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8 04:41 /
本文不准备对stand alone complex做一次全面的解读,只是打算贯彻一种还原论的逻辑。结论是,sac是一部高科技“丧尸片”,人类本质上是复读机。

---

1.道金斯与《自私的基因》

先说道金斯。道金斯持有一种利他行为的本体论还原主义的立场,他在《自私的基因》中的观点大致可以被概括为以下几个命题:

(1)任何生物性行为都可以被还原为某种“基因”层面的活动。

(2)环境对生物性行为进行选择,本质上是对“基因”进行选择。“基因”,而不是“个体”,是进化选择的最基本单位。

(3)利益,即生存机会。某种“基因”所决定的行为在个体层面上或许有损该生物的生存机会,但在“基因”层面却必然会延续自己的生存,否则它就不会被选择。拟人地说,即个体的“利他行为”可以被还原为“基因”的“利己行为”。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基因”不是“染色体”,而是遗传物质复制过程中不可还原的部分。在这个意义上,“基因”更接近化学上的“原子”,是元素能够保持其化学性质(遗传性质)的最小单位。

另外,“基因”也不是“遗传物质”,而是遗传物质所储存的某种“设计”或“结构”。“遗传物质”的死亡不等于“基因”的死亡,“基因”仍然会以某种“设计”或“结构”的形式在遗传物质的后代(即DNA减数分裂的结果)中生存下来。因此,遗传物质是会朽坏的,而“基因”却是不朽的。

又因为“基因”是永存的,所以不存在个体意义上的“本体”和“复制品”,任何遗传物质及其后代中只有同一个“基因”。极端地说,假使有一天我们遇到了硅基生命,而对方携带的硅晶圆中储存了与我们的DNA中相似的“设计”或“结构”,那么纵使这些“遗传物质”不同,我们仍可以说双方拥有相同的“基因”。

2.米姆与stand alone complex

受道金斯的启发,《攻壳机动队S.A.C》同样持有一种还原论的立场,不同之处在于,不是生物性行为,而是人的“意识”及其衍生的社会性行为,以“电子脑”的形式被还原为了“资讯”及其“结构”——后者即是道金斯笔下的“米姆”。就如同动物的行为大部分是由“基因”决定的一样,人类的大部分行为是由“电子脑”中储存的“米姆”决定的。仿照《自私的基因》的逻辑,我们可以再写三个命题:

(1)任何社会性行为都可以被还原为某种“米姆”层面的活动。

(2)环境对社会性行为的选择,本质上是对“米姆”进行选择。“米姆”,而不是“个体”,才是进化选择的最基本单位。

(3)利益,即生存机会。某种“米姆”诱发的行为在个体层面上或许有损本人的生存机会,但在“米姆”层面却必然延续自己的生存,否则它就不会被选择。拟人地说,即个体的“利他行为”可以被还原为“结构”的“利己行为”。

与“基因”相同,这里的“米姆”也不等于“资讯”,而是以“设计”或“结构”方式内在于“资讯”之中,后者只充当前者的物质载体。“笑面男”米姆的原型是被遗忘在赛博空间角落的一封信件,在被葵阅读后重新进入了“资讯世界”,就如同病毒侵入生物体、黑客骇入电脑一样,改变了人脑的某种“结构”,组合产生了一种新米姆——“笑面男”。在这里,“笑面男”同样是没有本体的,或者说是没有个体意义上的“首犯”和“模仿者”。纵使葵是第一个携带“笑面男”米姆的人,仍不能称之为“笑面男”本人。因为如前所说,进化选择不以个体为单位,“笑面男”只是一种米姆及其诱发的行为模式,任何一个携带者身上都是内含了相同米姆的平等个体,最多因“感染”时序的不同被划分为一代携带者、二代携带者。所谓“stand alone complex”,个别主义者集团,即是说虽然米姆携带者们是相互独立的“个体”,但在更微观基础上却是同一种米姆造就的“集团”。

3.笑面男——人类本质上是复读机

“笑面男”米姆能够强化携带者的表演欲,让其无视个人安危在镜头前呈现夸张的“剧场型犯罪”。一方面,这种过于张扬的越轨行为显然无益于携带者本人的生存,甚至隐含了一种自杀倾向。但另一方面,它又通过过度表演的方式,将自身了“观剧者”的大脑,促进了其生存。拟人地说,“米姆”即是横亘于社会整体之上的“第三者”,人类不过是被操纵的、用来强化其生存机会的“生存机器”,唯有“米姆”生存。

因此,“笑面男”米姆携带者更接近生物上一些病毒的感染者,例如患有狂犬病病犬,后者被强化攻击欲望后,会以一种极端损害自身利益的方式促进狂犬病基因的生存。而类似病毒在人体上的文学演绎即是“丧尸病毒”。而“笑面男”米姆则是一种以资讯为载体的“丧尸病毒”,而《攻壳机动队S.A.C》也就成了一部猜猜身边谁会突然咬人的高科技“丧尸片”。(迫真)

当然,作为“米姆”们的物质载体、一种“生存机器”,我们身上所携带的大多数米姆都比较温和,并不经常表现出一种极端倾向。我们在大多数时间里都认为自己是自由的,至少我们的选择充分反映了我们作为“个体”的利益,我们是有个性的“个别主义者”。但是,只有少数时刻,命运才会揭开被遮盖的世界的一角,让我们看到“电子脑”被污染之后的残酷真相,人类本质上是复读机。比如:


看看被折叠了b38



在此,我要提出sai大蜥蜴人说。“米姆”其实是蜥蜴人研究出来的控制人类的工具,而sai大正是蜥蜴人共济会组织的一员。bgmer们作为蜥蜴人的生物实验基,终有一天会沦陷为只会说“看看/康康”的复读机。退bgm保平安!(迫真)
Tags: 动画
#1 - 2018-3-8 06:00
(~わたしは珺~)
原来meme是这么高端的东西啊... 一直以为就等同于国内表情包...... 多谢指教~
#2 - 2018-3-8 10:06
(客观是主观在时间和数量上的积累)
嗯,文化基因
#3 - 2018-3-10 09:44
(月上枝头)
异端,美少女说才是本原。
#4 - 2018-3-23 14:25
(“这猴子,又装了!”猪八戒从三百多个馒头里伸出嘴来道。 ...)
meme这种东西,往灾害性的方面去思考,就是文化入侵,文明同化这一类需要长期铺垫的东西
#4-1 - 2018-3-23 16:32
秘则为花
那我这篇日志就是白写了。贯彻还原论的逻辑,首先需要清除的就是“个体”的概念,以及个体基础上交往形成的“族群”的概念
#4-2 - 2018-3-23 16:40
宴夜曲
秘则为花 说: 那我这篇日志就是白写了。贯彻还原论的逻辑,首先需要清除的就是“个体”的概念,以及个体基础上交往形成的“族群”的概念
冒昧说一句,你重新建立的这些定义的哲学味太浓了,感觉有些脱离现实,如果这种潜在的一致性与共同继承的特点完全成立,咱们早就天下大同,没有国别之分了,因为潜意识都是一个想法。
#4-3 - 2018-3-23 16:48
秘则为花
宴夜曲 说: 冒昧说一句,你重新建立的这些定义的哲学味太浓了,感觉有些脱离现实,如果这种潜在的一致性与共同继承的特点完全成立,咱们早就天下大同,没有国别之分了,因为潜意识都是一个想法。
你这么说就很反直觉了,哺乳纲一统天下了吗?
#4-4 - 2018-3-23 16:51
宴夜曲
秘则为花 说: 你这么说就很反常识了,哺乳纲一统天下了吗?
你扯哺乳动物这个范围干嘛?从头到尾研究的都是咱们智人,讨论范围自然也在智人的文明范围内。
#4-5 - 2018-3-23 17:00
秘则为花
宴夜曲 说: 你扯哺乳动物这个范围干嘛?从头到尾研究的都是咱们智人,讨论范围自然也在智人的文明范围内。
你看不懂吗,我为什么先说基因的逻辑,再说米姆的逻辑
#4-6 - 2018-3-23 17:38
宴夜曲
秘则为花 说: 你看不懂吗,我为什么先说基因的逻辑,再说米姆的逻辑
这就是我说的哲学味太浓的地方(bgm38),很浪漫,但缺乏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