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3-4 23:34 /
月读讨伐战在ff14所有副本中出类拔萃的程度是毋庸置疑的,无论是将剧情融入其中、演出效果爆炸的流程机制,还是鼓动心弦的bgm,谁又不会在讨随中随到月读时鼻尖一酸并再次感到内心的震撼?因此在谈关于月读战的时候以上的内容实在无需赘述,这里仅仅记录一些个人注意到的蛮神设计中的点。
毫无疑问,这位“月神”月读的设计中,包含了相当多的另一位日本女神,也就是伊邪那美的要素。无论是夜露对自己“黄泉彼岸花”的称呼,还是其释放的技能名称,如对t高伤“折磨”,全屏aoe“责难”,连续环形aoe“宴会游乐”等等,都让人不禁联想到那位司掌黄泉的地狱女神伊邪那美(在一些传说中有伊邪那美以黄泉中的食物宴请引诱生者使其留在地狱的情节)。更有甚者,如果不考虑和4.0蛮神须佐之男的呼应与游戏的本来设定,仅仅从剧情发展来看的话,夜露所化成的蛮神似乎本来就应是黄泉神伊邪那美——作为一位十足的反派,她高贵古典的美丽外貌,和其内心已然完全堕入地狱的极度反差,像极了传说中所描绘的红颜枯骨、在美人与蛆虫之间幻化万端的伊邪那美的样子。而与夜露相同,构成黄泉神恶行的同样是其内心的痛苦所引发的复仇。无论是谁了解了她们过往的故事,首先憎恶的都将是那些以不足一哂的平庸与恶背叛了她们的人:伊邪那岐不堪一击的承诺和甜蜜的浅薄都令人作呕;而当夜露将“露儿”的身份抛诸身后,说出“我是苗卖家的养女,差配家的寡妇,同时也是多玛的代理总督,是支配你们,压迫你们的人”之时,无需过多着墨,我们就已经对她过往所遇到的人的丑陋有所了解。
因此当那轮冰冷的明月在云间冉冉升起的时候,反而因为这种隐含背景的存在而产生了一丝惊异的效果——是的,她没有化作黄泉中腐烂的枯骨,而是成为了一轮永不消逝的皓月。须知正如尤为被辞世诗所钟爱的“于地狱彼端,心中唯见一轮明月”的意象所描绘的那样,这二者指向的含义可谓是极端地相反——这一一生都在污泥与痛苦中挣扎因而最终也不能堂堂正正为人的人物,制作组最终赋予她的定论却是一个与之截然相反的、无比高洁的意象。因此这轮云间之月,难道不更似一曲慷慨悲歌?呗吟着这个比起阴谋和私欲,不如说是受情感和命运的低语所诱惑而作恶的女人。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们理解了月读这一设计的悲剧性所在,当她弃绝了人间温情,选择贯彻自己的恶行但求一死的时候,这月神的化身早就超出了他人对她的利用和阴谋,而成为她自身的一种对俗世的超脱。她那么美,比起她自己口中的彼岸花,在她身后绽放的却不如说是代表极致之美的惊鸿一现的夜昙(或者是摩诃曼陀罗华?);我们这才意识到,这在天上冰冷地注视着她的永夜之国的月神的目光,正是对所有此前对夜露与我们之间的正恶划分心安理得毫无疑问的人无声的反问,是这段剧情对东方文化中自私冷漠、看客心理等等普遍的劣根性最具嘲讽力度的批判。
Tags: 游戏
#1 - 2021-3-5 07:18
(最萌师徒属性)
还没到,支持下(bgm38)
#1-1 - 2021-3-5 07:42
张无慢
gkdgkdgkdgkd
#1-2 - 2021-3-5 12:03
锐ちゃん
张无慢 说: gkdgkdgkdgkd
(bgm38)
#2 - 2021-3-10 08:46
(冒泡)
赞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