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30 16:59 /
前几天终于补了Evangelion。

从TV版第一集开始,到昨晚补完破,只有一句话可以说:

“我还能说什么,我已经无话可说。”

可是,不说些什么心中又好像有东西噎着不爽。于是还是说两句吧。



EVA是我出生的那一年开播的。到现在已经有十七年,依旧长盛不衰。现在想要说点对EVA的见解,简直是班门弄斧。你说你不喜欢绫波丽,丽党会开口;你说你不喜欢明日香,香党会开口。你说你讨厌小受男主,马上会有人说你懂什么,这个男主是如何如何的颠覆,他的心理描写又是如何如何的精准,并且还能把每一帧画面的每一个细节都拿出来,并且跟弗洛伊德和意识流扯上关系,洋洋洒洒说得你无地自容,自愧不如,说到最后正好像你白看了EVA,糟蹋了痞子的一片苦心。

不过,要说痞子有没有苦心,我承认他有。这货估计也是在重度宅男阶段憋出这么个蛋疼的玩意儿来,才能一鸣惊人。TV版前面24集非常凝重,非常精彩。25和26集大概是预算不够,于是出现了动画史上所谓的革命,还没上好色的分镜稿和原画甚至是简笔画都能被直接搬上荧屏,大概是后面没钱做所以赶紧见好就收,没钱的地方统统用黑底白字高速闪帧略过,最后来一句“孩子们啊你们要幸福”了事。是为了省钱还是真的有所用意我不敢妄加断言,但我知道有某位里番出身的知名导演好学不学学了痞子这套,怪不得我补的时候满脸都是物语系列的味道。

于是,大概也有人来喷“那些还没上好色的原画和简笔画都是另有用意的你懂什么”于是我又败了。可以理解的是,就是痞子在旧剧场版《死与新生》中,报复社会的怨念大得都把影迷愤怒的信件截图塞了进去,依然会有一帮人截了图然后译读那些愤怒的信件到底写了什么。对我而言,或者对大多数EVA爱好者而言,EVA的魅力大概早就不在于它的内涵,而在于集体的回忆。

在我看来,新剧场版更符合新时代观众的口味。绫波变成三无,香香变成傲娇软妹,小受突然爷们了起来,还有最近非常流行的两个男人一台戏的搞基片段,所谓应有尽有。虽然作画无比给力,破里整个GoHands都做了外包,但是剧情对我来说失色不少。在补完之后,对别人说也是这样的感觉。可是集体的回忆依旧是有的。观众想要看的,只不过是小受再一次在更好的画面里,用更煽情的声音控诉父亲借子之手杀害同胞。至于改动如何,至于律子是不是变成了中二解说员,加持是不是变得更加无节操,那些都无所谓。



想想自己,真的是图样图森破。在这样晚的时间里补EVA,我所错过的,大概不止那些激烈的对内容的争论,大概还有那个年代一去不复返的时光,那份对EVA时代动画的一腔热血。那些燃情,那种纯粹的感动,大概是我想要企及但却永远不能达到的地方。于此现在,我还妄想着班门弄斧,想说一声“真嗣是一个典型的虚无主义者,而与之相对的明日香也只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虚无主义者”却发现面前EVA之海是如此深奥,大得我不敢踏足。

美剧《24》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影视作品,全八季。男主角Jack Bauer在八季里出生入死,保家卫国,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时光飞逝,英雄脸上已被岁月风霜刻出道道深痕。在第八季里,Jack在CTU商量对策时,新进的探员还不知道Jack何许人也。于是新探员问道:“Who's Jack Bauer?”

那一刻我看到Jack脸上表情微微颤抖,我竟有落泪冲动。也许是我太过感性。八季走来,英雄宝刀已老,新人不知姓甚名谁,不禁悲从中来。

大概对于那代人来说,我也就是那位新探员吧。

那片洋洋LCL之海,并非我无德无能不能涉足;我所惧怕的,是代沟与守旧,是一代与一代之间无法跨越的、那条时光的洪流啊。



其实与EVA相识还是在我的初中时候。那时候我还真的是图样图森破。

下午回到教室,同学们在讲台上用投影仪放一部不知名的制作精美的萝卜片。当时图样图森破的我还不知道那是EVA,更不知道那是破,于是不以为然不屑一顾地坐在座位上准备做作业。但是随着讲台上的观众的反应越来越激烈,配乐越来越宏壮,我也不自觉看了起来。

于是那时图样图森破的我,就被吓到了。我所看到的,是真希波兽化的镜头。然后是末日感浓重的地底列车,一个我所不认识的白衬衫少年坐在人群中蜷缩着。然后,银发女子开着巨大的机器人冲向怪物。此时我想着萝卜片一般都是大团圆结局,结果她居然被吃掉了。这段情节对于图森破的我来说简直是震撼,或者说是惧怕。打那之后,我永远地记住了戴着眼镜的女子在驾驶舱内痛苦扭曲地咆哮的镜头,并且对这个镜头产生了莫名的恐惧。

于是一直到了现在。在看TV版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准备,我一定要把那段令我害怕EVA的镜头找出来,然后目不转睛地看一遍,直面那份莫名的恐惧。直到我昨天晚上补《破》的时候,我终于又一次看到了那位戴着眼镜的女子。真希波。她的名字叫真希波。

然后她一开口我就觉得那是软化版的两仪式吧。式姐你好。

结果式姐居然还有个喵的口癖。恶意卖萌你好。

终于看到真希波兽化的镜头。现在看来,一点也没有了当年的恐惧感。所看到的反而是绫波丽如何能够如此有担当,心中何时有了爱人,人格何时如此独立,再也不是人偶;小受在剧场版里脱胎换骨,成了顶天立地爷们儿,妹子被吞了老子就是化了灰也要把你拉出来。

于是,我永远地记住了戴着眼镜的女子在驾驶舱内痛苦扭曲地咆哮的镜头,留下的只有深深的失落。

我果然还是图样图森破啊。
#1 - 2012-10-30 17:51
(おきばりやす〜)
只要能体会的到心中的感动,共鸣乃至震撼就好
对于这种类型和地位的作品,任何形式的解读都很容易陷入符号性的象征森林和过度解读乃至牵强附会的海洋里
我记得庵野秀明好像自己也半开玩笑的说过自己也不大懂EVA
另外他在访谈里提到对于旧作和新作的不同,是不是他也有所改变,他回答说或许只是时代变了,他想表达的东西没有变,观者的感觉变化了。这也是对解读的个体性,随意性和不受控制性的一种佐证。
也许很多时候,一个作品只是创作者(们)从心底流淌出来的东西,让文字,画面,音乐像无形的水一样四处奔流,不受限制
#1-1 - 2013-2-22 06:46
I
我觉得庵野秀明和我们一样,其实依然在迷惘着,但心境每一秒都在改变,更何况这么多年,自然是大不相同了。但身为监督骨子里想传达的灵魂依然是一样的。我觉得他是这个意思。
#2 - 2013-1-23 11:10
(叫我小春吧)
欧锈,你好
#3 - 2014-11-17 21:48
(ユーフェミア·リ·ブリタニア/Euphemia Li Britannia ...)
留名
#4 - 2015-1-26 14:01
(已经成了京阿尼的脑残粉了怎么办?)
我想纠正一下,最后25集和26集不是经费不足,而是遭受家长协会的抗议,只好草草收尾。
原本25话、26话预定是eva旧剧场版第二部“air/真心为你”的剧情,关于最后量产eva、明日香被残杀以及人类补完计划的真相的剧情。
24话结尾预告的就是air,说什么量产eva登场。结果被抗议太血腥就草草收尾。
于是eva正真的结局就被留到后来,拍成了《eva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事实上,第二个剧场版“air/真心为你”才是原本的25、26。
#4-1 - 2015-5-25 16:32
orgsun
TV版第二十五和最终话之所以是那个样子,主要还是经费不足,而且那样的呈现方式已经是制作到第十九话左右就考虑过的。

你一定知道第二十四话有On Air和Video两个版本:
OnAir对应当年电视播映的版本,第二十四话OnAir版的下回预告就是TV版第二十五话的;而Video版对应后来98年发布的录像带版本,录像带版是在97年的两部旧剧场版公映后才发布的,所以第二十四话的Video版的下回预告才修改成了对剧场版第25话(也就是Air)的预告。

如果纠结什么才是原计划的25、26话,确实也可以翻翻庵野最初那35页的企划书( http://wiki.evageeks.org/Neon_Genesis_Evangelion_Proposal ),最初的第25话确实提到了联合国要毁掉从月球飞来的最强的12使徒,这或许有Air中大战量产机的影子。。。
#4-2 - 2015-5-26 22:58
白火☆Shiraka
orgsun 说: TV版第二十五和最终话之所以是那个样子,主要还是经费不足,而且那样的呈现方式已经是制作到第十九话左右就考虑过的。

你一定知道第二十四话有On Air和Video两个版本:
OnAir对应当年电视播映...
这样吗?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