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4 09:54 /
第一名享有极高的天赋,他常按照自己的兴趣喜好行事,一旦对某事认真起来,他就能全身心地投入进去,直到把这件事做到完美的极致。第一名从来是毫不掩饰地表露自己的才华,而对于他人的欣羡与嫉妒,第一名是不了解的。他无法了解那些无天分的愚人常常感受到的对“人与人之间的巨大差距”的绝望,因为他轻轻松松地就能达成别人花上一辈子都无法达成的成就。面对无天分者的询问“好厉害,你是怎么才能做到的?”,第一名只是简单地回答“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很好玩而已。你只要肯花心思的话,你也能做到”。对于第一名而言的理所当然,在旁人看来却是一种傲慢。第一名的思考方式可以认为是算法性的,他只要获得了一些现成的资料,就能从中找到重点,并通过计算得出预测结果

第二名是享有一点小聪明的第二名,追求结果是第二名的一个标志性表现。凭借着他自身的一些小聪明,第二名总是能达成一点超越同龄人的小成就,于是第二名也能吸引到他人的注意。由于上天赐予他的一点小聪明,第二名对于努力这种行为总是会感到疑惑,因为他太习惯很轻而易举地就能取得成就与关注了,于是第二名无法拼尽全力地去做一件事,而总是在追求着“快速见效”。第二名的好胜心是极强的,一方面他的实力是中上游的水平,他总是鄙夷着那些更低等的愚人,另一方面他总是渴望着把一切做到完美并成为第一名,但又由于他总是眼高手低好高骛远,他害怕拼上全力往上游进发的时候会遭遇失败,于是第二名到头来还是要活在第一名的阴影之下。因为第二名无法清楚地对自身进行定位,他本应有的才能不能得到充分的发挥,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长久地持续下去,其结果即是怀疑自身能力并进一步地导致逃避竞争。“我输了只是因为我没有尽全力而不是因为我实力不够”这种聊以自慰的想法就是第二名的真实心理写照。第二名的思考方式是数据库性的,他虽然能搜索并储存大量资料,但他只能归纳穷举,而难以独立地得出结果

第三名是标准的过程主义者,于他而言,胜负只是次要的地位。第三名早已习惯了得不到别人的赏识,对自己的不可改变的普通人的身份有明确的认识,但他自己本身并不吝啬对强者的赞赏,不同于别人的是第三名不会消极地嫉妒或膜拜强者。第三名是弱天赋的人,他心里也清楚自己不管花上多少时间也不可能望强者之项背,但他却听信了众人的谎言,轻易地相信努力可以让人获得精神上的升华,于是他一复一日地毫无怨言地重复着那些机械的练习。第三名也能取得一定的成绩,但他们只是看上去有才能而已(事实上他们只是极尽所能的去习惯去适应,而那就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终于,从来都是前三名之外的他进入了前三名。这点在强者看来怎样都无所谓的成就在第三名看来却是一道天大的喜讯,仿佛“努力就会成功”这话得到了现实的承认。其实旁人从未对他的成功寄于过期待,但是看见他进了前三名,也不得不惊奇地说一句“噢?没想到还挺能干的嘛”。不过,对于多数人而言第三名的表现只能算是昙花一现,时间一长旁人很快就会忘却掉曾有过这么一件事。第三名从今往后仍会继续努力地拼搏下去,直到他遇见自己与强者之间的如天堑般的天赋差距,不过他也依然会奋不顾身地往对岸跳过去吧,只可惜等待他的只是是绝望的深渊

所谓戏剧性的展开,即是有天赋的人的由于出生贫困,或者周遭的人的嫉妒打压,再加上天才本身性格的特殊,其才能无法得到全面的发展,最终下场便是年少成名而又天妒英才;
无天分的愚人由于出生富贵,在良好的教育下最大程度地发展了自身,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显出一种成功式的聪明——不是因为他聪明,所以他成功,而是因为他成功,所以他聪明;
第二名不会甘心模仿第一名,这对他们来说是掉档次的行为,然而驯良的愚人们出于对天才的嫉妒,最终会变成一种死心塌地的敬仰,并妄图走天才走过的路来达成和他们相同的成就,也就成了「丢失了自己的道」的人;
家世贫穷的愚人因为缺乏犯错的机会,而逼迫自己成为完美主义者
Tags: 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