
精二 他肯定说“完全没问题啊”。
努  对,他很坦率的答应下来,太好了。
精二 阿丸是条汉子啊。
努  是啊,电视台制片人里的战斗机。
精二 我拍《钢炼》的时候,他正好在知名制片人竹田青滋的手下干活,当时各种累活他都包了。
努  解决各种纠纷吧。
精二 应该说有很多细节问题需要处理。
努  还有那些麻烦事。
精二 对,竹田先生负责决策拍板,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给阿丸收拾。
努  太苦了(笑)。
精二 当年《钢炼》那个企划排场很大,BONES公司的南雅彦社长,竹田先生,还有SQUARE ENIX公司的田口先生,三巨头凑到一起合作。
努  田口浩司先生?
精二 是他。然后像我这样的一群人在他们下面听指挥。
努  嗯……我说难听点……感觉不好伺候啊。
精二 没有啊,我其实挺开心的,因为有机会参与这么大一个项目。
努  他们三个人要是吵起来谁敢过来劝啊!
精二 真吵起来确实没法收拾,不过还好他们关系很铁。
努  这么好啊。
精二 多亏他们三个拧成一股绳,周围的人才能被积极调动起来。
努  原来是这样。
精二 总之他们有很多大的决策,具体我也说不清楚,都是在饭桌上决定的。然后某一天忽然通知我,把我吓一跳。
努  三个人聚一次就把事情定了。
精二 当然了,执行前一定会事先联系各方面取得同意,不过企划诞生的场合多半是在饭桌上。
努  哦。
精二 消息来的太突然搞得我心脏受不了,所以后来我干脆跟他们一起出去喝酒。
努  吓出来的办法。
精二 希望他们拍板的时候我也在场,这样有助于我下决心跟他们干。
努  是啊,早点知道好,省得到时吓一跳。
精二 如果看不到饭桌上那股劲,就不清楚他们对这企划的认真程度到底有多大。
努  哦……原来如此。
精二 可以说大家都是被卷进来的人,从那以后我跟阿丸的关系就一直不错。
努  他直到现在还活跃在制作第一线上。
精二 是啊,如今他已经成为MBS电视台的顶梁柱,真是太好了。
努  这些年没少麻烦过他。我经常在作品里玩的太大,结果惹毛各种人,每次都要靠他出面。我诚心诚意向丸山先生表示抱歉。
精二 (笑)。不怕不怕,我觉得阿丸就喜欢帮人解决问题。
努  不愧是业界战斗机。
精二 嗯,战斗机。


(剧中庆功宴会场,原型是东京一家餐厅“CRUISE CRUISE新宿”,经常承办庆功宴)

精二 我很喜欢庆功宴这种气氛。
努  这里参考了CRUISE CRUISE餐厅。你的作品在那办过庆功宴吗?
精二 不记得了。
努  我来这参加了三次还是四次。
精二 《SHIROBAKO》的庆功宴当时还邀请我参加。
努  就是啊……
精二 结果我感冒去不了。
努  唉,真遗憾啊,只能说没办法。
精二 没想到庆功宴当天正好病倒。我连剧中那件短袖衬衫都准备好了(笑)。
努  你看南雅彦先生当天来了,穿着棒球队服出现。
精二 他穿了啊(笑)。


(剧中角色稲浪良和,原型人物音响监督岩浪美和,夏天喜欢穿短裤)

努  岩浪美和先生也来了,来的时候还特意把招牌短裤穿在里面。
(※《SHIROBAKO》庆功宴在3月份,天气很冷)
精二 (笑)。太棒了,真是受人爱戴的作品,佩服佩服。
努  不敢当,多亏各位让我行了方便。


(木下监督慌张致辞)

努  其实监督致辞的时候不会这么紧张。
精二 嗯,没怎么见过。
努  而且监督一般是最后才上去收尾,开头举杯让别人干。
精二 没错,开头不找监督,更多时候让监督留到最后,等其他人说完再上去总结两句。制片人可以上去开场,跟大家举个杯。
努  是这样的。
精二 比如前面提到的电视台和发行公司的制片人,让项目地位最高的人负责开场,一般都是这样吧?
努  其实我巴不得自己先上,赶紧说完赶紧喝酒。
精二 于是自己跑上去吗?
努  对对。但是呢,如果碰上不擅长说话的原作者出席庆功宴,就要让那人第一个上去。
精二 哦,上去打个招呼,举完杯就下来。
努  是的,这种情况我见过,搞了半天还是要我收尾。
精二 有没有让作者中间上去致辞的情况?我拍改编动画的机会不多,不太清楚。
努  啊,是么。
精二 是的,不知为何整天拍原创。
努  原创作品虽然不容易,但是拍完觉得真有趣。
精二 你的两部原创作品都拍的这么成功,我觉得真是厉害。
努  谢谢夸奖。拍之前我心里完全没底,不知从何下手……
精二 你拍了这么多年改编作品,如今拍原创还能达到这样的高度,太强了。
努  别夸了我受不起。
精二 不要客气嘛,我觉得其他人也这么想吧。
努  嗯……
精二 我这人不知为什么很少碰上改编机会,大家都拿着原创企划来找我。
努  是的。
精二 但我从不觉得自己很擅长拍原创。
努  不过嘛,除去故事从无到有这个过程不说,我觉得拍摄工作本身区别并不大。
精二 其实两种形式都有趣。
努  没错。
精二 ……我好想去庆功宴啊(笑)。
努  那天来了好多人啊。
精二 这也说明大家都认同这部作品,觉得有趣。这既是一部业界题材的动画,又是一部工作题材的动画。通过动画本身这种形式,将创作过程的苦与乐切实传达给观众,很少有作品能够发挥到这种程度。甚至可以说,这样的作品只有《SHIROBAKO》一部。
努  我脸红了。
精二 不要客气,换我的话根本拍不动业界题材的东西。
努  业界题材么……换一种风格也许更好拍,比如搞笑片?不过搞笑这个方向已经有《动画制作进行黑美》了。
精二 是啊。
努  那就彻底拍成严肃风格的。
精二 严肃风格的业界故事,只会让拍的人难受(苦笑)。
努  有道理,还没拍完自己先内伤了。
精二 简直就是自己掐自己脖子。
努  是的。
精二 其实拍《SHIROBAKO》你也有类似感觉吧?
努  有的有的,已经逼我把手上的牌全部打出来了,一张不剩。
精二 (笑)。所以说这部作品的风格已经把握的很好了。
努  第8卷的光盘预计这周制作完毕,总算告一段落。
精二 您幸苦了。
努  谢谢……按照国际惯例这时应该搞点事情出来。
精二 闹一下制作事故。
努  还能搞出什么花样呢?我想想……比如母带突然不见了。
精二 好恐怖!
努  大家谁都没备份。
精二 文件也被删了,数据备份不靠谱啊。
努  是啊,数据备份缺乏安全感。
精二 说着说着就要结束了。
努  刚才外面指挥我们,进入C PART就要开始收了。
精二 是的,画面播完了我们也不能一直说下去。
努  话是没错,其实我完全不介意。
精二 没事,等会咱去喝酒的时候接着说吧(笑)。
努  好主意。说来你喜欢吃炸鸡块吗?
精二 炸鸡块和蒙布朗蛋糕这两样我都很喜欢,这是真的。
努  真喜欢吃啊?
精二 我也没想到这么巧。你拍之前根本不知道对吧?
努  完全不知道。
精二 有一次我吃炸鸡块被人看到,还被笑话了。
努  好像听你说过(笑)。
精二 是的。
努  下次出去喝酒一定要先点炸鸡块,绝对能把场子逗乐。
精二 真是的,一吃就被笑啊。
努  别人送来一盒蛋糕,先在盒子里找蒙布朗,找不到就闹别扭。
精二 (笑)。


(本田先生送来木下监督最喜欢的蒙布朗蛋糕)

努  炸鸡块我也喜欢吃。
精二 炸鸡块好吃啊。
努  嗯。
精二 蒙布朗也好吃,但以后不怎么敢吃了。
努  为什么?
精二 觉得有点羞耻(笑)。
努  不不,这种时候要大方一点,吃给观众们看。
精二 是啊……不对,怎么会在观众面前表演吃蒙布朗!
努  说的也是。
精二 一起干活的人看到我吃,还说“原来你真喜欢吃啊”,我心情就很微妙。
努  这种程度的羞耻还能接受。
精二 有点不好意思。


(喵森举起手中的甜甜圈)

努  这次真要收尾了。
精二 是的。
努  这五个人最后终于在同一部作品中胜利会师。虽然这是创作出来的故事,但我相信这样的事情在现实中总会发生。
精二 嗯。
努  你看我们两人,早在三十年前相遇的时候,大家已经把心中的甜甜圈高举起来!
精二 说的没错!
努  三十年后又在这样一部作品中再次相聚,真是不可思议。
精二 不可思议。
努  能够走到今天,我对所有人表示感谢。
精二 我也是。
努  今后我们还会在动画业界继续奋斗下去,请大家多多支持。
精二 请大家多加关照。

(完)
#4 - 2015-10-7 10:46
是真爱
#4-1 - 2015-10-7 10:49
myhead
这么长的对谈可能也只有真爱会看完……另外译者是真爱无误。
#5 - 2015-10-7 12:12
(miaow~~~)
感谢转载 ... 一口气看完了 ... 感觉相当有意思 ... (bgm95)
#6 - 2015-10-7 13:23
成功看完了
#7 - 2015-10-7 14:25
(若无必要,勿增实体)
感谢转载,翻译的绝对是真爱啊
#8 - 2015-10-8 12:29
很有趣啊~
#9 - 2015-10-8 12:54
看完了(bgm48)(bgm48)(bgm48)
#10 - 2015-10-8 14:15
(就像想睡的人需要睡眠、濒死的人也需要死亡。 ... ... ...)
(bgm39)看完了
#11 - 2015-10-8 15:02
(想要冬眠)
好好玩
#12 - 2015-10-8 17:03
s1上有人为副音轨打轴做字幕的资源也转过来吧,方便过不了s1护城河的人:
ntr8 发表于 2015-10-7 10:58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BeFd8 密码: rqqs
22修正+23+24
#12-1 - 2015-10-8 17:14
MousHu
再次感谢 ~ (bgm65)
#13 - 2015-10-8 21:37
看完了,好有趣w
#14 - 2015-10-8 21:57
(2011 冬、始)
qwq 看半天还没看完
#14-1 - 2015-10-11 14:56
云野月
本来是用来听的,待我学好日语(* ̄▽ ̄*)
#15 - 2015-10-9 12:30
(情感比逻辑更美丽。)
这两个人好基啊=w=
#16 - 2015-11-20 01:51
(実は奇跡の連続なのかもしれない。)
看完啦,等到时候找到副音轨看着学日语w
顺便译者是真爱啊。。。
#17 - 2015-11-21 00:45
(夜露死苦)
好,好长,翻译辛苦了~(bgm24)
#18 - 2015-11-21 00:59
(哟~)
看完了……真爱,各种意义上的……
#19 - 2016-1-17 13:51
(只要能点格子就好了)
真爱
#20 - 2018-4-29 19:37
(小窗口里看世界)
感谢
水岛努是真会说啊,这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