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0 11:59 /
        cl入宅,lbex入gal坑,key社这家公司在我心里可以说有着特殊的地位。本人现在超高(也许吧)的泪点基本上就是给麻枝准手下练出来的。看了这么多作品以后,我觉得确实可以说,在催泪温馨向上,业界没有哪家公司做的比key好了。
        我有业余时间写点小说娱乐自己的爱好,常常跟人说,文学作品的创新性早在一百年前就被那帮老害玩完了。调侃归调侃,实际上看到不同的作品中相似的情节一再重复,但凡是个人都会觉得厌倦,这一点,到了key这家公司身上更加严重。
        在summer pockets这部作品里,你能看到的在key的前作中出现过的剧情包括但不限于:伊吹风子线,小狐狸消失,三枝和二叶的姐妹情,lb式逗比基友,古河渚式便当,冈崎家的亲子情,等等。不是说这些东西不好,这些都是经典的段落或者设定,但是当这些东西一股脑塞进sp这部作品里时,即视感实在是太严重了。
       那sp到底好不好?我觉得其实还是不错的。鸥线虽然老套但是情感铺垫到位,白羽线甜到掉牙的糖,alka线温馨感人的日常,pockets线最后那只纸飞机的伏笔,都是相当出彩的内容,值得bgm各位老哥打的这个分。8.4的评分说低不低,说高也不能算太高,新岛夕在发布前的采访上说,sp是key突破自我的尝试,然而实际上各位都看到了,key社仍然在原地打转,sp的评分也就只能止步于此。
       在key诸多作品中,只有那么一部,让我有“这是key吗?”的感觉,那就是rewrite(没错,我的真实身份是一个罚吹)。rewrite带给我的惊艳感真的很难再被复制,也正是rewrite把我拉进了名为田中罗密欧的大坑。可惜的是,田中不是key的常驻人口,key要突破自我,最后还得靠自己(罚抄也只有8.4来着,很气)。
       顺便再说一句,这么多年了,你key不愧为最会做gal的音乐公司,sp的ost百听不厌啊。
Tags: 游戏
#1 - 2018-11-11 09:33
(好大的关东煮)
我需要纠正大多数人对于key社的误区,key社作品内部的相似性并非如想象中那么巨大,每一部key社作品的剧情,设定乃至思想内涵,都有非常大的差异,如果这种差别都无法感受出来,我只能深表鉴赏力的遗憾。例如失忆的情节表面上雷同但实际表现为各异的叙事,kanon的剧情是小狐狸生命的逐渐消逝,air是为观铃在海边喊出晴子妈妈的情节铺垫,clannad的伊吹风子是众人的遗忘,little busters是理树从恭介的幻想世界中觉醒。仔细对比发现,同样是美少女面临危机的主题,每一部作品的表现形式都截然不同,kanon是平静和淡然中蕴含的幸福,air是追寻母爱的意志,clannad是面对人生变故的勇敢,little busters是众人的努力,星之梦是人类之恶与自然之美的强烈反差。从表现美少女死亡的风格看,kanon细腻而又带有童话的纯洁色彩,air是西西弗斯式的悲怆和坚强,clannad揭露了现实生活的残酷,little busters是纯粹友情的流露,anglebeats是与命运抗争的决绝,星之梦带有末日的天鹅之死的哀婉。相似性是因为典型人物的相似,人际关系的相似,制造冲突的手法相似,而非剧情和桥段的因循守旧。因而我并不认为key社哪部作品在思想内容,剧情情节乃至表现手法上故步自封。
    但听你的描述夏日口袋把一些经典套路原封不动地搬过来,这就是另一回事了。因为此前key社作品虽然母题相同,典型人物的性格相似,但还没到剧情和桥段沿袭的程度,伊吹风子线,小狐狸消失,三枝和二叶的姐妹情在此前的作品里是独一无二的,但sp竟然直接拿过来用???情节和桥段的相似,很多时候可以构成抄袭。譬如作曲,和弦走向一样是常见的,听感上会非常相似,让人产生厌烦的感受,但毕竟是很难被发现的,细微和复杂的变化,但像徐梦圆那样直接来抄旋律,给人的听感是雷同而非似曾相识,因为旋律是最具有识别力的部分。我还没有打过游戏,不过如果如你所说能够定型为是伊吹风子或者小狐狸的套路,那就是如同音乐中旋律的沿袭的问题,必须怀疑创作者的诚意和创造性是否已经陷入江郎才尽的境地。
#1-1 - 2018-11-11 12:49
文森特·劳尔
你不要误会了,我举的那些例子是作品带来的即视感,不是说sp直接搬过来用。cl有cl的主题,kanon有kanon的主题,sp也有sp的主题,在我看来sp的主题一是家族感情,二是对过去的割舍,对未来的追求。
sp有自己的不可磨灭的闪光点,但是我想说的还是表现手法和整体氛围雷同的问题。key社作品尽管每一部都有自己的特点,但是舞台往往局限在以家庭和朋友为中心的小格局内(星之梦和rewrite除外),用小格局讲小故事,尽管每一个故事都很不错,但是相同的小格局往往限制了玩家的想象空间,也限制了游戏背景的可塑性。相反,星之梦和罚抄则是大格局下的小故事,而且一个是悲剧结尾,另一个也可以说是带有悲剧意味的开放性结局,这种反差会给玩家带来很大的震撼感,我个人觉得这种故事也更有余韵。
key,或者说麻枝准是那种典型的驾驭不住大格局的作者,这一点从ab做成了个半成品就能看出来。不如说麻枝准是这种小格局故事的顶尖高手,就人物情感的刻画上他不输给任何同行,但是他在背景,世界观等等方面的创造力就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他的作品,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大家一提到催泪就是麻枝准,提到麻枝准却也只有催泪的原因。之所以说key,或者麻枝准(我知道剧本是新岛写的,但是原案和大纲还是麻枝准,故事框架和背景都是他做的)这一次没有能突破自我,主要还是指的作品格局方面。
#1-2 - 2018-11-11 17:33
泽渡真琴
文森特·劳尔 说: 你不要误会了,我举的那些例子是作品带来的即视感,不是说sp直接搬过来用。cl有cl的主题,kanon有kanon的主题,sp也有sp的主题,在我看来sp的主题一是家族感情,二是对过去的割舍,对未来的追...
我也不觉得田中罗密欧的作品和星之梦这种是大格局,基本上是扁平人物,单薄的人物关系,单纯的环境设定,甚至剧本都不算出众,哪有什么宏大的格局,提到一些人性问题,自然关怀,社会问题也不叫大格局,大格局acg作品最起码的要求是高度自洽的虚拟世界,在历时性层面拥有历史的巨大跨度,在共时性层面上人物,族群,环境和社会高度地统一,而罚抄还差那么点意思,不如银河英雄传说,攻壳机动队的格局庞大,但相比麻枝准的作品格局当然要庞大一些,其实这种庞大和麻枝准的渺小,实质上是差不多的,都是聚集于少数精英的活动反映宏观的背景,带有很强的主观性和片面性...acg作品深受创作者经历狭隘和知识不足的影响,人设先行于剧本,美型先行于人物,本质都是建立在理想的虚幻世界,带有很强的唯心主义色彩,是御宅族审美形象和符号的组合和交融,并与前辈的作品形成了互文性网络。我并不认同在acg作品中追求大格局的审美倾向,在我看来,小中见大才是acg作品最擅长的地方,乃至日本文化偏小的格局都是艺术表现的常态。
#1-3 - 2018-11-11 17:39
泽渡真琴
文森特·劳尔 说: 你不要误会了,我举的那些例子是作品带来的即视感,不是说sp直接搬过来用。cl有cl的主题,kanon有kanon的主题,sp也有sp的主题,在我看来sp的主题一是家族感情,二是对过去的割舍,对未来的追...
麻枝准的问题应该不是突破自我,而是倒退,ab和夏洛特与三部曲的架构完全不同,更多地关注现实生活和青春的奋斗,而不是形而上的情感和悲剧性。麻枝准的音乐也大不如前,没有什么好的旋律涌现。我的异议主要在于你所说的故步自封不是出于对小格局的迷恋,这种大格局/小格局的二元对立,实质是把形式和内容割裂开来。我怀疑限制麻枝准的作品突破,另有创作热情,动机和能力的原因
#1-4 - 2018-11-11 18:58
文森特·劳尔
泽渡真琴 说: 我也不觉得田中罗密欧的作品和星之梦这种是大格局,基本上是扁平人物,单薄的人物关系,单纯的环境设定,甚至剧本都不算出众,哪有什么宏大的格局,提到一些人性问题,自然关怀,社会问题也不叫大格局,大格局acg...
文学性质的作品总要是以几个人物为中心的,acg作品本身具有幻想性质,这从本质上导致acg作品缺少现实主义层面上对社会的折射能力,而众所周知,这世界上格局最大的就是这个社会。由于绝大部分的acg作品不会直接且正面地去刻画一个完整的社会,而往往从一个小的角度出发,从点来看面,那么能看到多少以及能不能看得够清楚就是作者水平的体现了。我说田中格局大,麻枝格局小,不是把他们两个二元对立来看,而是想比较这两个作者通过小的出发点映射相对来说更广泛的东西的能力。格局大小这种抽象化的东西的确不能完全理性化地对立开,但是我基于不同的作品会产生不同的直观感受,这种感性的认知对这部作品给我的印象的影响是不可忽略的。我不是要在acg里追求大格局,麻枝田中都不是什么大家名家,毕竟gal业界属于小众亚文化,他们也只是矮子里的高个子,你也不能指望他们,乃至整个acg圈的创作者们,有哪个能写出第二部《人间喜剧》对吧?你所说的那种具有高度自洽的逻辑体系,社会环境人物高度融合的作品放眼世界都很少,在acg这种亚文化圈里就更是可遇不可求了,在acg文化里追求这种级别的作品基本等于做无用功。我只是希望看到这些acg创作者们努力去扩大自己作品的格局,而不是沉迷于狭隘的观念中固步自封。
#1-5 - 2018-11-11 19:02
文森特·劳尔
泽渡真琴 说: 麻枝准的问题应该不是突破自我,而是倒退,ab和夏洛特与三部曲的架构完全不同,更多地关注现实生活和青春的奋斗,而不是形而上的情感和悲剧性。麻枝准的音乐也大不如前,没有什么好的旋律涌现。我的异议主要在于你...
麻枝准自己都说了,他能想到的感人故事到lb为止就结束了。后面的其实都是换汤不换药的东西,我觉得怀疑他的创作热情和能力是有理由的。我是不指望麻枝准有突破自我的想法,但是我觉得key要摆脱困境,可能不得不先摆脱麻枝准留下的固定印象。sp这次算是失败了。
#2 - 2018-11-13 11:30
如果罚抄算真正意义上的突破的话,那么SP就没有出生的机会了
#2-1 - 2018-11-13 12:12
文森特·劳尔
罚抄当然不算啊,罚抄应该算是罗密欧的作品,最多是用了key的人力而已。
#3 - 2018-11-14 20:48
说到底,其实都是小圈子里的商业作,都是要吃饭的【】
   
其实在LB之后,大键,甚至是VA整体,其实算是一直在试错。
樋妈一手推动的改改算是中二向,结果都看到了。
【顺便说一下樋妈,最近那两作的画风,除了说‘很樋妈’外,真的无话可说了】
新岛在saga搞了两波,也离开锻炼了,这次再被VAVA拉回来。
魁大师最近也基本是在搞管理统筹
至于我们的麻哥,去了趟鬼门关,AB算是没下文了。
所以某种角度上,夏兜主要是稳住阵脚的,然后才是尽可能去尝试新的东西
#4 - 2018-11-14 21:02
至于要说一下子来新东西
我看不现实
【或者请回答一下,适合大键的突破方向是什么,大家本质都是在小圈子里,而且这个圈子里的套路更新是赶不上被消耗的速度的】
质变是基于量变的
在大键接近于停滞的这段时间,提供给大键的量变可以说不多
最多就是AB和夏中对于所谓‘奇迹’的探讨
那么夏兜里,量变有没有呢?
当然有
无论是对于umi这个角色和名字上下的功夫
【这点我对汉化是很有意见的,うみ这个名字所代表的许许多多的含义,和最后才换回羽未二字所代表的决绝,全部被汉化抹掉了】
【一个台词准备3份,所代表的完全不同的内心】
【还有遍布在全部游戏文本中的细节】
还是各自女主对于自身内部本体性的探讨
【这点大键以前几乎没有吧,5CH那边的键黑都认同这点】
所谓量变,我觉得是体现在细节,而不是直截了当地表现在所谓表面的情节吧
#4-1 - 2018-11-15 18:32
文森特·劳尔
你说的有道理。可能还是我操之过急了吧,反正你key敢出新作我就敢玩咯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