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9 18:33 /
1L祭bgm娘,已经搞不清敏感词规则了。
Tags: 动画 书籍
#1 - 2018-10-19 18:33
(我喜欢、大额头)
某种程度上,幕末与世纪末的精神氛围其实十分相似:凡是在一个长时段的结尾缀上一个“末”字,基本上都昭示了即将结束的平稳日常下正逐渐彰显自身的深渊(abyss)。生活如一滩死水,生活又不是一滩死水,不如说它是一滩死水反而好了。和平年代的人们日复一日地奔波于街区、时间表封闭而成的例行化日常之中,但这却并非什么焦虑的来源,反而构成了本体性安全的重要保障。心灵沉浸于这滩死水之中,修养、蛰伏并逐渐麻木,没有什么东西会刺激得它突然跃升出来以一窥这片困住自己的狭小方池。内在的心象风景投射到了外在的物质界中,形成了笼罩于整个共同体之上的超大型固有结界,弥漫的镇定剂味道带来了风平浪静的每一天。而太阳呢?没有太阳,只是洞穴。

漫长时段的末尾却不是这样。死水依旧存在,暗渊却正在成型,偶尔略过的波澜让心灵震颤不已。它想要尖叫,却又在死水带来的安逸中动弹不得——这还不是革命年代煮沸大海般的癔乱狂迷。心灵选择了自我麻醉、自我压抑,在巨兽缓慢搏动的心跳声中胆战心惊,在弥漫的镇定剂味道中贪恋着依旧“正常”的每一天,直到最终审判日的到来——于不可名状的存在醒来的第一击中被抽得粉身碎骨。

这便是幕末,也是世纪末,在人们的拼命否认之中深渊已然形成,自己所贪恋的日常终究化成了吞噬自己的怪物。剑心仍想在巴的身上多依偎一会儿,但这种依偎却是致命的,巴终究化为了无法窥测的“邻人”,心灵将在它所栖居的死水中溺死,就像是萧条时期每天西装革履出门“上班”的丈夫突然在公园长椅上喝安眠药自杀一样,直到此时我们才惊惧于自己是和什么样的怪物生活在一起——他们悄无声息地变质,变成了我们完全不认识的人,如同是“寄生兽”一样。日常的安逸,也是日常的恐怖,我们的手正轻抚着我们的咽喉。恍惚之中,我们睁开了眼,震颤中的心灵在突然刺激下一跃而至万米高空。我们看到太阳了吗?没有太阳,只有世界暗夜。

因此,武侠小说中最高明的毒从来不是最烈的毒,而是两种完全无毒的药引变质所引发的毒;最高明的暗杀则是背叛,是让自己无知觉地握住杀死自己的剑。既然飞天御剑流是无敌的剑,那么能杀死无敌的剑的也只有无敌的剑自己了。

总体上说,浪客剑心这部漫画很平庸,萝莉控也不是什么有才能的人,不是从后续作品、而是从这部作品中就可以看出来。核心篇章之一的京都大火篇已经有了超高水平的真人漫改,但也不过是一部很好看的武斗片罢了。浪客剑心唯一能留下的只有追忆篇,是幕末剑客与世纪末的人们互相成就的追忆篇。
#2 - 2018-10-19 19:06
(虚ろな心)
世纪末,原来如此……
//试试 麻醉 安眠药 镇定剂 自杀
#2-1 - 2018-10-19 19:39
秘则为花
我以为广告姬只是什么性病小广告,难道bgm已经nb到可以卖违禁药了吗(bgm38)
#2-2 - 2018-10-19 19:49
幻度
秘则为花 说: 我以为广告姬只是什么性病小广告,难道bgm已经nb到可以卖违禁药了吗
其实我也很好奇广告姬是如何界定bgmer的,再怎么说平均年龄也不到25吧,枪支药品性病赵小姐什么的真的符合吗?(bgm38)
#2-3 - 2018-10-19 20:04
秘则为花
幻度 说: 其实我也很好奇广告姬是如何界定bgmer的,再怎么说平均年龄也不到25吧,枪支药品性病赵小姐什么的真的符合吗?
感觉很朋克(bgm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