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9-16 09:07 /
几年之后,面对着肆无忌惮地在这个世界上游荡的怪物们时,我将会回想起我与自己相遇的那个遥远的午后。
那时我还只有二十岁出头,每天将一半的时间花在网上,另一半时间花在梦里。
那天我正坐在电脑前随意浏览着任何能引起我注意的日本卡通片,忽然从我身后传来‘嘭’的一声。我吓得立刻回过头,只见一个比我看起来更像我的我正站在我身后。
“你……我?”
“你惊讶个屁啊,弄得好像时间旅行的故事还不够烂大街一样。没错我就是你,20年后的你。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别问,我时间有限,没时间回答你关于时间的问题。我来是有件事需要你做——”
“先等一下,你是从20年后来的?可是我以为时间旅行的人是不可以与其他时间的自己相遇的,那不是违反某些时间定律吗?”
“呃,我就怕你问出这种蠢话才说不让你提问的,就因为你蠢成这样,才害得我这辈子都没朋友你知道吗?”
“骂别人等于骂自己,这句话放这里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少跟我套近乎,我早已不是曾经的我了懂吗!还跟我提什么时空定律?我先来问问你,《环形使者》这片子你看过吧?那里面布鲁斯•威利斯和约瑟夫•高登莱维特明明是同一个人,不也通过时光机相遇了吗?怎么没人质疑那部片子的严谨性?”
“这……”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吧!因为布鲁斯•威利斯和约瑟夫•高登-莱维特两个人颜值太高,所有人的脑细胞都在处理他们俩黄金比例的脸,根本来不及思考那片子里时间穿梭的逻辑。所以说,如果你对于我穿越到现在与你相遇这一点抱有质疑,那只能说明你自己长得太丑,颜值不够。而你长得丑就表示我长得丑,所以我劝你少纠结不该纠结的地方。再说了,连你最喜欢的《哈利波特3》里时间穿梭的桥段也漏洞百出,如果你非要纠结我时间穿梭的逻辑,难道你也要承认《哈3》是不完美的吗?”
“不!我绝不承认!”
“这不就完了,所以你闭上嘴听我说。我造出时光机来找你是因为——”
“等等!是你亲自造出的时光机?”
“我不是说不要打断我了吗!没错,为了回到这个时间点来找你,我下海干了科学家这一行,造出了时光机。”
“天哪,我从小最厌恶的3样东西就是科学家,时间穿越的故事以及自以为是的人;没想到今天我竟然看到一个自以为是的我从20年后穿越回来告诉我他是个科学家……”
“哼,所有人最后都会成长为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这叫人生!我现在最讨厌的3样东西可是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我都不敢想象20年后的我会是副什么样子。好了,现在你安静听我说,我来找你是因为20年之后的现实世界遭到了网络的入侵。”
“网络入侵现实世界?你是说像《黑客帝国》里那样吗?哎呀!难道说你是肩负拯救世界的任务才时间旅行的?你是Neo?是救世主?”
“你醒醒吧!还拯救世界?你忘了我和你是同一个人了吗,你觉得你这种废物可能成为救世主?我说的现实世界被网络入侵是以另一种形式。”
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照片,将其中一张递给了我。
“看看这个。”
照片上是一个大脑,不,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主体为大脑,上边却长着眼睛和触手的怪物。它的眼睛是类似螃蟹一样突出来的,像一对棒棒糖一样插在大脑表面,而大脑的底端有大概十几条筷子一样粗的触手伸出来。整个看上去它就像是经过了某种核变异后的神奇宝贝里的毒刺水母,露出一种邪魅的眼神半悬浮地飘在空中。
“这是什么?”
“这就是网络侵入到现实世界的形态。它们的出现遍布全世界,是由人们在网上流失的智商饱和沉淀后具现化而诞生的,我管它叫‘智商怪’,它们会四处游动并吸收人们在上网时丢失的智商。”
“吸收智商?这么说岂不是总有一天人类的智商要被这种怪物吸干?难道你来找我是想让我防范于未然,阻止这种怪物的出现?”
“不愧是你,又猜错了!这种怪物的出现不但不该阻止,它们的存在反而是很有必要的。你仔细看看照片,这种怪物的身体后部都有一个小眼儿。被这些怪物吸取的智商经过它们体内的一系列消化过程,将会转化为一种气体从它们身后这个眼儿里排放出来。而这种气体进入到空气中后会被人们吸入到体内,经过一系列的变化,可以被人体重新被转化成智商回归大脑。”
“我的天,这简直就像植物的光合作用一样啊:这些‘智商怪’吸取人类丢失的智商获得能量并排出‘智商屁’,而人类依靠闻怪物的屁来重新获得智商!这真是太神奇了!”
“所以我才说我们不该阻止这种怪物出现,反而该保护它们。广东一些地方已经有人开始捕捉并食用‘智商怪’了,说是吃了它就能充满智慧,可这就好像说吃树叶就能充满氧气一样,那长颈鹿不早就由于胃胀气灭绝了?”
“可是……既然 ‘智商怪’是有益的,那我就更不明白你为什么特意造个时光机来找我了。”
“是为了这第二种怪物!”
20年后的我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将另一张照片递给了我。这张照片上的怪物比‘智商怪’要恶心的多,它的身子像是一个巨大的半透明灰褐色史莱姆,有两层楼那么高,像一滩烂泥一样慵懒地堆成一推,散发着颓废之气。身上长着十几个大小不一,颜色各异,且鲜艳到令人作呕的气泡一样的球体,也都是半透明的。每个球里面还能隐约看到密密麻麻的一串串字符似的东西,像一群蚯蚓一样蠕动着。
我忍不住问道:“这个既恶心又颓废的怪物到底是什么?”
“问得好。这个既恶心又颓废,看起来既像垃圾又像病毒的怪物正是你的网络浏览记录!”
“啥?”
“或者说是咱们的网络浏览记录,这个怪物世界上仅此一只,由于你没日没夜地泡在网上看日本卡通片又从不清理历史记录,导致这些记录堆积过多最终具现化成为了怪物。它身上不同颜色的球代表着你看过的不同类型网页,比如左边那个体积很大的粉色球代表的是所有你看过的和《My Little Pony》有关的网站,那个蓝色的球是其他与动漫相关的网站,绿球是电影网站,红球是视频网站,而那个体积很大的黄色球…嗯,这个颜色就已经很直接了。另外那个黄色球和蓝色球重叠的部分,那是——”
“好了可以了!我懂了,你不要再说了!”
“总之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你看到那怪物身上一串串的字符了吧。虽然在照片上可能看不清楚,但那些全部都是网址,我们浏览记录里的网址,也就是说全天下的人都能从这怪物身上看见你和我上了怎样的网站,在网上干了什么。你应该知道这样一来问题有多严重吧!我将会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永远成为笑柄,遭到鄙视,再无法在世人面前抬起头来。所以你从现在起必须时刻注意删除网络记录,阻止这怪物的出现。”
“可我还是不明白,别人怎么就知道这怪物身上显示的历史记录是你的呢?”
“呃,在让我失望这点上你真是从来都不让我失望。那些网址链接到的全都是我的账号,我的主页,我的邮箱,你猜猜这些记录会是谁的?”
“好吧好吧,可如果只需要删除一些网络记录,你只要穿越到怪物出现之前把记录删了就好,为什么一定要穿越20年这么长的时光来找我?”
“又是一个蠢问题!我来问你,假如你从20层楼上跳楼自杀,在接触到地面的前一瞬间你后悔了,不想死了,那么你时间穿越,回到你掉到3层楼时的时间点有用吗?你不还得接着掉下去摔死?所以只有回到20层楼你跳楼之前的时间点才能救你一命懂了吗?”
“好吧…”
“听着,你这不是在救我,而是在救你自己。我造的这个时光机是一次性的,只有一个来回,所以你千万千万要记住我的话,时刻清理网络浏览记录。”
“等一下,也就是说你只有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而你既没有用它去阻止希特勒屠杀六百万犹太人,也没有用它去阻止世界上瘟疫的传播,甚至没有用它去阻止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而是选择用它去删除你的那些上网记录?”
“我可不敢任意篡改那些重大历史事件!万一改出问题我拿什么负责?”
“这冠冕堂皇的借口……果然就算过了20年,我依然是一点没变啊。”
“我没时间和你争这个!总之你照我的话做就对了。”
忽然,20年后的我身体开始变得模糊,好像信号不稳的投影仪放出的影像。
“看来我必须要回去了,你一定要记住清除历史记录!”
又是‘嘭’的一声,这个来自20年后的我从我面前消失了。
我重新坐回到电脑前,打开了我网上浏览记录大致翻看了一遍。虽然这个20年后的我很不招人喜欢,但他有一点说得对:这只代表了我们网络记录的怪物是绝对不能出现的。就光拿我现在这些上网记录来说,如果它们被某个人知道了,我大概都会不惜代价想办法把这个人做掉,天知道再过20年我的网络记录都会包括些什么内容。可就在我清空了到目前为止全部的浏览记录的同时,一个想法忽然在我脑中涌现出来:既然我的上网记录在20年后将会成为怪物让所有人看到,那么与其阻止它出现,我为什么不能操控它的形象呢?如果人们看到我网上的浏览记录全都是高逼格的学术网站,那他们一定会觉得我非常了不起,到那时我也能变得受欢迎起来,我不会再被人瞧不起,也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迷茫了!
于是我做出了决定:从这一刻起,我再也不上我喜欢的那些红黄蓝绿的网站了,我只会去看高逼格的学术网站,我要创造出一只能够让所有人认同我的怪物。

就这样,我在逼格与学术中度过了漫长到近乎令我绝望的20年。终于有一天,就像我在20年前对我描述过的那样,‘智商怪’出现了,又过了大概两个月,我的网页浏览记录怪也终于诞生了。它依旧像个巨大的气泡,但这一次,那些五颜六色的球不见了,它的主体也变成了仿佛能吞噬一切的漫无止境的黑暗,形状也不再是我曾在照片上看到的史莱姆的样子,而是一个脑袋大到与身子不成比例的爱因斯坦,那个大脑袋里游动着的一行行白色字符正是我花了20年所浏览过的所有高逼格网站的网址。
我激动万分,迫不及待地跑出去观察人们对这只怪物的反应,等待着属于我的无限赞美和崇敬。然而十几天过去了,我却连一个愿意多抬头看它一眼的人都找不到,人们早已对怪物的出现失去了新鲜感,就连新闻里也敷衍似地用‘发现了似乎由网络浏览记录形成的新怪物’这种话将它的存在一带而过。关于我,关于我突破天际的逼格就这样被无视得一干二净,连提都没有人提起过。
我忽然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委屈和失落。我放弃了自己所热爱的一切,整整20年的时间,我过得生不如死,终于将自己变成了自己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本以为这样我就能找到属于我的意义,至少能够被人们所认同,可一切却都事与愿违。
然而悲剧到此还没有结束。由于‘爱因斯坦怪’是由各种高逼格学术网站化身而成的,它的体内蕴含了浓度极高的智商,这种智商对‘智商怪’拥有巨大的吸引力。可‘智商怪’在消化了这种智商后排入到空气中的‘智商屁’由于浓度过高,原本被人类吸入后可以被转化为智商重回大脑的有益气体反而变成了致命的毒气,会让人在十天之内七窍流血而亡。
就这样,高浓度智商屁在全世界一点一点地扩散开来,人类悄无声息地消亡了。
知道死亡已将至的我最后一次坐在电脑前,久违地打开了我曾经那样热爱的那些网页,我忽然想起那时的自己是如此的迷茫,也如此地热爱这份迷茫。泪水浸湿了我的眼眶,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删掉了我所有的历史记录。

You either die an otaku, or you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and then die.
Tags: 动画
#1 - 2020-9-16 10:00
(勉力早睡中)
大师
#1-1 - 2020-9-17 12:08
阿拉漫爱京阿尼
夸我!快点夸我!
#2 - 2020-9-18 10:58
久 等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