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6-28 23:51 /
幽默
最近看押导80年代的两部作品《祖先大人万万岁》跟《绮丽梦中人》,感觉真的很幽默。(bgm38)
这种幽默既体现在神经病一样的奇妙故事里,也体现在一处处场景的安排中。故事设定离奇,但整个故事讲下来却能够让观众自然的接受,这是故事编排上的才能;而细节处的幽默又让人看出导演的个性与顽皮

讲几个幽默的场景:一个是他们飞到天上第一次看见乌龟的时候,那个场景真是壮观又滑稽,一堆人形柱子顶着城镇,主角从柱子间飞掠而过;另一个是到超市搬东西,眼睛哥正经地打了借条,盖章,然后贴到墙上。之后镜头转到墙上:已经贴得满满的了;再有一个是诸星当被造梦者设连环梦的那一段,他自己在扮演者弗兰肯斯坦的时候,突然摘下头套和造梦者对喷,突然就很有做梦者知道自己在做梦的感觉。

改编
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福星小子系列,但不经任何背景解释就融入了故事的节奏。从中不难感受到全剧完成度之高——观众需要知道的,在故事里都已经安排好了;而本故事之外的系列,简直可以当它不存在。在《和平保卫战》里,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保留原作的各种设定,却能在剧本上随心所欲,这样的改编真是高端!(bgm24)

故事
看前面的时候,觉得有点像漫无止境的八月(时间顺序错误…)。全片从头到尾,一行人一直处于一个大的,持续的梦境,核心是满足拉姆和大家永远快乐生活的愿望。中间虽然几位人物发现了梦境并想要逃脱出去,但还是被造梦者给糊弄过去了。

不知片尾之后他们会不会又一次发现梦境的异常,仿佛这种异常是第一次出现,然后重复做梦-发现异常-破梦-重新造梦的循环。(bgm38)
Tags: 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