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29 10:31 /
少女歌剧第三话的细节比第二话还要多。这些细节有的直白,有的则非常诡异。
为了方便,天堂真矢简称天鹅。

直白篇:
1.关于舞台胜负的走向
舞台的流程简单可以分为开幕、前段、中段和后段四部门,随着时间的经过天鹅的优势不断滚雪球,最后压倒华恋。

1.1开幕
惯例的双方独白,KIRIN报幕,两人共唱开场白。这次的开幕与第一话光和纯那的开幕类似,双方处于均势,属于revue的正常开场形式。


1.2前段
两人在地利无偏向的舞台上对拼剑法,在整个前段中双方五五开,不分胜负。

介于灯上的烛火是粉色,背景的歌剧也一直是华恋在唱,某种程度可以理解为华恋此时占据主动。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天鹅挡下华恋的一剑,在剑刃咬合的僵持中开始聊天。

天鹅的这个问题乍看突兀,其实是华恋先在歌剧中问了同样的问题

天鹅在给出答案前,先让华恋说出自己的答案。华恋的回答令天鹅嗤之以鼻,而天鹅回答直接将舞台拉入了中段,开始讲述天鹅心中的舞台少女到底是什么样的。

1.3 中段
天鹅首先引用了starlight中的台词



从台词来看这应该是属于女神的台词,而starlight的6位女神中正好有一位是傲慢

那么此处天鹅很有可能是借助傲慢女神的台词和歌词,从而把舞台的地利拉向了自己这边。小的星星就是小的努力,大的星星就是巨大的付出,这直指华恋长久以来缺少热情随遇而安的软肋。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时候舞台进行了二次开幕。那么在此之前的歌剧表演,或许并不是天鹅revue song 的一部分,而是starlight中女神部分的演唱。

也可能只是为了演出效果,等歌曲或ost发布了就知道。

天鹅自此获得一定的优势但不明显。华恋要跑楼梯上去,天鹅也要跳楼梯下来,两人近战仍然打的有来有回。这个均势直到华恋的剑被打的离手,才终于被打破。
地利开始彻底导向天鹅,舞台开始随天鹅所想自由的变换,成了天鹅的移动平台,而华恋想要移动则需要跑路。

然而天鹅并没有过多的利用这份地利优势,她重组了舞台,用自己的歌声把舞台带入了后段,尽显傲慢本色。

1.4后段
自此天鹅开始了个人的独秀,优势明显到几乎没有什么可说的。
天鹅的表情是这样的:

而华恋的表情是这样的:

双方的剑技也突然被拉开一大段,天鹅开始表现的越来越游刃有余,华恋则招架都变得困难。


这里可能是天鹅依靠舞台上的闪耀从而突然压制华恋,也可能是前段和中段并没有出全力。
而华恋的心态已经彻底被打崩。


自我否定,是离骄傲最远的感情。
至此胜负已分。

2.关于天堂真矢的骄傲
天鹅在舞台剧的中段和后端都在演绎骄傲与傲慢这个主题,但天鹅这份骄傲最核心的东西,其实是在日常剧情中点明的。

走向topstar的路注定是孤独的,正所谓“一马当前,万马齐喑”,教会天鹅这一点的正是克洛。

只要是舞台少女,就一定会追求topstar,因此竞争和敌对意识是不可能完全消除的。即是同伴又是对手,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但是对于一直站在c位的天鹅来说却未必真正体会过这份实感。或许在克洛之前,天鹅还从未见过在她的光芒下依然能够升起反抗意志的人,没有一个实力能跟她如此接近又如此好胜的人,让她真正能够意识到身为NO.1的意义。
两个人的梦想在舞台上是不现实又幼稚的,所以天鹅得出了一个结论。

基于这个核心,天鹅的骄傲衍生出三个方面。
比较简单的一方面是对自身实力的绝对自信,即:

而另一方面比较复杂。天鹅这方面的骄傲比起自我的肯定,更关注于背负起top的责任。从天鹅进入歌剧高潮前的台词看出端倪:



在天鹅看来,每个舞台少女都是堵上一切,燃尽青春,无悔地为了成为topstar在奋斗的。而天鹅作为站在首席这个位置上的人,背负的命运就是让每个舞台少女的努力付之流水,让每个人的梦想断送。如果天鹅输了,就代表输给天鹅的舞台少女更加一文不值。天鹅所维持的这份骄傲、自信、理所应当的强大,其本质是回报给每个折戟在她裙下的舞台少女的敬意。这份带有骄傲和傲慢的敬意从天鹅的“骄傲与傲慢的舞台”的revue song中也能看出。

而最后一方面的骄傲,是一种坚信自己高人一等的狂傲,已经上升到了傲慢的程度。这份傲慢不同于第一种对自身肯定的骄傲,克洛和香子都可以具备第一种骄傲,但这份傲慢是只有常年身居首席、实打实胜过每一个挑战者的天鹅才能养出的一种有我无敌的气势。

对于克洛她的态度是——如果你愿意握住我深处的手,我们就一起闪耀,如果你想要NO.1的宝座,那我就给你期望的战斗。
对于香蕉她的态度是——我相信你做幕后也一定能帮助到我们。
对于其他还在争夺topstar的舞台少女,包括华恋在内,她的态度是——试着来挑战我,看看你能否跨越我

正如她在第二话中的台词,天鹅已经不做梦了,她只给其舞台少女实现梦想的机会,也如同星辰一样给予舞台少女失败和绝望。

这种傲慢表明天鹅没有把其他舞台少女看成对等的存在,她表现出的善意和理解难以摆脱高人一等的心态,宛如施舍。对天鹅来说,舞台少女不是9个人,而是1个star加上8个追赶的陪衬。
这份潜意识中发自真心的傲慢,配合上她无懈的演技和歌声,直接引爆了她第三话中胜利。


3.关于爱城华恋的骄傲
华恋的骄傲和傲慢比之天鹅简单的多,一言以蔽之就是因为连胜两场而飘飘然的错觉所产生的自不量力。刚刚燃起热情才两天的华恋,哪怕潜力无穷,如果此刻就认为自己有机会能够胜过天鹅成为主角,确实是一种足以和天鹅的傲慢匹敌的自大了。

A PART中出现了不少的华恋自大的细节:

对战胜纯那洋洋得意


可能只有她自己相信的玩笑话


彻底轻视自己的对手,哪怕连对手是谁都还不清楚


这份自大与天鹅的骄傲正好相反,是源于无知和缺乏阅历所产生的美好的幻想,正如天鹅一年前不了解克洛时对她伸出的那只手。不过这份虚幻的自大其实并没有大的毛病,不切实际的美梦谁都有,而想要让所有人一起星光闪耀本来就是一件极度傲慢的事,这份不考虑现实的幻想或许是华恋实现目标的重要一环。这份自大至少让华恋敢于向天鹅挥剑,并且在中段之前并没有太多的落于下风。
但在舞台进入中段之后,在天鹅展现出她心中舞台少女的骄傲与奉献的时候,华恋自己的心态崩盘了。

诡异篇
1.天堂真矢的开幕独白
天鹅在第三话的开幕独白的灯光效果与第二话完全不同

从华恋的独白来看,每次的独白和灯光效果应该是没有太大区别的。是天鹅的情况是特例,还是华恋的情况是特例,可能需要以后有其他角色复数出场才能清楚。

2.光的破门

KIRIN对于时空有超越人智的控制能力这点已经无需多言,光破门后往下跑到气喘吁吁,推开的门最后居然返回了头顶一楼已经很说明问题。
但为什么打碎了灯罩之后灯光要变成红色,又为什么要打开电梯门让光进行无用的跑酷,此处是否有演出效果以外的含义?

3.烛火变色
烛火从红色变成蓝色有什么意义?

如果硬要带入角色的颜色,红色代表的是华恋,深蓝色代表的是光,最后天鹅一剑扫灭烛火,倒是对的上歌剧和剧情的发展。

4.红蓝打光
天鹅刚开revue时被打上了浅蓝光

后来又变成了深蓝色

在高潮时两种光同时使用

在最后一击的时候,光线变成了红色

但之后镜头拉远又变回了深蓝色

隔壁场双叶对克洛从头到尾都是金黄色光芒,并没有这种变换。

5.变幻莫测的天鹅象征
天鹅召唤的舞台有着大量的天鹅图案,但其中有大量对不上的镜头。
一开始召唤出的阶梯是由大量小天鹅的图案组成的

但这个图案在地形构造完之后就消失了

阶梯上再也看不见小天鹅图案。脑洞一下的话,或许是这些小天鹅图案汇聚成了天鹅背后升起的金天鹅,象征着topstar是建立在大量雏鸟的牺牲之上。

背后的金天鹅在高潮后也发生了变化,随着天鹅做出一个展开双臂的动作后,金天鹅也展开了双翼

可以看出这个新的形态就是原来的金天鹅又焊了两个翅膀上去,而且从分镜和演出来看,时间太紧,不可能是换了一个不同的金天鹅。但片中并没有给我们看到过程,或许只有真正看到了这一切发生的华恋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最后天鹅站的position zero就是在这个金天鹅的位置

此时金天鹅不翼而飞了,也是仅在一瞬间发生的事。
不仅仅金天鹅如此,金天鹅这个台子也是忽远忽近忽高忽低。

刚升起

高潮时升高了很多

高潮中大幅度远离

在落幕时又重新和阶梯连接在了一起。
Tags: 动画
#1 - 2018-8-7 22:12
因為明白到和克洛子不能成為伙伴, 只能是好對手
天堂就一直想位於被克洛追趕的位置
如果這也不算愛.mp3
#2 - 2018-8-11 23:53
(请不要在未经许可时在本站外引用我在本站的任何留言 . ...)
华恋就根本忽悠不到天鹅(bgm38)
有点王道
#3 - 2018-8-12 08:52
ㄟ(≧◇≦)ㄏ所以小光超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