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6 11:04 /
望月智充那篇当做笔记01,以后陆续整理一些笔记性质的文字。因为是笔记,就是随便写写,不保证完成度。
这一篇就是之前作对比分析的拉片时余下的东西,没做完善。当时就只讲了下灯管和空镜头段落。其实也可以试着提炼出完整的象征系统,或者参照其它片子考察押井守个人的特殊符码,但我对这种东西没啥兴趣,就当笔记发出来吧。

先说开场。


P2的开场最明显的功能是给拓植之后的一系列行动提供一个充足的动机,小队全灭部分原因是自己的犹豫(产生行动的主观能动性),另一部分是上层与一线工作人员之间的疏离(产生行动的目标),最终又关系到宪法第九条(最终目的)。
故事之外,重要的就是开场的最后两个镜头。拓植看向神像,然后给了神像一个脸部特写。神像的头上是鸟,特写镜头里能听见一声鸟叫。
这两个镜头似乎意味不明,不过看到影片中段或第二遍的时候观众就会发现其中的转喻性,以及里面暗含的一个例证性动作。
荒川:在这个城市里面,任何人都象神明一样,虽然不在当地却可以亲眼看见,虽然无法用手碰触却知道所有事实——完全袖手旁观的神明。神不为者人为之。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我们必须逮到他……
上一篇对比分析里笔者提过,这个镜头和对应的台词对P2符号意义的生成是至关重要的。
荒川的台词里可以提取出三点:

“任何人都象神明一样”——大众=神
“虽然不在当地却可以亲眼看见,虽然无法用手碰触却知道所有事实——完全袖手旁观的神明”——对神/大众的描述
“神不为者人为之”——“神”和“人”的对立

“大众=神”不用说,问题在于画面上出现的鸟。鸟是大众或者神吗?
鸟和后两者具有某种关系,但不能直接划等号。前作东京毁灭战就用到圣经的典故,把乌鸦当做神的使者,P2里挪用了相同的符号。另外虽然可能不妥,笔者不区分P2中鸟的种类,全部当做同一符号来考虑。
“不在当地却可以亲眼看见”、“无法用手碰触却知道所有事实”、“袖手旁观”,这些显然不能在影片中直接找到对应,因为片子里对神和大众的描写非常非常少,不过可以看到有一个视觉形象的出现频率极高,也就是鸟。

上面是出现在转场镜头的鸟,当然片子里鸟出现的镜头远不止这些,笔者懒得花时间拼图所以之举出这些例子。
鸟以不同形式出现在结构的不同位置上,是作为神的使者,在神和事实之间作为传达的中介。鸟出现,但对故事的进展没有任何帮助,它们只是帮助“不在当地”、“无法用手碰触”的神“亲眼看见”、“知道所有事实”。
这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神借助鸟来知晓事实,大众借助什么呢?与鸟对应的就是电视机,或者说所有大众与外界交换信息的渠道,也就是电波和交通。


鸟与电视机(影像)的关联首先体现在这种镜头里,当然这样是不够充足的。P2中安排了一场戏来构筑这个对应关系。


松井调查录像带的这场戏,明面上是为了带出松井和荒川两个角色,实际更重要的功能是明确“鸟”和“影像制作”的关系。这里的台词也很有意思,影像制作者将原始材料处理成给大众观看的完成品,不得不进行主观筛选,说明了这种信息传递的性质。
电视作为知晓外界信息的工具在P2中被着重描写,每次事件发生后都会有非常多的镜头和画外音等等来表现媒体对事件的报道。另一方面,屏幕在意识和外界之间作为中介所产生的隔阂也被描写出来。鸭子自己在访谈里也说:
除了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否该开火"的问题,我还尝试在片中传递另外一个想法,即当时柘植在这个情形下,是否真能感受切身的危险。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在画面中一再拍摄柘植哪个充满电子讯息的驾驶舱。换而言之,在一个被电子讯号包围,无法用双眼观察的直接情况下,是否还能如果传统战斗中一般感到切实的威胁,还是会有一种电子游戏版的麻木。
拓植从小队全灭的时候起,就深知这种中介的特点所带来的问题。P2中他一系列行动的目的就是破坏这层关系。拓植希望通过破坏电波和交通这两种交流手段来模仿战时的隔绝状态,让大众体会到自己所处的和平的城市只是一个幻梦。




鸭子不厌其烦地给观众看各种各样的反射和折射的像,表达城市的虚幻性。

接着到第三点,神和人的对立。
既然神=大众,那么大众就不会是这里所谓的“人”。与大众对立,希望改变大众的是拓植一方,拓植才是这里的“人”。
“神”和“人”对立,继而也可以延伸到“神的工具”和“人的工具”的对立,也就是“鸟”和“飞机”。
拓植的战斗机破坏了大众的鸟,即物理和电波的交流手段。

黄色飞艇的周围为什么都是鸟呢?黄色飞艇干扰电波的传递,“鸟”是大众的交流手段,这里就可以解释为鸟是被黄色飞艇所束缚,或者说黄色飞艇的吸引了电波/鸟,使得鸟暂时不受“神”的控制,“神/大众”就与外界隔绝了。
飞艇上写着“Ultima Ratio”的字样,意思是“最终的手段”或者“终极的理性”。这个词一般被用来指战争或者刑法。政治的最终延伸就是暴力,通过战争的手段达到政治目的,而刑法作为“最后法”,正如其名,不能被随便滥用,主要作为威慑而存在。
飞艇干扰电波制造隔绝状态,同时一旦被破坏又会释放毒气。拓植以人命相威胁,使隔绝状态这个“秩序”不得不持续。


警方打算抢先自卫队一步破坏飞艇,这里又出现了咋看之下毫无必要的情节。飞艇提供了两个选择,要么不能交流,要么牺牲人命,警察不顾使“神的使者”受伤也要破坏阻碍电波的装置,于是毒气(尽管是假的)就要蔓延,杀死“神”。这里暗含的关系才是情节出现的原因。

飞艇阻碍交流,束缚“鸟”,同样的关系也可以在拓植的基地看到。图2, 3后藤乘坐直升机降下,情节上阻碍电波的密码被破译,“鸟/电波”就飞走了,交流恢复。
这是鸟和拓植一方的第一种关系,鸟被拓植“束缚”。
片中还有另一类关系:鸟被拓植吓到。




片中拓植在真正展开“Ultima Ratio”之前,每次行动都会“吓”到鸟。比较明显的是假空袭和戒严开始的两次,能听到一声明显的像是被吓到的鸟叫。在戒严这个段落之前,警方与自卫队对峙的戏的最后一个镜头能听到鸟扑扇翅膀飞走的声音。
最不明显的是第一次炸毁湾岸大桥的事件,这场戏里没有以任何形式出现过鸟。
不过其实还是和鸟有关系的。在片子中,南云望向天空皱眉(图1),从影片的表现来看,观众不太清楚南云为什么皱眉,似乎是因为听到了导弹的声音。在小说中鸭子就把这段说得很明白了,南云皱眉的原因是天空中没有鸟:
往来船只的汽笛声不复听闻,静得仿佛世界静止。
太安静了。
在原因不明的忧心驱使下,忍仰望天际。
天空中似乎缺少了什么。
正因为缺少了什么,笼罩四周的寂静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空中没有鸟……?)
四处不见归巢的鸟群。
周围就连鸟鸣也听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某样物体从僵硬表面滑落的声音于远方响起,就在那声响忽然断绝的下一秒钟……
一股冲击窜进湾岸四周的空气,接着发出骇人的爆炸声。
这一点在次时代EP12和首都决战又得到确认。



危机发生时出现鸟叫,神像特写和鸟叫也一起出现。


于是再回到开场的这两个镜头,其中的意思就显而易见了。构图将拓植和神对立起来,拓植看向一个区别于自我的他者,拓植就不再属于神像所指涉的东西。
鸟作为神的使者立于神像上方。伴随特写镜头的鸟叫,这声鸟叫出现在正片里事件展开的时候,也就是拓植进行与大众对立的行为的时候。特写镜头和鸟叫于是就暗含了一个拓植反抗大众(神)的例证性动作。
不妨这么说,我们通常会直觉性地把语言声和画面上的人物结合起来,把人当成发声源。这个镜头的内容是神的脸+神使的叫声,实际上就是神在惨叫。

“鸟”这条关系链讲完,发现即使只是整理下笔记都这么花时间,所以不同颜色光的符号就不讲了。(bgm30)
Tags: 动画
#1 - 2015-12-27 12:07
(- ( ゜- ゜)つロ ლ(╹ω╹ლ) (〇<ゝω·)~☆ ... ...)
先顶为敬,稍后花时间慢慢看完
#1-1 - 2015-12-28 16:07
鲜奶饼干
前两篇笔记完成度很低的,不建议太花时间。第三篇这次写得不错
#2 - 2015-12-28 22:30
(崩坏の节操)
收获良多,用一拳超人里的台词——这完全就是境界的不同啊
#3 - 2018-8-11 16:50
鸟的意象原来可以这样去理解啊,很有收获