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5 22:40 /
鉴于最近的一些事情,写一篇日志来正本清源:窝大攻壳才是无所不包、昔在今在永在的“人类圣经”。

顺带填坑,算是【身体伦理】的那个部分。

---

先说索绪尔的语言学,能指与所指。

通俗地讲,能指是我们交流时使用的符号,所指则是这个符号所指向的对象。比如,当我们说“一朵玫瑰”时,作为交流符号的“玫瑰”就是能指,而它指向的现实中的“玫瑰”则是所指。索绪尔认为,一个能指对应一个所指,或者说,一个词对应一个对象。

但是,拉康说,不对。所指是大于能指的,二者之间的隔阂不可消除。正所谓“言有尽而意无穷”、“不立文字”、“不可说”,语言总是匮乏的,意义在传递的过程中有所损耗,而这些损耗掉的部分便是“剩余”,它是不可接触的,具有不可入性(inaccessible)。这便是交流的无力。

那么,为什么会产生这种“不可入性”?

究其原因,“我”的意识被闭锁在“我”的身体当中,“我”永远不可能进入到另一具身体中去查看另一个意识的想法、看它的所指与“我”的所指有何不同。因此,“我”总是从一个外部的视角去观察另一个意识,从它的视角去推测它的想法,但这终究是“我”的意识而不是它的意识,是“我”认识中的它的想法而不是它的真正想法。“我”永远不可能去沟通另一个意识。

过去,在关于“身体与意识,谁才是第一性”的讨论,我们总认为意识是第一性,比如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但是,中世纪的经院哲学就曾提出过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最终审判之后,如果我作为“灵魂”——一种属灵生物重生,那么我的存在状态是什么样的?我是以我青年时的面貌出现,还是以我死亡时的面貌出现?如果我是一个残疾人,我又是以残疾的状态出现,还是以痊愈后的状态出现?在这里,身体的重要性就浮现出来。胡塞尔晚期将“我思”改造成了“我能”,便是“自我”当中引入了一种身体向度、实践向度、物质向度。

身体具有时空属性,只能在此时此地存在,而不能在彼时彼地存在,依附于身体的人也就成为了这具身体——社会关系和历史关系的总和。物质决定意识,这便是马克思主义的人本观,也是舒尔茨所说的当代哲学四大趋向中的“肉体化/精神化”趋向。这从根本上说明了身体对我们来说为什么重要,也是攻壳要从shell的角度来讨论ghost的原因。

而“ghost”这个词其实具有双关的含义:它既是指莱尔的那本《ghost in the machine》中描述的“心灵”,也是指德里达的那本《Spectres of Marx》中所说的“幽灵”。这里的“幽灵”,便是哈姆莱特中的“幽灵”。它是灾厄的信使,在此世掀起杀戮却早已在此世失去了存在的物质之基。作为“幽灵”的素子也是失去身体的,这不仅是指她失去了狭义上的肉体,还有更广泛的物质存在,即她的社会关系、历史关系。素子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后现代的人,她如我们一样被抛入世界,孤身一人,永远无法触达另一个心灵。因此,她才自认为自己诞生于狄拉克之海,是那个不可观测的纬度,是仅凭人类形态永远无法触达的地方。关于那个无隔阂的地方,eva给了一条路,是橙汁之海与大白丽——人类补完计划与身体的融合。攻壳则给了另一条路,便是网络无限宽广和光与信息的未来了。
Tags: 动画
#1 - 2018-1-15 22:57
(森林是一切童话的起点)
我怎么感觉“言有尽而意无穷”用错了,这里的“意无穷”似乎是指言中之意无穷而不是没说出来的意无穷,是用来表示语言表意丰富的。
#1-1 - 2018-1-15 23:01
秘则为花
不算吧,这句话本来是指诗歌的,后来被引申了。
#1-2 - 2018-1-15 23:05
tixiyu1026
直死之喵眼 说: 不算吧,这句话本来是指诗歌的,后来被引申了。
好吧我也不确定,就是感觉这个用语和之后的“语言是匮乏的”不太搭调。
#2 - 2018-1-15 22:57
(一个想学英语的动画爱好者)
就喜欢和文学青年聊天
#2-1 - 2018-1-15 23:02
秘则为花
yi~,变态,不应该是文学少女吗,比如学姐楼。
#2-2 - 2018-1-15 23:06
lowbrow
直死之喵眼 说: yi~,变态,不应该是文学少女吗,比如学姐楼。
生不逢时,没见过学姐楼,也(好久)没见过学姐
#3 - 2018-1-15 23:07
(数据库是得不出任何结论的)
刚补完攻壳整个系列,楼主的几篇文章简直是为我而写的b38。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就是看完TV和剧场版,虽然我能看懂动画中对话的表面意思,但是为什么我无法把它们系统的综合起来理解,我仅仅能理解到高度信息化社会可能存在的种种矛盾这一层面上。。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所指大于能指的现象。想了想还是读的书太少了(bgm38)
#3-1 - 2018-1-15 23:22
lowbrow
在喵哥面前,我们都是文盲b38
#3-2 - 2018-1-15 23:41
乂谦则明远
lowbrow 说: 在喵哥面前,我们都是文盲b38
不过楼主写的足够的易懂,我十分感激
#3-3 - 2018-1-15 23:44
秘则为花
也可以这么说,因为写这种日志本质上不是在挖掘文本内的东西,而是在联想文本外的东西,已经完全可以说是一种再创作或者是同人了。
文本内的东西总是有限的,但我们却可以拿着这个文本去寻找,其他文本、社会现象里是否有与之相似的东西,这样就是在调取外部近乎无限的资源来填充有限的文本了,也就是文学理论中所说的“互文性”。因为文本总是指向整个世界,所以也可以说所指(世界)大于能指(文本)。
我从15年开始,每年都在bgm上写几篇日志谈攻壳,因为我就是学赛博社会学的。之前写的一些日志都已经删了,直到今年写的东西才比较满意。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最近也在知乎写过一篇如何写评论的回答
#3-4 - 2018-1-16 00:28
乂谦则明远
直死之喵眼 说: 也可以这么说,因为写这种日志本质上不是在挖掘文本内的东西,而是在联想文本外的东西,已经完全可以说是一种再创作或者是同人了。
文本内的东西总是有限的,但我们却可以拿着这个文本去寻找,其他文本、社会现象里...
其实我之前就关注楼主了,最近正在翻看楼主的答案和动态而且发现差点就成了校友
依我看来,优秀的作品是具有普适性的,故事本身精彩可以被大众所接受,外延性强可以被不同的群体深度挖掘,也就是你所说的切入的视角。eva、回忆三部曲、攻壳、CB,这种作品看一部少一部,最近就有种脱力感,没有动力再去看其他的作品了
#3-5 - 2018-1-16 00:51
秘则为花
乂谦则明远 说: 其实我之前就关注楼主了,最近正在翻看楼主的答案和动态而且发现差点就成了校友
依我看来,优秀的作品是具有普适性的,故事本身精彩可以被大众所接受,外延性强可以被不同的群体深度挖掘,也就是你所说的切入的视角...
同感,看一部少一部。
确实差一点,我高中的同桌就去了南开b38
#3-6 - 2018-1-16 00:58
乂谦则明远
直死之喵眼 说: 同感,看一部少一部。
确实差一点,我高中的同桌就去了南开b38
哈哈哈而且我当时过了武大的自主招生,半只脚都踏进去b38,武汉那个时候到处都在拆楼印象极其深刻
#4 - 2018-1-15 23:48
素子:我tm又中枪了,一个破站吵架我也要中枪
#4-1 - 2018-1-15 23:49
秘则为花
素子:我爱世人,会为了他们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b38
#5 - 2018-1-16 10:25
(~わたしは珺~)
论三体文明的优越性(bgm38)
#5-1 - 2018-1-22 04:34
syz
卧槽,攻壳被你刷屏了(bgm38)
#5-2 - 2018-4-26 03:19
syz
一直认同“自我”不过是记忆与身体的连续性给生物自身的一种错觉而已,为了个体的存活假象出来的共同体,其实每一刻的“我”都是独立存在的。越是浅的影视作品就越会默认“自我”的稳定性...

如同时间这个概念一样,目的就是想把“自我”这个概念独立出来,仿佛能不受外界的影响而永恒恒定,说白了还就只是作为生物不想死,期待回馈...

还有傲慢... 不过是归纳...
#6 - 2018-2-7 17:25
(Dreamer of dreams)
interpre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