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4-8 23:00 /
因为一直很在意这篇访谈于是就翻了一下。翻译可能不够准确,建议对照原文阅读,有错请指出。
原文照片:
http://min.us/mt6d00dfJleuG
转载随意,写不写出处都无所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石黑正数访谈 [季刊S 2011年4月号]


『それでも町は廻っている/即使如此小镇依然转动』(下文简称『それ町』)以下町丸子商店街的女仆咖啡厅Seaside为舞台,描绘了喜欢推理的超天然女孩步鸟与围绕在她身边的商店街朋友们的日常生活。从在平凡的日常琐事中找出事件的步鸟热闹的每一天,到有些不可思议的事件,将时间匆匆流逝的商店街描绘得生气勃勃。去年本作终于动画化。这次本杂志对作者石黑正数进行了采访。

——首先,请讲讲『それ町』是如何诞生的吧。根据第一卷的后记,是说“以商店街为舞台,画一部像是在教人沟通的漫画”吧。
石黑:我从大学时代开始就想画日常主题的东西了,所以很自然地就画起商店街故事了。我最开始是深受『菫画報』那样高中新闻部的漫画的影响,以此为契机才想画日常题材的。但是如果以学校为舞台创作的话会与『菫画報』重叠,所以从大学时代就含糊地考虑,不如来画商店街的日常吧。后来我搬家到东京大田区,亲身居住在商店街的蔬菜店二楼,整天都听着蔬菜店的声音,想到:“这不是很好的资料嘛!”于是这样那样地,就决定以商店街为主题来画漫画了。

——原来如此。那么关于角色又是怎么样决定的呢?
石黑:步鸟是我在画侦探类的『探偵綺譚/侦探绮谭』和吸血鬼类的『夜は赤い目の世界/夜晚是红眼的世界』等填补空缺的短篇漫画时创作的角色,因为很中意她所以用过好几回,这次也是“就用这个家伙吧”这样决定了。基本上我不太喜欢创作角色的啦...

——是这样的吗?但是每个角色都很有魅力,步鸟也是非常的可爱呀。
石黑:既然都努力地创作出了步鸟,创作其他角色也不是很麻烦...不过明明只是创作角色,却十分地难为情。

——诶?为什么呢?
石黑:这就不知道了。我认为不同的人都有各自的癖好,比如会有女性漫画家不好意思画胸部,男性漫画家会不好意思画英俊的男人这样的事情吧。我的情况是,对创作出一个角色然后取名这种事非常难为情。所以,角色要尽量反复利用!

——这么说,不管是什么角色都会觉得难为情了?
石黑:配角的话只要稍微刻画一下就可以所以还好些,主角的步鸟、阿辰、绀学姐全部都是直接拿过去的短篇中的角色来用的,就是因为难为情。

——这样珍惜角色,有点儿像手冢治虫的明星系统(star system)。
石黑:是呢,有人认为这是star system,也有人认为是画不出别的模样的人物...(笑)。但是,star system或把角色们当作演员在不同作品登场这种概念并不是我的意图。我的打算是把不同作品作为作为平行世界来反复使用...不对不对,是把角色一直这样使用下去!

——原来如此(笑)。我觉得商店街的人们也很棒,都是有趣的人。
石黑:那些都是为了连载创作的角色。

——这些角色有现实中的原型吗?
石黑:蔬菜店老板就是照(我家楼下的)原样来的。第一卷(47页)卖胡萝卜的那段台词就是从楼下听来的。楼下的蔬菜店老板有点儿上年纪了,但是人很大大咧咧很欢乐,卖给主妇菜时讲要怎样做料理好吃,全部都是说“放进味噌汤里!”。这以外的说明从来没听到过(笑)。

——真有趣呢(笑)。其他的角色都是原创的吗?
石黑:严格来说没有具体的原型,但是在把商店街全体的那种气氛带进漫画中时,符合气氛的角色们就很顺利地创作出来了。镇上的大叔们经常聚在商店街的路边;走进咖啡厅的话,也像是马上去会合一样的感觉。我亲眼所见的商店街的大家,都是关系非常要好的样子。不过,根据后来听说的一些情况,实际上也是存在着派阀之类的东西的。但是如果连这些都画进漫画里去的话,就太没有梦想了。虽然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我是想尽力画那种没有隔阂、没有讨厌的情绪、没有恶人的漫画,所以我希望可以始终保持这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意思:比如即使在应该很沉重的主题里,在故事就要变的非常沉重之前停下来,绝对不搞出不愉快的(胃痛)情绪。像步鸟进天国的那一话「それでも町は廻っている」(13、14话)里,虽然觉得很难过,但没有那种特别痛苦的感觉。
石黑:那个是为了遮掩难为情啦。画热情的故事、催人泪下的故事时会很不好意思。大概是像“因为有会让人难受的情节所以要用欢乐做结!”这样的想法。讲述真田的母亲去世时故事的「一ぱいのミシンそば」(31话)也是,最后让真田吃到难吃的荞麦面爆出眼珠,笑着结束。如果是按原本那样的好故事,我就画不出了。

——真田母亲那一回故事里,步鸟哭泣的样子没有被画出来这一点也让人印象深刻呢。
石黑:那个是为了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策略,故意让步鸟背对着读者,不让人看到表情。因为步鸟经常会哭嘛,而此处哭泣的样子就任君想像了。我在画这里的时候刚好有机会与笔谷先生(筆谷芳行,少年画报社的编辑)见面,他告诉我可以“用后背说话”。虽然步鸟是个女孩子。(注:「背中で語る」通常是用在男人身上的一句话,另有成句「男は背中で語る」。)

——对啊,明明是女孩子嘛(笑)。不过我在第一次看到步鸟这个角色时,感觉非常新鲜。中村佑介先生(绘师,石黑先生的大学同级同学)也说过步鸟十分可爱,是吧?
石黑:从来没对我说过啊。

——行为举止很可爱什么的,其实说了很多呢(注:同期杂志有对中村佑介的访谈)。我也确实觉得很可爱,不过也有与野比大雄的形象相合的印象,感觉很新鲜。该说是自由还是别的什么呢?
石黑:嗯,是呢...因为都是笨蛋呢。可我当时应该没打算加入笨蛋的吧...啊——原因找到了,笨蛋是我才对。

——诶,此话怎讲?
石黑:步鸟的喜好什么的,比如擅自从日常琐事中搞出事件来之类的地方,都是照我的样子来的。『それ町』是第一次参考自身的情况进行的连载。因为要为能持续连载而不费劲地设置舞台设定和主人公什么的实在很痛苦,所以有必要设置能把自己的喜好性格完全展现出来的角色,结果就搞出来那种笨蛋了。其实我有把自己的喜好分散到各个角色里。比如真田的恋爱观,虽然不能说是完全来自于自己,不过那种感觉就跟我差不多。

——这个话题挺有点儿意思啊(笑)。
石黑:还有小猛收集卡牌、打牌很强这些也是。我到小学为止都是非常聪明的,小猛就是我黄金时代的样子。绀学姐的爱好是音乐,虽然也很喜欢UFO、幽灵之类的话题,但内心也不是完全相信,这些都和我一样。

——就是说石黑先生把自己的本质投影给大家了呢。
石黑:因为这样画起来简单些嘛。

——森秋老师又如何呢?
石黑:老师没有我的成分哟。因为老师是为了否定步鸟而创作出的角色。

——但是也没对步鸟产生任何影响呢。
石黑:对对对,完全没效果。那个厚脸皮的老师被步鸟搞的失去理智颜面崩溃的样子,画起来真是非~常开心的。我很喜欢喝胃药的场面,一口气给他画了三格(注:第37话里)。大概至今为止的漫画里都没有那么帅气的喝胃药的场面吧,我对这一点很自负(笑)。

——好像确实是这样呢(笑)。步鸟和老师的互动真的很让人开心。不过步鸟最开始的时候是喜欢老师的吧?
石黑:是呀,不过嘛,也只是在最初了。因为老师和侦探小说里的形象有些相合就喜欢起来,之后热情就自然地慢慢减退下来了。步鸟高一那年二月的「ヒーローショー」里,就说出感觉已经完全淡薄了。不过嘛,要说是完全地淡薄了也不对,那就像是…麻疹一样的东西。不过我想步鸟的喜好肯定应该就是那样的吧。

——虽然关于故事情节也有想请教的问题,不过还是先问一下,每话的故事是怎样考虑的呢?经常是一边描绘日常,一边留下带有伏笔的结尾。
石黑:留下别有深意的转折结尾这种风格是受到藤子不二雄的影响。如果不这样结尾的话,我大概就不知道这种一话完结式的单元漫画该怎样结束了。要说我只知道这么一种方式也不为过。有一些在其他的故事里留下了伏线,那是因为有时候会有好几个想画的故事,为了避免之后忘记画出来,就恶作剧一样地加进正在画的故事里去了。像在第一卷里绀学姐做为背景角色一闪而过,就是因为从一开始就打算要让绀学姐出场的。在第八卷(61话)里有主角级戏份的丹波凛这个角色也是,其实在第七卷(53话)就做为背景角色出现过一下。虽然是恶作剧般玩着画上去的,但是就会被认为是铺下了非常厉害的伏线呢。所以为了可以被人说是埋下了伏笔,我一直有制作时间表来让这些细节有条有理(说着拿出了时间表)。

——喔哦,这个好厉害啊!
石黑:不过有时也会出现矛盾,一边心里念着“糟了!”一边修正故事在时间表上的位置。

——虽然第六卷里步鸟剪了短发,但是在后面的故事里又分别有长发和短发的时候,为了能同时画这两个时期的故事,『それ町』的故事不是按照时间顺序画的呢。
石黑:是的。剪发是步鸟高二第三学期的二月末发生的事,以此为分界点步鸟的头发时长时短。『それ町』画的是步鸟高中三年间的故事,所以时间点总是跳来跳去的。通过剪发前后的变化就能清楚地看出来时间的跳跃了。不过在画剪发前后的故事时,控制头发长度的微妙变化真是让我很费神呢。漫画最终回的预定已经写进时间表了,虽然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画出来,不过在刚开始连载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实际在时间表上,最终回之后的时间还是有故事的哟。

——真的呢!
石黑:这个「さよなら麺類」就是。

——收录在第八卷(65话),话数好靠前呢。不过在中途注意到时间是乱序的时候非常感动。
石黑:读者中也有人在验证时间乱序的事,所以我就剪掉步鸟的头发来清楚地表明确实是乱序,以此做为回应。而且我也想试试在连载中途改变主人公发型这种事。乱序的时间也可以通过角色间的称呼方式判断出来。画前面的故事时,阿辰(タッツン)称步鸟为「岚山同学」,更前面一点时,步鸟称阿辰为「辰野同学」。不过要这样画挺不容易的呢,万一哪里出了矛盾就大事不好了,真是很不得了呢(笑)。

——各话时间乱序这一点是从一开始就这么打算的吗?
石黑:不,最开始是打算按时间顺序来画的。画到第二卷时发现,如果就这么画下去的话,马上就要连载不下去了,大概到第四卷就得结束了。倒是可以像『サザエさん/海螺小姐』那样,从零设定开始到零设定结束,比如如果捡到了狗就会在一话之内被人领养走,有小偷进来就会在一话之内被逮捕之类的。不过如果像这样画下去的话,就会失去紧张感。于是要同时满足长期连载和保持紧张感两个条件的话,结论就只有制作出时间表,一边打乱连载的时间顺序一边防止故事出现矛盾这一个办法了。结果就变成这样麻烦的情况了。我可绝对不推荐别人也这样做哦。而故事中没有明白地直说出来的部分也变得很麻烦,拿「大嵐の夜に」(41话)的前后晾衣杆样式的变化和「嵐山家 火事になる」(40话)的前后乔瑟菲奴的狗舍样式的变化来说,因为火灾是发生在第五卷,而第四卷有画火灾发生后的故事(33话),所以第四卷那里就要画上变化后的狗舍。唉,真的是非常麻烦!

——没有时间表的话就做不到这样了呢(笑)。
石黑:我打算在最终卷的附录里把时间表附上。如果那里还有错误的话,那就...唉,不管了!那就只能道歉了。啊,还有,步鸟的推理精度也是随时间渐渐上升的,升上三年级后的故事里,步鸟的头脑已经很敏锐了,但是我现在在画的二年级四月的这个故事(根据访谈时间和附图推测为69话)里就还很糟糕。

——原来如此(笑)。除了这种推理类故事,还有一些藤子不二雄先生喜欢的「有一点不可思议」(すこしふしぎ,简称SF)类故事呢。不过那些不可思议的状况虽然在现实中发生,但是大家完全没有发觉呢。
石黑:虽然有这种SF故事,但是如果影响到步鸟的日常生活的话这就算不上是日常漫画了,所以这一点必须死守。木星人的故事里(「宇宙冒険ロマン」(7话))里步鸟只是在看电视,步鸟又看不见幽灵(「ツッコミじいさん」(28话))。不过这种事也许真的有哦,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其实外星人呀幽灵呀都会在夜里出现什么的。

——也有步鸟与外星人遭遇的故事「穴」(18话)呢。
石黑:那个啊,步鸟在最后被外星人消除了记忆哟。因为没有具体画出来,结果出现了这一话是黑暗的结局的错误说法。关键是根据理论的加减法,开的洞被填好,外星人也被再生恢复了原状。但是如果解读了宇宙语就会发现,其实黑色的外星人是好人,只把步鸟和学姐的记忆消除就释放了(笑)。啊,对了,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写进报道里,不过我有件平日里一直想说的事情。

——请讲请讲。
石黑:因为木星人的那个故事,经常有人跟我说木星是没有地面的。其实我从小学读过理科教科书以来一直知道木星是只有大气的。连步鸟也这么说过,并不是被骗了。虽然都读过教科书,但是又有谁真正去木星确认过呢!想说的就是这个。

——确实是呢(笑)。
石黑:不知道被说了多少次木星没有地面的事(笑)。

——我们确实没有能确认事实的技术呢。也许就像那个故事里一样,我们正在不知道的什么地方被木星人欢迎呢。
石黑:对对对。如果太拘泥于常识的话,就会像宇宙中心的那两个人一样,就算眼前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也无法应对。啊,对了,我又想起来一个想说的事!就是一直不画步鸟父母的脸的理由。

——啊,确实,我一直都很好奇这一点!
石黑:也是很简单的理由。第二卷步鸟死掉的那一话里不是有父母出场的场景嘛,我是想让读者能在读这里的时候稍微想起自己的父母,所以才没有把脸画出来的。不过这样一来,如果后面把脸画出来的话,读者再去读第二卷时就已经知道步鸟的双亲长什么样了,他们就不是父亲母亲这样概念性的角色,而就只是步鸟的父亲母亲了。所以就因为第二卷有这种打算,之后就再也不能把他们的脸画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听到了宝贵的信息。说起来您有没有今后想画画看的故事或主题?
石黑:我想试试非常可怕的故事和灾难情节。说是灾难情节,不过太深刻的话就不像『それ町』了,所以也就是下了超大的雨这种程度的吧。我高中的时候就遇到过非常大的雨,校舍都被水淹了,还有人因此困在教室里出不来。不太记得校舍的结构了,不过记得还有水从一楼的天花板啪嗒啪嗒地滴下来。在当时那样壮观的场面真是超开心的(笑)。这种只到让人兴奋不已的程度就解决的灾害我很想画画看。还有真的很吓人的情节。

——就是说恐怖故事咯?
石黑:是的。不过因为我已经在『それ町』种设定过天国、幽灵等死后的概念,所以也不知道再画幽灵故事还吓不吓得到人。所以如果要画这种真的很吓人的情节应该会画在『それ町』之外的作品或做为『それ町』世界里的恐怖故事画吧。

——那么是夏天之类的故事吗?
石黑:不过我觉得恐怖故事不是季节性的,而是和某个时间段绑定的。

——午夜什么的?
石黑:傍晚。晚霞、尽可能发红的夕阳就很适合。我有点儿想用晚霞来画个恐怖故事,大体想好了情节了,用了幽灵梗。

——我会期待的。那么最后说一些画面的话题吧。漫画中的表情多种多样,所有人的表情都很生动呢。
石黑:因为表情都是我很用心画出来的。不过在画『それ町』的时候脸会很累,因为我也是做着同样的表情来画的。还有啊,我觉得可能就是因为经常这样用到脸上的肌肉,以及不怎么见得到阳光,很多漫画家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要年轻。感觉全体都是这样。我经常跟比我大一轮的小原(慎司)先生还有比我大两轮的汤尼岳崎(トニーたけざき)先生玩,这两个人看起来就非常年轻。汤尼先生大概五十岁,看起来跟三十岁左右一样。用大学前辈的感觉来说话却有种在读老漫画故事的代沟感,总是很意外。这个时候才会接着想起,“啊,汤尼先生都五十岁了”这样。

——真是不得了(笑)。
石黑:这个可以叫“漫画・抗衰老(Manga Anti-aging)”吧(笑)。

——Manga Anti-aging吗(笑)?
石黑:在新年会上遇到的众多作家也是,大家看起来都超年轻的。晒不到紫外线、经常使用脸部肌肉,还有因为要想故事所以经常动脑,所以就是Manga Anti-aging了吧。

——那么就用这段话来做结尾了吗(笑)。
石黑:采访(中村)佑介时的结尾都那么糟糕了,我这个肯定没问题了吧。(注:中村佑介访谈最后是用黄段子结尾的。)

——确实呢(笑)。今天非常感谢,今后也会更加期待『それ町』的!

(主访谈完,以下是边角料。)

漫画制作过程

■素材笔记

记录可以用到的素材的笔记,其他的作品的也都写在一起。石黑先生把实际发生过的事情及偶然想到的点子记在这个本子上。

石黑:本子上记了像「因为编辑的原因延后了截稿日期,但是却在应该感谢的场合里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样的笔记。这个是从真人真事提取出的情景。明明自己还想要求多宽限一天,却撒谎说“基本都完成了,只要校对一下就能赶上,所以多晚都没问题”。这个梗我用在了『響子と父さん/响子与父亲』里。

■情节/剧本

将素材笔记上的一段笔记调整成合适的对话顺序,用文字写在纸上,就是情节(プロット),如照片中左边的那两张纸那样。然后考虑这段情节需要的页数以及每个场景的台词等等,制作出的就是剧本(コンテ),如照片中右边的三张纸。这个工作是在泡澡时完成的,大约每话需要2小时×3次。

石黑:这个部分可以说是最辛苦的了。这次写的情节是「阿辰心情不好」「阿辰失恋」「因为步鸟的错害阿辰失恋,开了阿辰打气会」等内容,剧本是在脚本、台词全部写好后分配到各页上的。

■分镜稿

Japonica笔记本写了好多册的分镜稿。从角色的表情到大概的背景都画得很详细。石黑先生为了方便在画好分镜稿后之后重新读几次做检查,画成了方便查看的漫画形式。画一话分镜稿大约需要4小时。

石黑:我还有和跟这一样能堆成山的游戏笔记。我这人是笔记魔,一边打游戏都会一边在本子上画地图。『ハイパーイリア/Hyper Iria』『アルゴスの戦士/阿格斯战士』等游戏都是,只要有这个笔记,就算是现在也能轻松通关!
——好厉害啊(笑)。把剧本画到分镜稿上后台词会变更吗?
石黑:有时会。步鸟总是擅自增加台词,如果更有趣的话就会采用。
——原来如此。分镜稿上的步鸟的脸意想不到地可爱呢。
石黑:分镜稿上的是最可爱的哟。虽然这个时候是最可爱的,等画底稿时就变得不那么可爱一点,描线后又变得不那么可爱一点。不过浦泽直树老师却反而说过“偶尔也会有(完稿)超越不了分镜稿上的表情的时候”这样的话。
——这次的故事里的步鸟的表情特别地悠闲,结果鼻子里塞着的面纸都飞出去了(笑)。不过步鸟的性格在女孩子中也很有名,我想就是这种地方吧。
石黑:我自己画的时候也有想,步鸟身上完全没有男孩子的梦!有点儿像动物一样。
——那阿辰身上有男孩子的梦吧?
石黑:阿辰一直都是像现实的女人一样思考的,所以有注意到这一点儿的人就会说“阿辰有点儿黑暗啊”。

■时间表

把高中三年间发生的故事的标题分别写在两张纸上。三年级这部分还很空白。

石黑:高中三年间如果一直发生大事件就太不自然了,所以在大事的前后就不能再发生别的大事件,这个要用时间表来管理。例如「嵐山財宝調査隊」(29话)是高二夏天发生的事,这是个去寻找埋藏的宝藏的大型故事,所以之后就是带乔瑟菲奴去散步(「ジョセフィーヌの夏」(19话))、在院子里放烟火(「嵐山家火事になる」(40话))、熬夜第二天去吃鳗鱼(「夢現小説」(39话))、找到橡果(「踊る大捜査網」(62话))、和绀学姐去海边(「海の家号泣事件」(19.5话))、回老家探亲(「まぼろしの少年」(50话))。那之后就没有那么大的行动了。

■分镜稿的表情

回到家的步鸟在浴缸里烦恼过头泡晕了的四页分镜稿。在玄关歪着头的悠闲表情、泡晕澡那过渡的三格的样子、用面纸堵住鼻子的又蠢又可爱的表情,就这样画出了步鸟舒缓可爱的种种表情。

石黑先生在剧本阶段基本就把台词和顺序固定下来,到了分镜稿阶段就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了,所以分镜稿和完成的原稿间就基本没有大的变更点。就算有也就是像这页的第三行的两格这样角度和表情的少许变化的程度。

■底稿→描线→完成

摘自本话第一页的因泡晕澡倒下的步鸟的底稿→描线→完成过程。石黑先生是自己画背景的。顺便一提,谈到背景时,石黑先生说道:“我在画背景时,喜欢把棱角画得圆滑。就算是直角的画,也要在面与面之间加上柔软的另一个面。能摸得到的东西大多都有这样的另一个面,所以把这个面画进去的话就会更有背景的感觉。”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擅自规定了一些标点的用法来理清思路。

「」单回标题、特殊名词
『』作品标题、短篇标题
“”引用
()原文自带括号
()译注及补字
#1 - 2014-4-18 16:46
(太懒了,还轮不到拼天赋呢。)
原来学姐是石黑的化身
#1-1 - 2014-4-18 18:08
高原
长的也像!
#1-2 - 2014-4-24 22:20
lighthouse
主角们合体就是石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