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12 18:42 /








  在结束苍线之后,综合伏笔等因素我选择的继续紬线。
  历经了两天之后,终于完整的结束了这条让我心中五味杂陈的紬线……
  这次就不说客套话了,直接开始正题。
  (这次依然是毫不留情的剧透)

  一.故事梗概
  
  (按照惯例,梗概不配图)
  在鸟白岛上,有着一座十分具有岛屿特色的建筑物——石制的灯塔。随着时光的流逝,这座曾为来来往往的船只们带来方向的灯塔,已经失去了它的光芒,静静地伫立在了鸟白岛的岸边。
  “已经不再能发出光芒的灯塔是吗……”,从小女孩们口中听说了这件事的羽依里,不由得对自己的“同类”提起了兴趣,决定前去参观一番。
  可是,当他来到了灯塔的面前时,他所注意到的则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一位哼着奇怪歌谣的金发女孩正坐在灯塔高处的围栏之外,仿佛完全不在意高度所带来的危险。对此感到担心的羽依里大声提醒着她,最终让这位自称“无敌”的可爱女孩回到了塔内。与其进行了短暂的近距离接触之后,羽依里与其交换了二人的姓名,同时也不由得愈加在意了起来——这位童话故事里的公主般的女孩,为何要待在这座已经失去光芒的灯塔之中呢?
  对于自己心中的疑问,羽依里选择了亲自前往灯塔验证。很快,他的疑问便得到了来自紬本人的解答——“我在寻找我自己、在寻找想做的事”。收捡并分类海洋里的漂流物、四处收集用剩的零食盒子作为零件、穿着动物装般的衣服参加广播体操、始终哼着不知来历的古老歌谣……紬的每一天仿佛都漫无目的,却又始终在朝某个目标前进,甚至在这个过程中与鸟白岛年轻人们成为了伙伴。对于紬这样的行为,有些“无事可干”的闲人羽依里不知不觉间便参与了进去,与随后认识的“欧派狂人”兼任学生会会长的女孩静久一起,开始了三人行般的暑假生活。
  
  “羽依里桑,不喜欢进到水里吗?”
  “进水的话……有点……”
  “对不起……”
  “嘛,都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呢。”
  紬不喜欢去学校,自己不想进水,彼此之间都有着自己不想触碰的事,羽依里这样想着……
  “今天的话,不试试看吗?”
  当自己心中的想法与紬自笑容之中说出的话语重叠之时,羽依里终于发现了一件事——自己的心中那份埋藏着遗憾的围墙里,已经有人踩了进去。在鸟白岛的海岸边,三人进行着的名为“培养友情”的日常,在渐渐融化着羽依里心中的那份冰冷。

  “我们一起去寻找想做的事情吧!”面对紬提出来的这份有些不明所以的提议,羽依里和静久都选择了同意。之后不就,三人就在紬的推动之下,第一次在灯塔留宿,度过了一个温馨的夜晚。但令羽依里没有想到的是,离开灯塔之后临时起意再次回来的他,看见的却是蜷缩在墙角抱着玩偶、眼睛上残留着泪痕的紬。
  “时间……已经没有多少了……”
  “我……马上就不得不回去了……”
  “回去的话,肯定就……不能再见面了……”
  有些残酷的话语,自悲伤的紬口中一句又一句的说了出来。羽依里此时此刻才开始明白紬一直以来的心境……
  “我剩下的暑假,全部都留给紬。”
  不假思索,羽依里向着紬,给出了自己的承诺。他下定了决心,决定把那些层经认为是无限,实际上却又很短暂的暑假时光,全都留给她,一起开开心心的度过这个暑假——不是为了解决过去留下来的问题,而仅仅是为了能一起生活而在一起。

  “我……是喜欢紬吗?”
  “一定是这样的吧……”
  在自问自答之中,羽依里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也明白了那个想要传达心意的自己。在经历了一段的小小挫折之后,羽依里奔跑着来到了灯塔之上,完成了最后的告白——羽依里放下了自己曾经的逃避,紬也放下了害怕离别的心,一对恋人幸福地诞生在了这里。
  在随后的一次日常之中,紬、静久和鸥三人来到了镜子阿姨家,准备和羽依里一起帮忙整理仓库。可是,在整理的过程之中,羽依里却意外发现了一张有些奇怪的照片——照片上的那位生活与几十年前的女孩,与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渐渐的,羽依里心中开始有了迟迟未能消除的糟糕预感……
  一切仿佛是巧合,又仿佛是必然。自发现照片之后,紬便经常会睡过头,很晚才慌慌忙忙的出现在
羽依里和静久的面前,而这种情况甚至还在一天又一天的加重。最终,羽依里和静久二人在担忧之下,进入灯塔之内寻找,没能找到任何人——但在二人离开灯塔之后,紬却又自灯塔之中出现了……尽管在紬面前没有明说,羽依里的内心却已经惊慌了起来。
  时间不断的流逝,现实也开始变得愈发偏离。羽依里在寻找紬的过程中,从和菓子店的老婆婆的那里听说了守塔人的事——曾经的那位守塔人,也如现在的自己一样,寻找着一位金发的女孩,而他直到最后也没有找到。而这个故事,最终渐渐的转变为了名为“神隐”的传说,甚至还与加藤家有着不小的渊源。
对于这样奇妙的“即视感”,羽依里感到有些害怕,暂时拒绝了进一步的探寻。
  但是,现实并没有因为羽依里的祈祷而迎来转机。在刹那之间,紬便突然消失在了二人的面前,没有任何的征兆。尽管明白那可能是徒劳,羽依里和静久也开始让鸟白岛的伙伴一起帮忙来寻找紬,整座岛屿仿佛都在为紬担忧……
  在随后的交谈之中,羽依里与静久自照片里发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照片里的背景,与紬曾经介绍过的一间破旧房屋极其相似,而那很可能是紬曾经的家。二人立即赶往了那里,并自其中发现了数本署名为“紬·文德斯”的日记本。在阅读了数篇日记之后,二人了解了那名为文德斯的女孩的许多往事——作为一个有着西洋血统的孩子,在岛上孤独地生活着;与唯一的“朋友”相伴,于寂寞时偷偷的哭泣;与新来的灯塔守卫陷入爱恋,并决定一起离开小岛——可是令二人最为吃惊的是,日记在“神隐”之后却并没有迎来终结,反而有着仿佛续写一般的痕迹……
  内心陷入混乱的羽依里,在那个夜晚决定回到灯塔之中。可是在踏进灯塔的那一瞬间,他却发现自己已然进入了一个诡异的异世界——一个周围充满了花儿,反反复复与循环之中的灯塔世界。而在那里,他甚至遇见了照片上的与紬长得极为相似的那位女孩……
  一切正如潜意识里所猜测的那样,这位名为文德斯的女孩在外表和声音上都与紬极为相似,似乎完全就是同一个人。可是随着进一步的交流,羽依里却仿佛感受到了二人在内在上所拥有的极大不同。在羽依里想明白之前,这位女孩将这个世界的事告诉了羽依里——这个名为“神隐”、困住了许许多多的迷惑之人的奇幻空间,已经将他们二人给困住了。

  在久久的沉默之后,羽依里将手里不知道何时出现、本应由静久保管着的旧日记交给了那位女孩……阅读了自己曾经的日记的女孩,却同样的被那本不应该存在的后续所惊讶到了。 
  “那位写着我的日记的人,一定是一位十分温柔的人。”
  “如果她是鹰原你的恋人的话,请一定要相信她……”
  名为文德斯的女孩的这番话,让羽依里的内心彻底的明朗且坚定了起来——随着楼梯之下传来的风的流动,随着照片里的女孩最后的告别与鼓励,羽依里利用紬曾经利用零食盒子制作的梯子,离开了这座位于“神隐”之中的灯塔,回到了原来的世界。而出现在醒来之后他的面前的,是哭泣着的静久和失踪了数天的紬……
  经过了这么一番折腾,羽依里和紬决定一起去向担心他们的朋友登门道歉。一切结束之后已然是深夜,在镜子家留宿的紬,告诉了羽依里自己的真正的身份与故事——告诉了他,自己在仅剩一周的暑假结束后,就将回到“文德斯”那里去的事。
  数天以来经历的波折,似乎就此得到了平息。

  但羽依里内心的思绪并没有因此停止。
  “我们一起去干些傻事吧!”
  “让这个夏天浓缩一辈子的活动怎么样?”
  “无论本应是什么季节、什么日期,都没有问题。”
  “70次的圣诞节、70次的赏花、70次的万圣节——”
  “用一生的密度,来度过这个夏天吧!”
  这一次,大家又聚在了一起,开始向着这个傻傻的想法迈出了脚步,一起快乐地度过了这“浓缩了一生所有节日”的最后一周——
  
  最后的夜晚,二人漫步在无数手工蜡烛所点缀的道路之上,彼此之间像平时一样说着傻话,畅聊着那心中饱含期待的“未来”……
  “羽依里桑,最喜欢你了。”
  “能在这座岛上与大家相遇,我很幸福。”
  “所以……”
  所以,开心地像过去那样唱歌吧。
  两个人慢慢地走在蜡烛的道路上,向彼此做着最后的告别。

  “紬,生日快乐。”
  
  
  进入九月之后,羽依里决定离开小岛。
  在与静久等人告别之后,羽依里坐上了即将驶离的轮船。眺望小岛思绪万千之时,他听见了耳边传来的歌声——那是鸟白岛的孩子们,从紬那里听来的歌声。
  【紬的歌声,把我们连接在了一起……】
  【如果有一天能和紬再见面的话,就跟她这样说吧。】
  离别的最后最后,羽依里唱起了紬的开心歌谣。



  (尾声):“神隐”之中的紬变回了玩具小熊,与自己苦苦等待几十年的主人文德斯见了面。在文德斯的鼓励之下,紬回到了现实世界,再次与羽依里在暑假的灯塔之中相会。

  







  二.个人简评

  实话说,紬这条线给我的观感并不算好,某些方面甚至可以说有些糟糕。
  我在苍线的测评里提到过,苍线作为个人线,在剧情的发展上是比较快的。
  但是这种快,很多时候都不仅仅是指长度上的短,而是包括剧情上的紧凑安排。
  所以,至少对我来说,苍线是“一不小心就玩完了”的那种快,整个流程下来是很舒畅的。
  而这次的紬线,给我带来的可谓就是完全相反的一种感受了——“感觉怎么都玩不完”。
  
  首先第一个问题,日常与剧情的比例分配很失衡。
  一般来说,剧情向Galgame个人线里面比较健康的安排是这样的:大量日常+少量主线→较少日常+恋爱剧情→极少量日常+转折剧情→结局。在日常的安排上或多或少或许会有一定的差别,但整体来讲都是适用于同一个规则的——用于塑造角色萌点和个性的日常,要有轻重的分布在个人线各阶段的剧情中,这样才能持续不断的吸引玩家的兴趣。
  而这次的紬线,在这方面做得可以说是有些崩了——无论剧情进入到何种阶段,总会有冗长的卖萌日常在疯狂洗着玩家的脑,反反复复不见停止。要是这些日常很有趣味也就罢了,可是紬线这位新来的作者在这方面的功力只能不敢恭维——线路前中期的日常经常翻来覆去就那几个套路,角色的对话也是废萌感满溢,看得我可谓是头皮发麻。要我现在形容一下的话,真可谓是把我整整困了两个天的“漫无止境的八月”了……
  在故事的主线上,紬线的表现也实在没法让我满意。整个故事的设定虽然有新意(动物/物品化人、停留在某地等待他人等等,虽然这些已经是Key用烂了的设计之一了,但作者在其上的小创新很有水平 ),场景塑造上也有不少惊喜,但在关键的部分却还是犯了“拖”的老毛病,让我的观感有了一些扣分。真可谓是可惜了作者的想法了……
  不过,紬线在一些桥段上的处理手段还是不得不表扬的。首先,线路中角色戏份的涉猎相当广泛,四女主都有着不少的相关日常以及亮眼表现(以及各种乱入的BGM),作者可以说是相当“博爱”了。其次,设定层面虽不够惊喜,但在后期剧情的展开方式上可以说得上是清新脱俗,演出效果够棒的同时也不至于像苍线那样让人随随便便就猜到情节。
  总结一下,虽然前中期我都玩得很煎熬,但到了最后的阶段,还是看得舒服了一点的。如果是萌系角色控的话,估计会喜欢紬然后也喜欢上一点这条线的吧,虽然我是差了一点。

  
  三,话题细评

1.紬,静久



  紬线有一个和SP其它角色线显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线路中的女主角实际上有两个人——也就是紬和静久。地位虽有主次之分,但戏份上已然是七三开甚至六四开,所以评论女主角必然绕不开静久,讨论静久也离不开女主角的定位。
  那么紬线在这方面平衡得怎么样呢?实话说,有一定的问题。
  紬这个角色就不谈了,作为萌系交际花角色来说实在太标准了,已经完全没必要让我去说了(其实是被烦到了所以不想说……)。
重点想谈一下的就是另一位女主静久了。


  静久有三个最显著的标签,一是巨乳+欧派狂热者,二是鸟白岛的青年们所在学校的学生会会长,三是常常与紬出现在一起的紬的好友。
  从一个正常玩家的角度来看,不说你三个全都完美嵌入,这里面起码也得有一两个与核心主线剧情关联的设计才靠谱吧?很遗憾,结果就是最坏的那种——这三个标签,没有一个跟核心的主线设定有着关联。“欧派”成为了静久的福利卖点,学生会会长这个身份仅仅提到过一两次,而紬的好友则止步于表面并不涉及过去,成为了其在剧情中勉强出现的理由……
  这不禁让我开始思考,静久这个角色出现的意义到底在哪的呢?
  从本篇找不出答案,那就只能从Key系作品中找先例了。
  简单思考了一下,有两个相对合适的例子:LB里的二木线,RW里的露西娅线。
  而与之一对比就会发现,相比较于静久,三枝和 静流乃至西九条的出现是要合理得多的。这几位副女主都是为了“拯救”自己的亲人或者朋友,从而挺身而出,成为线路里的重要角色的。而静久则在故事的主线中脱离核心,也基本不涉及感情争端,仅仅是“日常卖萌”的一部分。说得直白点,从一个催泪故事的角度来看,我看不出静久的必要存在意义,因此我也失去了深入剖析这个角色的动力。
  在询问了和整合了一些朋友的意见之后,我做出了一个总结:水织静久这个角色,很大程度上仅仅是作者的一个爱好。要么是作者最初的想法没有跟上最后的展开,要么就是作者是巨乳控or三人行日常控,仅此而已了。紬线在主角人设上的种种安排,可以说是让我很不舒服了……
  当然,“存在即合理”也是一种勉强讲得通的说法,但如果一个剧本作者非要如此解释一个中途插入的角色还不加以任何修饰的话,我认为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失败了。
  
  
  2.日常,演出
  就像我在简评里说过的,紬线最最最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那说完一道还有一道仿佛废萌一般巨长无比的日常了,而我对这种日常的耐受度是相当低的。换句话说,能不能忍受乃至喜欢这样的日常,是决定线路观感的重要因素。
  用几个词语简单概括一下日常的组成:抱团、卖萌(重点)、害羞(重点)、收集、卖福利。可谓是典型的萌系角色个人线配置。但是这样的配置之下暗藏了两个硬伤——也就是我标出来的那两个重点。卖萌和害羞这两个元素在日常中出现得实在是太过太过频繁了,糖再怎么甜,一个接一个无止境的吃也是会腻的(而且这个作者还不会换花样)。紬确实很萌,但是这就足以让人无视日常里灌满了的水份吗?我的回答是不能,而且是坚决不能。
  
  不过,黑归黑,好的地方还是要表扬的。紬线的日常在元素上并不狭隘,在角色的运用上也很多元,最后的收尾日常也可谓是超常发挥(与演出的协调堪称完美)。特别是多元的角色运用这一点,在整个作品的立场上来看是很健康的,对其它党派相当友好——这也正好对应出了紬的“后宫王”和天然属性,可谓相得益彰。而这种运用大量角色的手法,也正是他表达的线路立意手法之一。






  最后的收尾日常(七十年节日部分)也是很值得一提的。虽然前面的日常与伏笔叙述糟糕几乎糊成了一团,但并没有很影响收尾的演出效果。这不禁让我想起了RW里的静流线——只靠结尾的演出确实是能挽救一整条线路的。不过,虽然说是拯救,但也仅仅是40分到60分这种程度的拯救,我对这条线的日常乃至整体的评价依然不变——无尽,而又无聊的日常,有着惊艳之处,但填不平水坑。


  顺便做个一句话总结吧——这位新人作者想法很多,但是他的日常水平是实在撑不起这样长度的日常。


  3.灯塔,神隐,守塔人
地标是Galgame个人线里常用的特色要素之一,而紬线里所使用到的地标便是灯塔。这座在角色印象图里就已经出现的建筑物已然成为了紬的招牌。由于个人了解不足,也就不详细介绍灯塔文化了。

  在主线的剧情里,灯塔除了作为紬的活动基地以外,还承担了展开剧情的关键地点的任务。
  正如和菓子店老奶奶的所说的那样,那张老照片上的“紬”(从这里开始我以‘文德斯’来称呼她)在私奔的最后关头如人间蒸发一般自灯塔之中消失,随后数十年都不再音讯几乎被全岛人所遗忘。而她曾经欲与之私奔的对象,正是鸟白岛上新来的守塔人。



  在变故发生之后,苦苦寻觅却空手而归的守塔人只能独自离开小岛,随后于尘世变故之中离开了人世。消失于灯塔之中的文德斯,也了无踪迹渐渐被人们遗忘,仅仅留下了名为“神隐”的传说。二人所留下的记录,除去藏匿于破败屋宅的日记本之外,就只剩下那座已然失去光芒的灯塔了。
  这样看来,灯塔可以说是一个展开剧情叙述历史的优秀素材,可以用来很合理的叙述一些背景设定,可惜的是作者似乎不太喜欢这么用……
  灯塔这个意向在核心剧情中的运用,主要是在“神隐”之中。换句话说,整个黑历史展开的起点和中心就是神隐。很遗憾,同苍线里的七影蝶一样,神隐这个现象并没有得到来自作者的很明确的解释,仅仅是提到了神隐是一个“困住了无法做出抉择的苦恼之人”的地方。羽依里在苦恼与紬的身份时陷入了仿佛梦境一般的“另一个灯塔”之中,在文德斯的鼓励之下脱离了神隐。而文德斯似乎已经久居于神隐之中,并且直到剧情结束也没有离开。在故事的尾声阶段,紬也曾出现在神隐之中,同样于文德斯的鼓励之下回归现实。




  于是,我们可以这么说——神隐是现实层面上的神秘场所,苦恼而无法做出抉择的人会被困在其中,直到解开心结为止都无法离开。

  
  虽然作者基本没有对神隐这个场景以及现象做什么介绍所以详谈也无从谈起,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一些细节里看出一些端倪的:
  ①为什么紬只在暑假的时候出现呢?(=为什么紬一直要强调暑假后他会离开?)
  答:神隐在剧情出现的组成要素有四个,七影蝶、灯塔、白色花田、御神木。联系苍线里的一些设定来看,答案就显而易见了——御神木开花的时间,会招来七影蝶之类的神秘现象,神隐应该也是其中之一。而紬的出现于否,与神隐的显现与否有着密切关联。


  ②为什么紬在尾声阶段会出现在神隐之中呢?
  答:因为她开始对自己本来的目标(等待文德斯回来)产生了动摇,而很巧合的是这也成了她完成自己的“任务”的契机。
  ③为什么紬会自灯塔中突然出现?
  答:文德斯在神隐之中和羽依里一样是出现在灯塔里的,可见她其实也在灯塔里失踪的。紬会出现在灯塔,某种意义上正是文德斯的存在的一种延续。
  
  端倪虽然不多,但我想已经足够揣测出作者的一些真实想法了,也足以让人看出设定层面上的一些缺憾了。


  4.玩偶熊,紬,文德斯
  除去神隐之外,主线故事的另一个核心就是现在的紬与“过去的紬”这一点了,展开的契机则是羽依里在仓库里找到的照片——长得与紬几乎一模一样的古时女孩。
  看到那样的场景时,玩家的第一想法很容易就会被引导到“两者是同一个人,现在的紬是过去的紬的一种延续。”这个层面上来,包括连我也是这么想的。但如果仅此而已的话,这个剧本真的就只能走向平庸了。作者估计也是很清楚的,所以便安排了后续的反转——紬是紬,并不是照片上女孩,而是一个苦苦等待着那位女孩回来的女孩“唯一的朋友”玩偶熊。紬之所以会以那个样子出现,仅仅是为了延续自己曾经的主人的存在,努力的与别人交着朋友、续写着日记、传递着故乡的歌谣,以迎接她回来的那一天……

  单论想法其实是挺好的,可惜这个作者的笔力和剧情安排实在是差了一点。倘若对文德斯曾经纠结的过去以及紬一直以来的辛苦等待加那么一两个回忆场景来渲染气氛,最后的效果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那么苍白了。关于歌谣、不想去上学之类早早便埋下的伏笔很多也都不了了之,只留下了一两句话让玩家只能自己去发掘。讲道理,这么好的几个泪点被浪费掉了,我都替作者感到可惜。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系列手法也是有着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的:过去发生的事情不必到了现在还过分纠结,我们需要做的仅仅是快快乐乐的度过这个暑假。姑且不讨论这个核心观点到底合不合理,我只想说如果作者真的就是这么一个想法,那也实在是有些可惜——因为‘过去’与‘现在’这两者,并不是非抛弃其中一个不可的,无论从脚本写作层面还是故事背景层面上来讲都是一样。

  5.角色运用,BGM运用
  有两个词语用来形容紬线的角色和BGM感觉会很恰当,一是博爱,二是积极。
  在角色运用上,作者大量的运用了SP里的其它女主角和男配角,在角色性格的把控上还是很不错的。白羽很呆萌,鸥也很活泼,苍依然在自爆,良一也依然在暗恋的人面前一惊一乍,看得我很是开心。这一点感觉魁大师还需要多多学习啊……
  而在BGM的水平上,Key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强,这个就不用我说了。就特地点名一下两首曲子吧:Wing of Glass,配合男主心境的转变让人心旷神怡,特别是告白前男主醒悟的那个场景,我现在都难以忘怀那种感受。紬の夏休み,集可爱叙事与抒情一身的曲子,萌系唱法却又不尴尬,很好的总结了剧情。

  6.关于服装。
紬和静久有一套动物服装,猫(虽然我觉得根本就不像猫……)和奶牛。这两件衣服可谓是非常非常适合二人了,借此表扬一下画师永山吧。

  不过有一点我一直想吐槽:在灯塔里面也就算了,你们居然还敢穿着这套衣服出去逛,真的不怕热爆吗……




  四.总结
  


  我会告诉你们这篇测评我咕咕了接近一个星期吗……
  总之终于是写完了,终于是结束了orz
  这个新人画师+新人剧本组合的首秀其实已经很惊艳了,期待他们以后的发挥。
  结尾照例宣传一下,SP吧测评组招人中,QQ群334871781,欢迎大家来凑热闹(扭曲罚厨除外)。








Tags: 游戏
#1 - 2018-7-12 20:14
很中肯了,测评组讨论过的就是全面啊……tsumugi的过去和现在的处理是有问题的,这点我都没想到2333
的确,一个剧本感染力强不强,有很大一部分是要看剧本对一个角色的过去、经历、黑历史的处理得不得当。
  再者,歌谣的事儿没有深究这点的确不知道hasama怎么想的,线中时不时就会提到歌谣,甚至经常会唱歌谣,但最后只用一个“以前听过的曲子”来解释掉,感觉是有些没趣。
  久静的问题我觉得还好,主要是拿这条线和苍线的姐姐一比,就发现这条线久静的塑造和把控真的强的不是一点半点,然后当初就没从这里在找毛病了。不过现在看来,实际上久静的存在并没有任何对核心剧情有任何影响,虽然这点在现实中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既然这是故事,就应该去处理一下,让观众能更好的享受故事,在这个角度来看,的确是一个缺陷。
  不过我个然而言,要我去接受魁写出的苍姐姐这个角色,我真的乐意一万倍去接受久静。毕竟再怎么说,久静的戏份足以支撑她的角色形象,简而言之就是人设真真实实是起来的,是有血有肉的,而苍线的苍姐姐几乎全片是一个概念化的人物,只在最后有一点点戏份,身为一个故事,这样的分配显然是不合格的
#1-1 - 2018-7-12 21:04
Red丶Ange1
角色塑造这种东西,脱开戏份和定位去谈都是在耍流氓。静久作为一个女主定位的角色,跟蓝这个配角等级的角色比其实不合适。正如我说的,一个故事里的角色要有符合他们位置的戏份,蓝在故事里并不需要她的表现,因为她自然也只能成为一个走过场的角色。
       另外,抛开个人好恶去谈一个角色的塑造实在是有难度,上一次苍线的测评里我就犯了偏心的毛病,所以以后我应该都不会在测评里单独谈角色本身了(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紬线和苍线最大的不同在于。魁大师的故事构思已经是仅此而已了,苍线的上限说白了也就那样,我喜欢的是魁在日常和演出效果上的干练老道。但是紬线的这位新人作者在故事的构思上还是更有水平的,倘若他对剧情分配再合理一点,紬线肯定是大有可为。这是最让我可惜的地方。
#1-2 - 2018-7-12 21:16
魔女旺旺仔
Red丶Ange1 说: 角色塑造这种东西,脱开戏份和定位去谈都是在耍流氓。静久作为一个女主定位的角色,跟蓝这个配角等级的角色比其实不合适。正如我说的,一个故事里的角色要有符合他们位置的戏份,蓝在故事里并不需要她的表现,因为她...
没错,tsumugi线的构思其实的确可以用更好的叙事来提升很多的感染力。
  配角和主角没有可比性这点我当然是认同的。
  不过……我觉得蓝姐姐之所以让你觉得是配角,单纯是因为她戏份太少造成的错觉……我觉得她的定位不能放在配角里,毕竟就连苍本身,她所有言行的目的和源动力都是为了拯救自己的姐姐,在过去的回忆中也多次谈到自己的姐姐,也写过在山中迷路的情况,因此我觉得如果对苍姐姐有更好的塑造,这条线同样也可以讲本不怎么样的构思写的更有感染力,对苍姐姐的塑造还是有必要的,她的形象起来了,也更有助于玩家、读者们去理解你在上个测评所提到的“一般gal中三言两语表达不出细腻的感情,因此妹妹失忆也是有着让玩家亲身体验失去爱人的痛苦,和苍如此拼命的理由”这点,如果苍的角色塑造更下点功夫,甚至都不一定需要用这种手段让读者体会,说真的,我觉得之所以这么用,还是因为魁他自己的确没有塑造起苍姐姐的能力,他也知道,所以才侧面用了别的方法。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